北京,难以挥别的二零零八(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当时光的脚步踏入二零零九年时,过去的二零零八年却是那样的难以挥别。在二零零八近一年的时间里,仅仅在北京,中共邪党在奥运前后,就制造了无数起对法轮功学员残暴迫害的案例:跟踪、监听、上门骚扰、强迫表态、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异地关押、酷刑摧残、迫害致死……这一切不仅是中共在“奥运年”出于对老百姓的恐惧而表现的癫狂,也是邪党持续九年迫害中国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民众的又一写照。

一、疯狂绑架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统计,零八年北京地区被中共以“迎奥运”为名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高达数百起。而更多的绑架迫害案例,在中共的重重封锁中还不能被曝光出来。明慧网十月报道的一条消息:“北京宣武区白纸坊街道恶警奥运期间绑架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曝光的仅有二人。”就说明了这一点。


著名油画家、北京大法弟子范一鸣

又如:新唐人首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银奖获得者、著名油画家、北京大法弟子范一鸣,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被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警察尾随进家,遭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目前范一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奴工劳役迫害。范一明遭绑架的消息,是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才被辗转曝光。

而另一著名油画家、北京大法弟子王明月和摄影师金晓辉,几乎与范一鸣同时遭绑架,他们二人现也被邪党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而王明月和金晓辉被绑架、迫害的消息至今还没有被曝光出来为外界所知。

但透过明慧网报道的部份绑架案例,也足见中共邪党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迫害之心黑手毒。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北京朝阳区黑庄户的“金葵装饰厂”被恶警非法查抄,在厂内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和常人全部被抓捕。据可靠消息,这些法轮功学员是二零零七就被北京东城恶警盯上的,并在二零零七年八月开始对他们进行非法监听和跟踪。韩立刚、于雅芳、于雅静、温佳琪、陈娇龙、刘大龙、左燕、苏娜、柳燕、董亭水、陈港、齐老师、张女士、焦健等几十人在同一天被绑架、抓捕。后多人被非法劳教。金葵公司经理陈岗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娇龙、苏娜被转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北京市海淀区温泉乡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据说其中有海淀分局的人)把法轮功学员李月金的家团团围住,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大约五、六岁孩子。李月金是北京市海淀区温泉乡航空材料研究院职工(因炼法轮功被强迫下岗多年)。李月金坚决不给他们开门,十几个警察就开始撬门,撬不开,他们就找来开锁公司的人开门。这期间李月金打“110”报警,“110”在了解到是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下,反而说必须给警察开门。在中国哪还有老百姓的基本人权?!

更有甚者,潘家园派出所“六一零”张斌为了所谓的“转化”,用烟头烫女大法弟子的乳头。二零零八年四月初由编号为030766和032437的恶警等对管辖区内的大法弟子进行绑架抓捕,未能如愿,随后他们又扮演了恶棍与土匪的角色对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绑架,强化洗脑,致使小孩无人看管,一名大法弟子的丈夫受恐吓死亡。在大法弟子被绑架期间,恶警还对大法弟子家门进行撬锁偷盗行为,并拿走大笔现金。

密云县法轮功学员崔佩英、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因不放弃修炼,每到年节从单位到居委会,片警、六一零、公安等多次上家骚扰。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早、二十日晚警车横在大门口,院里站满了警察,二十四小时对她监控,她家老伴有病,在恶警多次骚扰下,老伴在二零零六年底去世。年近六十的崔佩英只为炼法轮功做好人,现又在她家三个门楼房院安了两监控器,出门几步还有两个。


牛进平、张连英夫妇及四岁的女儿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张连英夫妇带四岁的女儿买菜回家,被北京市朝阳区国保警察绑架,他们当着四岁女孩的面,对夫妇俩大打出手。将牛进平背铐双手扔在沙发上,四岁的小清清吓得哇哇大哭,至今夜里做恶梦,无缘由的哭醒,人见人爱的活泼小女孩变得发呆,现只能和近八十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大法弟子赵怀春

