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辽阳县王雅玲、张静艳遭酷刑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日】辽宁省辽阳县首山乡白老窝村的法轮功学员张静艳、王雅玲,曾几次被非法抓捕、判刑,遭到恶警酷刑折磨。

王雅玲家境不是太好,学法之前患有很多疾病,经常眩晕,头痛,失眠,还患有附件炎,阑尾炎。最使她头痛的就是腰痛和腿痛。在她腰痛的时候,想弯腰却直立不起来;躺下来却不敢翻身。腿痛的时候,右腿的膝盖骨缝之间仿佛有东西在间隔。走路时,右腿抬不起来,在地上拖着走。十分疼痛。腰腿病是在她生下孩子后留下的毛病。为此,她也曾花了很多钱,费了很多工夫去医治,也没有效果。97年,有人送她一本《转法轮》书,告诉她修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她当时没有完全相信,直到98年底,各种病痛的折磨以及她几乎每天都在梦里被害怕的东西或害怕的景象吓醒,她真的感到了无助和失落。于是她去算命,请符,却都无济于事。正当她感到绝望的时候,再一次与《转法轮》结缘。这一次,她真正被书中深奥的哲理和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慈悲所吸引。书中要求炼功人首先就要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修去自己在常人中养成的为己为私,为了个人利益与别人去争去斗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和利欲之心,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她深深的被书中超常的法理所吸引,不到三个月,她原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法轮功给她带来的难以言表的好处和美好。

2000年她和另一大法学员张静艳向当地辽阳县政府、公安局等单位上访,希望政府能改变错误的决定,给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好人一个学法炼功的正常环境,却在同年的12月24日,被当地政府非法判刑一年半,强制送进马三家教养院进行非人的所谓“劳动教养”。

在马三家,王雅玲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体罚,殴打,不让睡觉,上刑……恶警主要以殴打,电刑,上刑,不许睡觉等方式强制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亲眼目睹了和自己同分队的一个叫杨春芳的锦州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打残废,已不能自己行走。而她,也不知在那个黑暗的地方被折磨的昏死过多少次,却又艰难的活了下来。因她坚信修心向善的“真、善、忍”没有错,所以,面对迫害,以及政府无视践踏人权的无道义行为,她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没有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又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加期近三个月。后来,王雅玲的哥哥在马三家教养院的干警身上花了很多钱,才勉强的把她接了回来。

在王雅玲这次被抓后,她的儿子还不满三周岁,当她的孩子找不到妈妈时,在自家的路边哭着,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很多善良的人流下了眼泪。她的丈夫含着泪水,无助的哄着孩子,眼里充满着悲哀……

2003年2月,王雅玲和张静艳本着善心善念,到某地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美好,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当地公安抓捕送到辽阳县公安局后俩人又分别被送到辽阳市看守所和拘留所。在被扣押的第二天,辽阳县公安局把她俩人移交给辽阳市白塔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后,辽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们用极其残忍的手段,酷刑迫害两个想做好人的修炼人。

张静艳和王雅玲被带进市公安局事先准备好的两个空屋子里,恶警们开始刑讯逼供,由于张静艳和王雅玲拒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便象疯了的恶魔毫无人性的分别给二人用刑。一个便衣抓住张静艳的头发狠命的往墙上,地上撞,撞了一阵子,见她仍不回答,便用手去摸她的头,一看满头的包,不敢再撞了。然后又过来一个便衣,两个凶恶的家伙强行把她的手反扣在后,把她踹跪在地上,两个便衣一同抓住她反背扣着的胳膊往上抬,由于用力过猛,她的左胳膊断了。这他二人才放手。张静艳忍着疼痛说:“你们太残忍了,把我的胳膊都掰断了。”这时过来一个法医检查,抓着她掰断的胳膊游荡着,瞪眼说瞎话,硬说没断,这是为他们下一轮的酷刑折磨作借口。

这时,又过来好几个便衣,都是年轻力壮的。他们开始威胁说,你说不说,不说的话,把你整死象踩死个虫子,把你扔了,就说你是自杀。多么残忍,多么恶毒。他们见威胁也没有管用,就过来人把她另一只胳膊和相对应的腿绑上,按倒在地,拿来两暖瓶凉水,一个人提着她的鼻子,其他人用脚踩身子的,踩脸的,就往嘴里灌凉水,直到两瓶水灌完为止。然后又用她在地上拖地。最后看这也不管用,这才停手,也已经是半夜了,然后送回了看守所,她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这种迫害行为,要求无条件放人。一个星期后,本来已经被打的脱了相,再加上绝食,人已经不象样了,很吓人的,这才叫她丈夫来接人。国安大队主管迫害的人还威胁她的丈夫不许上国际网,否则……还说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上哪也没用。

