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诸城市邱家秀在劳教所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中共以“奥运”为借口,加剧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很多法轮功学员。山东诸城市人邱家秀就是其中的一位。邱家秀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在王村劳教所、济南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下面是邱家秀自述这次遭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下午,邱家庄警区宋正德领着人民路派出所的恶警突然闯進我家,翻了个遍,把大法书非法抄走,另外,还有用来救人的小册子、光盘、电子书等。我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后,又转到看守所。他们问我这些东西哪里来的,我什么也没说。

二十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了王村劳教所。到了这里,才听到劳教所里的恶警说,劳教书上写着我给一个我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人送光盘。这时我才知道,他们纯属诬陷,而非法劳教了我一年。

在王村劳教所,我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又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三队。在三队,大队长王坤(女)嫌我不干活,嫌我给陪我的人讲真相。其实我一直没干活,她早就知道。

我抵制迫害,不戴劳教学员牌,不干活,不写(任何东西),她这是找理由迫害我,逼我“转化”。

恶人不让我早睡觉,早上四点十五、或四点五十起床,一直到解教。他们企图强迫我出门、進门时,打报告、报数,还有一个姓刘的副队长(女)(名字我忘了),上厕所也要说:报告大队长,不说就不让去。我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就是不打报告,我又没犯罪。晚上十二点了,有人监控我,我就是不打报告。

有两三天左右,恶警徐华,让我去了值班室时,有人监视着我。徐华是专门做所谓“转化”的,还有一个“转化”的人来“转化”我。

有一天,恶警时云让我戴胸牌,我不戴,她说不戴就延期。

劳教期间,应该每月有两卷卫生纸,或者洗衣粉,只发给我一个月的。第二个月,恶警徐华又去逼我干活,我不干,这一袋洗衣粉就不给我。就这样,她就私自给扣下了,还不让我洗澡、洗头、洗衣服,一个月洗一次,一直到还有一个月解教了,才让每星期洗一次。

我来到济南这个黑窝遭迫害,头发白了很多。我想快解教了,染染头发吧,就叫监控我的人去跟值班恶警说说,那人回来说,不让染,怕过敏。过了一个星期,我直接染上,王宁把我批了一顿,说给我们每人扣二十分,也就是加期两天。我跟她们解释,她们说你还解释,再解释再加期。又一次无缘无故又强制我戴胸牌,不戴还是说给每人加两天。

她们利用各种方法迫害我们,知道我们炼功人为别人好,不愿连累别人。他们这些无理的要求,让我们服从她们的,好达到“转化”的目的,还要挑动群众,也就是挑动那些监控的人给我们施加压力。最后,给我们延期八天,才让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