北京海淀金沟河女大法弟子赵怀春,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被自称永定路派出所的五六个身着便衣的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其行为与土匪无异,一进屋就强行在各个房间翻抄,赵的老伴(未修炼法轮功)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不是抄家吗?!”一恶警吼道:“警察!这不是抄家,是搜查!”并冲着赵的老伴吼“不准动!”看样子它们是早已预谋好的。赵怀春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清河海淀看守所,食水不进,心脏病发作,生命垂危,看守所拒不放人。赵怀春老伴已六十五岁,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家中还有一个患有精神残疾的女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家三口,两个都需要人照顾,而赵怀春的被绑架对这个家来说如同天塌一样。

为抓捕北京石景山大法弟子朴丽华,朴丽华十五岁女儿遭北京恶警恐吓。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朴丽华的女儿刚放学回家,楼长就来敲门。当时她正在洗澡,所以没有开门。紧接着六一零的恶警就来砸门。他们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喊着朴丽华女儿的名字:“今天你开也得开,不开也得开,我们二十四小时监控你。” “你五天不开门我也要进你家门,你早晚得出来,我追到学校去你也得给我开门,我得进你家。我们就是想通过你找到朴丽华,你不配合政府,我跟你没完!”年仅十五岁的女孩独自在家,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开门。楼里的邻居都说:十五岁的孩子都不饶过。次日清晨,楼下就有一辆黑色帕萨特,上面有两个六一零的便衣,堵在门口,等她的女儿下来。

另外,北京密云县大法弟子郑云敬被抓捕、劳教后,他的两个上学的儿子断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五十二岁的北京怀柔前桥梓村大法弟子张凤春正在地里干活时,再次被前桥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此时张凤春正在保外就医期间,恶警借口奥运再次非法关押她到怀柔看守所。张凤春被迫害致左身偏瘫,神志不清。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左右,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街五号楼四门四零一室的法轮功学员张老太太,及三位法轮功学员翟淑田(女,六十一岁)、韩明(女,六十二岁)、周丽燕(女,五十五岁)在张老太太家做客,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呼家楼派出所警察,还有呼家楼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男男女女共十多个人恶人,如一帮土匪一样的闯入,进门就大声的骂人、抄东西。恶警竟野蛮的踹坏张老太太不炼功的儿子居住的房间门,强行进入、非法搜查,却什么也没发现。可这四位老人却被恶警以“非法聚众”的罪名绑架。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早晨,北京海淀区青龙桥大法弟子刘平出去散发资料,被恶警抓走并到其家里抄走了真相资料。事前恶警到其姐姐家找她没找到,说:“我们奥运期间从摄像头里早就盯上她了”。刘平被关在北京清河看守所,家中只剩八十多岁的老母无人照看。这位八旬的老太,向路人说:“我要我的女儿刘平啊,她在做天底下最好的事,却被警察抓,我八十多岁无依无靠,身边就这个女儿照看我,现在警察把她抓走,没人照看我了,警察还放狗在我家门口天天叫个不停,我吃不下、睡不着,我要我的女儿啊,我女儿犯了什么法了,她在做好人难道有错嘛,还我女儿啊!”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中学课间休息期间,该校初三年级一位女学生张紫薇在座位上看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班主任龙宏因发现,当场抢走并报告给校长邢筱萍,邢筱萍当即给邪党中关村派出所打电话恶意“报案”。当天下午,恶党北京海淀分局、中关村派出所共十多个警察闯入位于中关村新科家园的张紫薇家,把当时正好在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刘玉建绑架走,随即进行抄家,把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mp3、手机、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抄走,野蛮抄家中,连卫生间一厘米厚的玻璃门及镜子都打的粉碎。张紫薇与其母亲丛大为,随后被绑架到中关村派出所。

二、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北京市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虐杀、迫害离世。


北京大法弟子、著名民谣歌手于宙

其中,著名的民谣歌手、“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民谣乐队的打击乐手及口琴师、北京大法弟子于宙的惨死,牵动了海内外无数人的心,至今,人们还在悲痛怀念着他。

