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刘子维的凶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恶警刘子维,女,警号:1356101,81年出生,属鸡,身高约1.75米,体重60多公斤,河北邯郸人,新婚不久,家有父母、弟弟。2001年夏分配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女队,2007年夏调到刚刚建成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现任一大队大队长。

此人脾气暴燥,心胸狭窄,妒忌心极强,心狠手辣,没有修养,平时说话声音又高又尖,有一点小事就能喊叫半天,迫害大法弟子时狠毒异常,毫无人性,凶悍残暴。一大队所有的迫害计划都是她决定和实施的,一意孤行,对她的做法别的警察只是附和,没有几个真心的,面和心不和,疯狂殴打大法弟子的只有她和普教帮凶,别的警察只是帮腔或看笑话。她被邪党利用的丑态百出,还在往邪党圈里钻,好像还自修党校研究生,害人害己。

一、 制造恐怖气氛,精神摧残、肉体折磨,为系统“转化”做前期铺垫

奥运期间,迫害由地下转到地上,恐怖气氛逐渐升级,只要恶警刘子维一上班,必然找茬迫害大法弟子。几乎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迫害,更用“加期”相威胁:石家庄市劳教局下通知,不听管教的法轮功学员加期3到12个月。还制造恐怖气氛,说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别想出去,到期送洗脑班三个月,不转化就送女子监狱3-7年。恶警把坚定的大法弟子转所到石家庄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等,对内说送到对面的女子监狱去了,恐吓没转化的大法弟子。刘子维经常疯狂殴打法轮功学员,还找了两个普教人员刘娟(曾经练过跆拳道、瑜伽,打架进去的)、朱莉英做帮凶。以

检查卫生为名,到各个班里渗透恐怖气氛,把正常生活用品以摆放不合格为名扔出去,稍不如意就连喊带骂,以此树立独霸一大队的恶名,想让所有的人都惧怕她。刘子维给恶警们开会时说:对法轮功要严加看管,不听话就打,你们打不了就让朱莉英打。整个一大队笼罩着恐怖气氛,连普教都觉得度日如年,经常做噩梦。

2008年夏,路素华因为炼功,被刘子维等几个恶警还有普教刘娟,关在小号(小库房)内,铐在暖气管和窗户上,强制把胳膊抻的不能再抻长了。恶警刘子维说:不能让她太舒服了,让她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路素华不畏强暴,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并用胶带纸粘上,然后恶警刘子维和恶人刘娟打她的脸部,打的路素华眼冒金星,六、七天看不清东西。刘子维还边骂边踹路素华的肋骨,踹的她疼痛难忍连呼吸都痛。路素华的肋骨被踢坏了,要求去医院检查,未被允许,上厕所都靠别人扶着。路素华要求给丈夫打电话控告恶警的罪行,也未被允许。

2008年9月中旬,恶警刘子维又逼路素华穿号服,不穿就不让上厕所,憋了几天,路素华实在没办法只好绝食,以减少上厕所的次数。绝食六天左右,深更半夜恶警刘子维又把她从房间拖拽到走廊尽头,左右开弓、拳脚相加,疯狂殴打路素华,打得路素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脸部被打变形,并被体罚,还不解恨,又用带刺的橡胶棒把胳膊打断。左小臂骨折,胳膊很久动不了。很漂亮的女子,再见她时,有点认不出来了。后来又如何迫害路素华,正在调查中。

长期多次的严酷迫害,使路素华意识不清,现已被洗脑。一旦被放出来,很快就会清醒,对宇宙大法的正信,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一切都是徒劳的。

二、扭曲人性,扒光衣服、毒打、性虐待

张艳春是一位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2008年9月19日,刘子维假借张艳春头发长,强迫给她剪头发,实则寻找迫害借口,想让她穿号服,或为转化做试探,被张艳春拒绝后,刘伙同恶警赵雅丽,柳玉芬,将张艳春衣服扒光,并用剪刀把她仅剩的内衣剪的一丝不挂。用电棍足足电了40分钟,直电到张艳春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痛苦异常。为掩盖其罪恶行径和进一步迫害,刘子维等把张艳春单独关在没有窗户昏暗的小号(小库房)内,把她双手吊铐起来,打的浑身是血。将她铐在暖气上,用一个坐姿坐了48个小时。不让出门,吃喝拉撒全在里面。