张静艳被送走后,辽阳市白塔国保大队的恶警们想在王雅玲身上打坏主意,以达目的。那天,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他们把王雅玲的外衣扒下来,只让穿一身贴身衣服,然后,开始上刑,他们先把王雅玲的两臂按倒在地,几个恶警又分别在她的身上坐下,有的单腿跪在她身上,那个国保大队长还满嘴的污言秽语,见不管用,几个恶警便用脚狠命的踢着王雅玲的头部,脸及身上,顿时,她的脸肿的很大,脸部布满伤痕,没有一个好地方。之后,见没有效,便把王雅玲从地上拽起,强制让王雅玲跪着,在她两边各放一张桌子,然后把一条棍子搭在两桌之间,把她反背的手臂架在棍子上,因为桌子比王雅玲跪着高,因此,架着的双臂疼痛难忍,王雅玲咬紧牙关,不配合恶警,他们更丧心病狂,拿出了一条较长的四棱木放在王雅玲跪着的双腿上,然后,几个恶警嘴里使劲喊着:“一,二!”“开始!”他们用脚狠命地踩着四棱木在王雅玲的腿上滚着,只见王雅玲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这些没人性的恶警,见王雅玲昏死过去,弄来一桶冷水,朝着王雅玲的脸上喷下来,冰冷的冬天,她穿着单衣裤,躺在潮湿冰冷的水泥地上,寒冷再加上身体的剧痛,使她苏醒过来,当她想挣扎着坐起来时,却怎么也坐不起来了,因为,她的双腿已经肿得非常吓人,使人惨不忍睹,她的脚脖子肿得能有大腿粗,即使这样,辽阳市白塔区国保大队的恶警仍不罢休,他们再一次用四棱木在王雅玲的腿上使劲的踩滚着四棱木,王雅玲再一次昏死过去。

有一次一桶冷水喷到她的身上,脸上,她清醒过来,那个国保大队长在王雅玲身边踱着步,说:“王雅玲!真是学法轮功的!”紧接着,这些警察又弄出两暖瓶辣椒水,先从王雅玲的嘴开始灌,后来,又残忍的从鼻子往里灌,王雅玲再也经不起这种没人性的折磨,又一次昏死过去……

当她醒来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钟,白塔区国安的恶警在旁边自语:“真怪!从来没看见用这么多办法也不管用的!”他们又对王雅玲说:“辽阳太子河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被扔进那里,从我们这儿也打死好几个法轮功的人被我们扔在那里,今天把你打死了也给你扔到那里去。

从下午四点钟左右,一直到夜间十一点多钟,辽阳白塔国安恶警一直加剧迫害王雅玲,最后见达不到目的,才把她送回看守所,但此时的王雅玲已不能独立行走,她被两警察架回看守所。

回到看守所后,为抗议迫害,她开始绝食。

这当中,王雅玲的家属被辽阳县公安局,法院勒索,敲诈很多钱。虽然这样,却仍把她扣押七个月,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在她的亲人身上勒索些钱。

在王雅玲这段被非法扣押期间,她年迈的母亲每天以泪水洗面,视力也逐渐不佳,两个姐姐也因她被抓,又着急又上火,一个患上了“肝炎”,一个患上了“乳腺炎”;哥哥因她被抓,满脑子想着她的事,走在马路中间,险些被汽车撞上……

2005年7月15日早晨五点半左右,辽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恶警头子阎红伟,政委苗振生带领几个警察再次非法闯进王雅玲家,他们撒谎说:因王雅玲在零三年判三缓五,没有别的意思,他们局长想要找她谈话,谈完话就让她回来。那个恶警阎红伟怕她不信,故装真诚的说:“就是走一下形式,到那儿说几句话就回来,我们没有抓你的意思,你要不信就让你丈夫跟去,看我们是不是骗你?”王雅玲想:去也不怕,到那里跟局长好好谈谈,也未必不可。于是,她和丈夫一起坐上了公安局的车,哪知公安局的这三辆车根本没有把她送到县公安局,而是直接送进辽阳市洗脑班,之后,因她不配合他们,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又被恶警阎红伟非法送到拘留所,在送拘留所的路中,王雅玲严厉的质问阎红伟:“你为什么骗人,你身为人民警察,代表着政府的形象,”阎没有说话,王雅玲又说:“你做尽了缺德的事,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你破坏了多少个家庭?你让多少个家庭残缺不整?!你难道这样做就心安理得吗?你欠下辽阳县法轮功学员的累累血债!多少人被你抓?多少孩子没有父母成为遗孤?你使多少个法轮功的家属处于痛苦,煎熬中?!干的这一切,你不觉的有罪吗?将来你要偿还的!”这时,阎红伟自知理亏,他说:“我知道法轮功很多人都是我抓的,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我,没有选择了。”王雅玲说:“为什么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明知错还要继续干坏事?”

由于王雅玲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辽阳县法院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在零五年的十月十二日,秘密非法把王雅玲判刑三年,送进大北监狱迫害。王雅玲的家人,亲人痛苦难当,她的孩子又一次被夺去了母爱,她的八旬老母每天在晚上七点以后,偷偷的出来,跪在地上向老天祈祷:“老天爷啊!快放我女儿回来吧!我的女儿是一个好人啊!你要不放她回来,我的老命可能也快到头了!让我见一见她吧!……”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啊!以上所写的都是您身边发生的真实事例啊!有的至今有家难归,流离在外,有的被判刑,劳教,有的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有很多遭受非人的折磨,有的被送进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最后精神异常,辽阳市就有3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她们是郭淑艳、高金铃、马秀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