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感受师父多年来的呵护

——修炼中的点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

缘归大法

我九六年有幸得大法。在这之前练过十多种气功,仅为买气功书和交学费就花了很多钱。结果象师父所说,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团糟。我还喜欢追求功能。如果不修大法就彻底毁了。修大法前,我女儿天目打开了,她说观音菩萨给她一个小镜子,什么都能照到。我就让女儿上天问:我练了十多年气功,都没有什么功能,她练了几天怎么能有那么多功能?回答说:“她不是一般人。”记的在别的气功书中看到修炼中的高人发出的都是各种光,而我练了十多年了,发出的都是气。得法以后我什么都明白了。我决心在大法中坚定修炼到底。

记的好象九八年的一天早晨,醒来睁眼,睁不开,在天目一米处有一十公分左右大的金法轮,正转反转,四周放射着光芒,壮丽至极,等睁开眼时法轮越来越小,進到天目中去了。我悟到是师尊在鼓励、鞭策自己,同时修补以前追求开天目而受伤的天目。

得法一年后,快过年了,我们就出年货摊床来做点小买卖维持生活。晚上把一车年货放在院子。半夜小偷来了,把门板都打开了,正在这时我妻子起来炼功,顺便打开院灯看了看,见没什么事就炼功去了。天亮时我出来一看,发现这不是来过小偷嘛!是慈悲的师父看小偷来了,叫醒我妻子吓跑了小偷,使我们免受损失,否则过年得借钱过了。

進京证实法 师父一路保护

在九九年九月份,我和很多同修一起進京上访,那时自己经济非常困难,是同修拿出钱帮我去了北京。记的那时在北京四周都有大法弟子,那真是正邪大较量,当时邪恶也非常猖狂。在我们住的地方,同修们都感到不太安全,所以有的陆续搬走了,那时我说什么也不想走,心想证实法还怕你邪恶吗?当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很多人都坐在那准备看电影,这时台上出现一个小姑娘说:“今天上午不放电影了,明天下午再放。”我走出来看见休息大厅里有四、五个穿着皮衣服的人,状态异常,在说着什么。当我把梦跟同修一说,同修说穿皮衣服不就是警察吗?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不久邪恶果真就摸上来了,可扑一个空。

回家的路上,当我们走到一个山区时住進一个旅店,正在学法,外面传来东北人讲话的声音,问店老板:“有没有东北人住店?”店老板好象什么都没想就说“没有”,等我们离开那里时,我们乘坐的汽车与当地一帮恶人的车擦车而过。而后听我单位的经理说警察他们知道我们在那个旅馆里,把前后门都派人看着了,也没得逞。这都是慈悲的师尊在保护着我们,使邪恶在我们后面累的精疲力竭。

当我们走到一个城市时,我中午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的环境非常紧张,一个同修進屋拿着东西就走了,这时忽然来一帮小鬼,拿着火把,排成一排把门都堵住了,往我们身上扔火把烧,我大怒,指着它们说:“你们干什么!”瞬间小鬼逃的无影无踪。醒来悟到是慈悲的师尊点悟我:今晚有事发生,但有惊无险。果然半夜七、八个恶警搜查旅店,一问都没有身份证,就对店伙计说:这么多人都没有身份证,你们也敢让住,明早让你们老板到派出所去。警察说完走了。我们赶在天刚亮走了。随后,我们当地的一帮邪恶也扑了上来,那时邪恶好象一直陪着我们在后面转,就是找不了我们。我悟到那根本就不是梦,是师尊把另外空间的事情推出来,就看当时那一念怎么动。如果在梦里有了怕心,那晚上可就真有危险了,念正,邪恶因素解体了,就没有什么事。师尊就看我们当时的念正不正。那些邪恶永远是我们的陪衬。

当时同修们带的《转法轮》都放我的背包里,有八、九本。我想无论如何,哪怕用生命都都要保护好这些书。这念头一出,师尊就给我们做很多事情。例如,当走到一个客车站时,两个保安凶恶的叫住我们,问我们有没有身份证?旅行包里装的是什么?当时一点杂念都没有,保安上来摸了摸包说“这是电棍”,其实是手电筒,他没有细查。接下来非常顺利的把书带了回来。当时得法的人很多,正缺书呢!