第二天,刘子维再次强迫张艳春穿劳教服,被张艳春拒绝后,刘再次挥动拳头,在张艳春已经肿的高高的脸上,狠狠打去,直到她打累了,才罢手。被打后的张艳春满脸开花、面目皆非、脸部完全变形。圆圆的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脸和嘴肿的高高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熟悉她的普教都认不出来她了。

不仅如此,刘子维还唆使在押的吸毒犯朱莉英、刘娟在扒光张艳春的衣服后,对张艳春进行毒打、性虐待,不但撕扯张艳春的头发,也撕扯她的阴毛。暴行过后,地上落满了张艳春的毛发:既有头部的也有阴部的,其身体各部位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张艳春因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又被刘子维使用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利器,狠刺张艳春的两臂及皮肤,使得张艳春被电棍电击后斑斑驳驳的身体上,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伤口,并不断的向外渗血,足足用了一卷卫生纸还是止不住。 即便如此,也未能改变张艳春的信仰,使她更加看到大法的神圣美好,中共治下的恶警的残暴与可怜。

2008年11月中旬,大法弟子刘炳兰和刘丽由于拒绝参加劳动,被刘子维打的鼻口流血,脸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肿的变了形,持续电击十多分钟。把刘丽关在小号,把刘炳兰关在水房对面的房间中,双手吊铐起来,原地不动罚站长达十四个昼夜。手铐嵌进了肉里,不让上厕所,屎尿全拉到裤子里,顺着裤腿流到地上。每天只给一个冷馒头,不给水喝,不让睡觉,双腿肿的不象样,整个人被折磨得脱了相。

十五天后,刘子维把刘丽、刘炳兰叫到水房,让她们把队长们用脏的被罩、床单洗干净,主要是摧残人的意志,屈从她的淫威,为转化做准备。被刘炳兰、刘丽拒绝。刘子维对她们二人拳打脚踢,各监室都能听到刘子维行凶的叫骂声和电棍发出的“啪啪”电击声。

刘丽亲口说刘子维曾把她和刘炳兰带到医院的禁闭室,把她们的衣服脱光,用电棍电击乳头和下身。 刘炳兰一直在绝食反迫害,每天由那里的恶警和普教带着去医院灌食,后来大法弟子看到刘炳兰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了。

2008年 8月21日,恶警刘子维和普犯学员朱莉英把法轮功学员张俊梅、孟淑芳、刘月坤的衣服扒光,把内衣剪了,一丝不挂的在监舍罚站。张俊梅来例假,也不给衣服穿,上厕所的时候只能拿床单遮体,被褥也被抢走。第二天恶警刘子维又把她们挨个暴打了一遍,头发拽得满地都是,其中两个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满脸青紫,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儿。

三、毫无人性、以折磨人为乐趣,满足自己变态心理

保定大法弟子张玉霞和陈秀梅,被刘子维打的面部肿的老高,眼睛黑紫,肿成一条缝。还不断辱骂、羞辱她们,张玉霞才40多岁,被折磨得头发眉毛都白了。陈秀梅2009年1月15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刘子维亲自带头用电棍电击她乳房、阴部、胯及臀部等处,陈秀梅被电的身体多处呈青紫色,几乎天天折磨她,扇她耳光,用脚踹她。有一次,陈秀梅睡不着觉,在床上盘腿坐着,被刘子维发现后,亲自动手从上铺揪着陈秀梅的头发往下拽,陈抓住床不下来,刘子维硬拽,揪下了一大绺头发,差点把陈摔在地上。然后刘子维把陈秀梅弄到大厅里进行体罚和殴打。陈秀梅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身体被打的遍体鳞伤,走路都很吃力,一瘸一拐的,40多岁的人就象个老太太。还把她的裤子从裤腿到大腿根剪成一条一条的,一走路腿就露出来。因为不穿号服,衣服又被抢走或剪坏,现陈秀梅被迫只能一丝不挂出来,见人就说 “法轮大法好”。中共治下的恶警为了让她穿号服,宁可让她一丝不挂,也不给衣服穿,对人性的侮辱到了极点。还造谣说陈秀梅精神不正常。