于宙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多才多艺,精通几门外语,于宙当年曾经参与过《转法轮》法文版的翻译工作。于宙的妻子许那精于油画创作。夫妻俩人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他们的善良和宽容带给周围人温暖和快乐,朋友们说,对于宙夫妻“只能用善良来形容,找不着别的合适的词儿”。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于宙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下班开车回家,行驶到北京市通州区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当警察发现于宙和许那是法轮功学员,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通州北苑派出所、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海淀分局四人首先抄了许那父母家,没抄到东西,又抄许那妹妹家,见没有电脑就把书桌上几张打印用的白纸拿走。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大年三十,年仅四十二岁的于宙被迫害致死。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家属赶到时,四十二岁的于宙已去世,尸体被用白单覆盖,面部还戴着呼吸罩,腿部已经冰凉。 这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看守所连许那参加于宙的丧事都没有允许。


于宙和妻子许那

邪党残害死于宙后,还在迫害他的妻子许那,一直将许那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崇文区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北京市崇文区法院在法庭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对许那非法判刑三年,许那当庭提出上诉要求。

除此之外,特别是奥运期间,北京市海淀区六一零、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到许那父母家骚扰,威胁许那的家人不许和外国记者说话、联系。而在崇文区法院对许那非法开庭的前几天,邪党人员通知于宙的家属要“处理”遗体,而且还要解剖,并让许那写委托书,委托于宙的家人全权代理“处理”于宙的遗体,不知又要耍什么手段。

继于宙被迫害致死后,二零零八年五月北京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她们分别是郎凤仙和康姓老年妇女。北京市朝阳区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郎凤仙,屡次遭受邪党人员的骚扰、关押等迫害,仅二零零八年一到五月就被非法抓捕三次,郎凤仙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被迫害致死。

家住裕中西里小区的北京大法弟子康老太太,七十二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在外出发传单时被花园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并立即非法抄家。康老太太在派出所被迫害致高血压脑出血,于五月二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康老太太修炼十五年了,精神一向很好。

原北京市航天部二院职工、北京大法弟子陈连凤,六十四岁。九九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以后,陈连凤多次被单位邪党人员逼迫去洗脑班,一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零八年六月初,陈连凤出现较重的病业现象,并连续多日不能进食,家人为她的身体健康非常担心。可就在她离世前一周,中共邪党还派人专门找她,对她进行所谓的“形式教育”,警告她不要给奥运添乱,使极度虚弱的她又增加了很大压力。经受了这长达九年的迫害,陈连凤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离世。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龙爪树村大法弟子王崇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被六一零绑架迫害,被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于八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近六十五岁。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七点左右,北京市朝阳区六一零、小红门派出所恶警刘天刚带领二十几名保安闯进龙爪树王志芹、王崇俊夫妇家中,进屋大吵大嚷的要王志芹写不炼功的保证,王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坐下发正念。恶警用手机拍下她打坐的样子,并在房间胡乱搜查找出了三盘磁带和几张手写的纸,恶警扬言要作为“证据”。他们用“万能钥匙”强行打开王崇俊女儿的房间乱翻,王崇俊告诫恶警的行为是违法的,恶警恼羞成怒将正在盘腿的王志芹强行抬走,把王崇俊也带走了。

夫妇二人被绑架到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不让家人看望。六月二十日,王崇俊家人收到来自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人员调遣处一大队和十大队的通知,称王崇俊已在五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人员调遣处一大队,盖章的是管理科。在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给大法弟子王崇俊注射不明药物,把人迫害的皮包骨头,他们一看人不行了,便把人送回家,整个人是黄的。

家人把王崇俊送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把王崇俊接回家,王崇俊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含冤离世。好好的一个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王崇俊的妻子王志芹,在奥运之前被转送到山西劳教所非法关押,到现在还不知道丈夫的死。

北京法轮功学员马莲湖,六十八岁,家住北京市房山区城关镇南街。九九年迫害开始以后被强行送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被房山区国保大队和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掠走电脑、打印机等价值近万元的私人财产。后又被强行送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更大伤害,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三、转押外地