善恶有报真实不虚

我们工作的系统给我和同修们办洗脑班。说是“洗脑班”,其实也是我们同修学法炼功切磋的地方,是我们讲真相、证实法的地方。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正读《转法轮》呢,一个副经理進屋就抢书,我就不让抢,僵持了好一阵,也没让他抢走,这个人非常邪恶,怎么劝说他也不起作用,我们系统迫害大法弟子每次他都积极参与,没有一点正义感,叫喊:“谁给我钱我就帮谁干!”结果这话说出不到两个月就得病死了,才五十多岁,真是善恶有报。

在我们本地监狱的一个管教跟我沾点亲,也非常邪恶,在监狱里迫害同修。有一次喝了点酒坐到我身边,劝我别炼了。我想你不但在里边干坏事,又跑到我这干坏事了,我正好跟你讲真相。我严肃的跟他讲了很久,可他就是不听,还说:“我就认钱,谁给我钱我就为谁卖命。”最后我说:“你这样干,看有什么结果。”不到一年,他得半身不遂了,才四十多岁。每次见着我就躲,想必是他背后的邪恶害怕。

邪恶动不了我

有一次我在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密,被劫持到乡政府。我跟他们讲真相,一个刑警问我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我是刑警,还说刑警打人狠,“要不是法轮功影响大,我非得拿掉你两颗门牙!”我就给他讲善恶终有报,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打好人有罪,后来他也不那么邪恶了。当着政保科长我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不管是谁,做错了得让人说话,这个恶人一下就跳了起来,把一茶缸子水倒了我满脸,又用手抓着我的下巴,把头往墙上撞,一开始我使劲不让他用劲撞,一看没用,干脆随你撞吧,看能撞什么样?他一看随便让他撞,也就不撞了。随后又有一个年轻的胖恶警,拿扫帚死命的往我头上抽打,一直打不动了,才住手。在拘留所里一个死刑犯人借故打我,我把腿一盘坐那让他们打个够,把他们的手疼的够呛,又去找针扎我,怎么找也找不着,当时也不觉的怎么疼。

被劳教迫害时,有一次躺在床上往起颠的时候,心脏好象一下子被什么堵住,感觉象要死了一样,可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随后就觉的心脏一炸,“刷”一下放射到体外,瞬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好了。一次,腿肿的很粗,我也没管它,自然就消了。

去年冬天一次上楼发真相资料后,出了院门有一个台阶,抬腿上来时,就觉的右腿关节有人很重的打了一下,疼的走不了道,不远处有个警车坐着两个警察,当时什么念头也没有,活动了一会走路有点痛,心想还有一半资料没发呢?楼是上不去了,那就上平房区发吧,等把资料发完了就好了许多,走路基本正常了。

去年给同修安新唐人卫星天线,由于那个接收器有点毛病,自己不知道,调了半天也没信号,心想是不是太矮了,就放了一个桌子,把锅往桌上一放就有信号了,忽然想起还没调角度和方向呢,一量和正常的角度差4-5度,都是师尊看弟子有这个行动,给安上的。

是慈悲的师尊一次又一次的替弟子承受,才使我走过一关又一关。

自从邪恶迫害开始一直到现在,我家的大法书和资料一点也没受损失。我在我们同行中,没事就跟他们讲真相,每次对方基本都能明白过来,入过恶党组织的都退了,有的给自己的孩子也退了,他们都叫我“法轮功”。有的问这么叫好不好?我想在当前,他们怀着善念叫一声“法轮功”都能在大法中受益,感到自己能有这称号非常自豪。

由于自己还有很多的执著心没去,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