大法弟子解翠霞和罗美玲因为不出操,被刘子维叫到办公室,刘抓住解翠霞的头发狠命的往墙上撞。撞完后又搧罗美玲耳光,顿时打的满脸红肿,打完了又用电棍电击,用脚踹她的肚子,当时就打的她尿了裤子。

四、丧失人伦、老太太也不放过

恶警刘子维说话尖酸刻薄,经常污辱法轮功人员的人格,还经常体罚法轮功学员,常因为一点小事儿就罚法轮功学员站一天不让吃喝,连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不例外。恶警刘子维还经常在队长办公室打、电法轮功学员,还穿着皮鞋踢法轮功学员的脸和身上。

一次当着大厅中好几百人的面,逼迫已经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高俊梅踏步。吴俊芳等人心里实在看不过去,就没有吃饭。刘子维说吴俊芳聚众闹事,用电棍电她,逼着她写检查。

一次快六十岁的大法弟子王淑琴被叫出去罚站,突然一下晕倒了,刘子维说她是装的,强迫她继续站,一个警察把电棍伸在她的脸前叭叭的响着,来恐吓她。后来又晕倒了,掐人中醒过来后,才算罢休。只要屋里有一个人被罚,所有的人都不让上厕所。

刘子维不但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对待普教也不手软,尤其是同情大法弟子的。有一个叫牛坤霞的,因为上访被劳教,她同情大法弟子,给了大法弟子几个鸡蛋表示安慰。刘子维知道后火冒三丈,把牛坤霞拉出去暴打一顿,并给她延期十多天才放人。还有一个因为上访被劳教的人,整天喊冤枉。刘子维把她铐在死人床上一个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那个人整治的就象个哑巴,再也不喊冤了,跟人连话也不说了。还有一次,不知谁说刘子维管理不严,她就把所有普教集合起来,夏天穿上棉袄,在操场跑了30圈,累的普教苦不堪言。

五、利用罪犯迫害大法弟子

死心塌地为刘子维当帮凶、有黑社会背景的罪犯朱莉英系石家庄市人,家住煤机街华药六区(其丈夫因贩毒被枪决),她的大臂和臀部都纹有蝎子的图案,其人40岁左右,黑乎乎,一脸横肉,刚从女子监狱出来,奥运期间又被劳教。她是刘子维迫害大法弟子的得力帮凶。劳教所应该是由警察管理,朱莉英却被任命为大班长,积极为刘子维出馊主意,与刘子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她起到了急先锋的作用。每一个被非法关押到一队的大法学员都由她做“安检”,强迫大法学员剪头发、穿劳教服,否则她就把大法学员的衣服全部收走。

每当刘子维当班时,朱莉英就特别嚣张,满楼道都是她的喊声,叫骂声不断,好象劳教所就是她家开的一样。在邪恶的一大队,除了刘子维,所有的事情都得听她的,有时小队长她都糊弄。各监室人员调换都是她说了算。平时,她说不让谁洗漱,谁就不能洗漱。她说不让谁上厕所,谁就不能去厕所。各监室洗漱、上厕所时,她叉着腰站在一旁盯着,不允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看见谁说话,就连喊带骂,甚至大打出手。