异地关押是零八年邪党借奥运之机,对北京法轮功学员实施的又一阴毒残害手段。它一方面想遮世人、特别是国际社会的耳目,同时利用各地方劳教所的邪恶势力,对北京地区遭非法关押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实施更残暴的迫害。奥运前,北京各劳教所、监狱就大量秘密转移大法弟子,从明慧网曝光出的信息统计,转押的省份有: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内蒙古劳教所、湖北劳教所、山西劳教所、河北省劳教所、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河南省郑州市白庙劳教所、河北唐山冀东监狱、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关山教养院。被异地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着各种酷刑摧残。

从北京转移到马三家劳教所的五、六十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一下车,便高呼“法轮大法好”,被以刘勇(男)为首的恶警用手铐吊起来,手铐深陷在双腕内,伤口化脓流血,很长时间不能愈合。马三家劳教所对其中关押期满的大法弟子非法加期六个月,并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即所谓的保证不炼功了,不写者强行施暴,劳教所成立了严管队,把这些北京转来的大法弟子们同当地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一起实施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采用吊铐、上抻床、电棍电击腋下、大腿根内侧、头部等敏感部位,或用手铐把大法弟子吊起来几天几夜。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受到酷刑,受迫害严重的有许多人。

北京大法弟子苏南因喊“法轮大法好!”并要冲出门外,恶警赵国蓉将她打倒在地,用硬塑料棍打、用脚踢。恶警张华守在门外,怕外人知道,苏南的嘴及手被打出血。

北京大法弟子林乐、张树平、王连英、李德萍、孙慧兰、苏薇被移送马三家非法关押,北京大法弟子刘淑芝遭恶警张良殴打;李令霞被恶警赵国蓉、小赵狠狠抽打脸部,致使脸、嘴肿胀,腿部打伤,走路一拐一拐的。

北京大法弟子孙晓香被带入一大队队部办公室。孙的嘴部被恶警用胶带封住,恶警赵国蓉骑在她的身上,恶警张春光抓着孙晓香头发将其头部及上半身向上提,向上揪起,然后猛电孙晓香脸、脖子及身上,恶警小赵用电棍电击孙晓香,恶警高某恶毒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刺激孙晓香。近一个小时的殴打、电击、脚踢、用塑料鞋底抽打,孙晓香被打的脸部肿胀,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

在“严管队”,恶警要求会唱三支歌(均为劳教歌及邪党歌)、背诵条例(即所谓的“三十条”)、队列、劳动、每月签考核等等。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就疯狂的迫害。恶警们专设了几个刑室,把大法弟子用手铐吊在床上,称为“上大挂”、并且逐步加紧吊的程度,称“加压”,还用力抻大法弟子的双臂。还有用电棍电腋下、大腿根内侧等神经敏感部位,留下了黑麻麻电击后的伤痕。有时甚至电击大法弟子的头部,还有长时间罚站等等,谩骂更是经常的事。

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绝食抵制,一女警用铁勺子砍开她的嘴。她遭到吊铐,最长时间是三天三夜,半爬着出了刑室的门。她还被用电棍电,长时间罚站,木棒击打等等,已被上刑十多次了。

九月九日,邱淑琴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解体共产邪灵”等,警察把她拖走。三大队大队长张卓慧迫害她,用手铐吊,用电棍电击。当天夜里,邱淑琴头痛难忍,被连夜送进医院,住院多日。警察说脑出血,现今下落不明,警察声称已送回北京家中。

九月二十三日,众多大法弟子在食堂高呼“法轮大法好”,吴娟、张印英(北京)、张敏、贾亚珲遭到吊铐、电棍电击等迫害,时间长达几天几夜。


刘桂锦及家人

被中共公安迫害致残的五十八岁北京法轮功女学员刘桂锦,于七月十四日也被秘密送往沈阳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家属在八月四日千里迢迢去看望,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三至四点钟,劳教所却不让接见。