2008年7月的一天,石家庄大法弟子孙涛与另一监室的大法弟子邱立英在厕所相遇,朱莉英认为她们说话了,就与另一个犯人刘娟在厕所合伙儿打孙涛,把正在如厕的孙涛拽下来,捂住孙涛的嘴连打带骂,孙涛被打的头上起了两个大包,鼻梁被打的青紫。恶警王伟伟非但不惩治打人凶手,反倒把孙涛铐了一下午。为此,五、六个监室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打人,要求严惩打手、撤掉朱莉英“班长”。恶党选中的能为它们卖命的,它们怎能不好好利用呢,朱莉英虽然当时有所收敛,后来依然在邪恶的一队横行霸道,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天天都在发生。

对不配合邪恶迫害、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刘柄兰、王丽霞、陈秀梅,更是迫害加剧。每次野蛮灌食,朱莉英是必参与的。灌食前,停止各监室大法弟子上厕所,怕大法弟子看见它们的罪恶行为。而每当队里的大法弟子不配合时,朱莉英就使用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的卑鄙手段。朱莉英还伙同刘子维动不动就检查各监室,对她们不如意的地方就罚钱,罚款数额不等:2元、10元、15元、17元、50元……有一次查卫生,五个监室全体被罚,收卡时(钱卡自己保管),张家口大法弟子王润莲不配合,朱莉英就把她的被褥连同衣物、钱卡一同卷走;还有一次,一个监室的大法弟子上厕所,其中一个大法弟子没去(它们要求全体都去,不让一个人待在屋里)被罚钱15元;北京的大法弟子韦慧曾多次被罚钱。劳教所的“安检”是家常便饭,每次“安检”,明为安全检查,实为查大法弟子的经文,只要查到就罚钱来惩罚。朱利英还配合犹大迫害大法弟子。

2008年初冬一次“安检”,一个监室被查到有大法经文,结果全室12个人每人被罚10元,有大法经文的大法学员董俊玲被罚70元(其中包括替同室普教犯交的20元)。大法弟子的钱本来就不多,有的家人来不了,根本就没有钱,生活上的必需品如卫生纸、洗衣粉等都是同室的大法弟子之间互相帮助,可全队的罚款不是小数字。这些钱朱利英她们除了买洗衣粉、卫生纸、洗洁精(都是她们自己用)和队里人做奴役的记工本,剩下的钱她们就买吃的东西,大法弟子的钱就这样被她们吞掉了。

朱莉英还克扣被迫害严重、单独非法关押的或有严重残疾的大法弟子们的饭菜(其中也包括这样的普犯,劳教所不让这些人到食堂吃饭),每次伙食稍有改善,他们几个值班的罪犯先把自己的留够了,剩下的才给别人,到最后打到饭的大法弟子只剩下点菜汤。

因打架进所的罪犯刘娟(邯郸人)在劳教所打人是出了名的。2008年夏秋期间,让她管一个二十多人的监室,其中最多时有二十多名大法学员。每天都能听到刘娟的打骂声,好象不打人、不骂人一天也过不去。其监室的大法弟子尤成英(河北定兴)、韦慧(北京)、澎桂兰(河北定兴)、张惠兰(石家庄鹿泉)、张秀英(邯郸)、闫成香(邯郸)、王洪英(河北定兴)、罗美婷(石家庄平山)、卢艳坤(河北博野)等都被她打过。因为不让大法学员王文贵(石家庄)、牛桂英(定兴)等上厕所,全室的大法弟子曾绝食一天。刘娟和朱莉英都是邪恶一大队打人的帮凶,一大队每次出现打人事件总少不了她们两个。

因在劳教所严密控制的情况下,很多迫害事实还没有公布于世,正在调查取证中,这只是迫害一角,就足以让人震惊了。在此呼吁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个邪恶黑窝内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们,为减少迫害,时刻关注自己亲人的情况,不让会见和打电话都是违法行为,劳教所明文规定不准体罚、打骂、侮辱劳教学员,恶警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违法,控告这个黑窝内的一切犯罪行为,将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同时,恳请国际法庭、追查国际组织立案调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刘子维的犯罪事实,日后将其绳之以法,让正义、良知重返人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