北京朝阳区大法弟子雷中富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北京法轮功学员郑旭军博士被转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北京密云县西田各庄镇卸甲山村大法弟子刘景方,被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劳教;北京法轮功学员刘英被转移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所六大队。

北京大法弟子顾新华现在关押在东北某劳教所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陈文蓓、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一劳教所迫害,零八年八月九日在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度过了她四十二岁的生日。

北京良乡许秀芬等大法弟子,七月十六日被秘密从北京劳教所转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北京大法弟子臧利珍被劫持到内蒙古某劳教所;北京市金葵公司陈娇龙、苏娜被转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三大队。被非法劳教的其他学员苏那、佐艳、柳艳也有可能被转到这里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张晓,二十一岁,被恶党人员从北京非法转押到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折磨,包夹她的刑事犯夏春玲、尹莉萍在恶警队长的授意下,经常毒打虐待她;一次恶人尹莉萍把张晓在楼梯上打倒后顺楼梯踢下,造成张晓身体多处摔伤;恶警钟志荣(队长)不但不惩治尹莉萍,而是又把张晓拖到僻静之处打了一顿嘴巴子。由于受到残酷迫害,现已造成张晓精神失常。

北京团河调遣处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在不通知家属、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非法关押在十一大队的所有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内蒙古女子劳教所。

北京市朝阳区大法弟子马秀云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北京市延庆县南菜园湖南小区法轮功学员张燕,女,四十七岁,被劫持往湖北,家属是在其打电话向家里要钱时才知道;北京顺义杨京辉七月底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北京市密云县西田各庄镇沿村法轮功学员张淑英,被中共绑架非法劳教两年转移到湖北武汉迫害;北京市密云县张翠芹、裴红霞被非法劳教于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北京大法弟子赵玉敏、金玉兰、冯萍在奥运前被转移关押在湖北武汉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赵玉敏的丈夫俞平现被关押在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他们的女儿才一岁多,孩子每天都在想念爸爸妈妈。赵玉敏的母亲是和赵玉敏同时被绑架的,现被非法拘禁在山西太原。

据知情人透露,北京奥运开幕前,大约被非法关押的五十名北京大法弟子被转到位于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北京大法弟子遭到恶警的严重迫害,其中有一位叫张洁,五十岁左右。

另外,北京六十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分批转到山西非法关押,北京大法弟子刘颖原、郭莉、秦秀娥、吴明已被秘密转移到山西去了。家属去探视得知吴明出现严重的病状,不能进食,狱医给她输液,家属要求放人,恶警不与理睬。

北京大法弟子韦慧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北京女大法学员龚延召,大约七十岁,退休于北京某银行,被绑架,几天后就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直接送到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监狱医院进行迫害。她坚持讲真相、炼功,现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出现严重脱水。


北京大法弟子白少华


零五年遭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后的白少华

北京大法弟子白少华被秘密转移到河南省郑州市白庙劳教所迫害,邪党河南郑州白庙劳教所强迫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白少华“承认错误”,并强迫白少华在它们提前写好的东西上按手印,被白少华拒绝,他们就上来几个人硬拽着白少华的手按手印。

奥运前夕河北唐山的冀东监狱开始接收外省监狱及北京转来的一部份法轮功学员。

大法弟子岳乃明在北京市海淀区空军总院对面胡同内开了一个食杂店维持生计,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在食杂店内被海淀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被送到辽宁省关山教养院进行迫害。期间遭到酷刑迫害,当他被酷刑迫害后开始绝食(绝食两次共四十六天),被送到公安医院强迫打吊瓶。奥运前另有五名大法弟子从北京被送到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关山教养院。

……

回首即将逝去的一年,二零零八真是难以挥别,那其中有太多中共邪党制造的残暴,亦有太多信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为中国民众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慈悲。当人类又一次迎来新一年的曙光时,善良的大法弟子们为了人类的明天、为了众生的未来,承担着无名的苦难!解体中共、选择退出中共的所有邪恶组织,您就会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