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郭传书生前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重庆永川女子监狱警察给大法弟子郭传书的家属打电话声称:“郭传书在监狱里死了。”冷冰冰的一句话,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的消失。

郭传书的死,是重庆与江津公安局、国保、六一零、白沙、李市、德感派出所、重庆女子监狱等所有参与迫害她的人直接造成的。总有一天,这些人必将为他们对郭传书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关押、折磨以及迫害致死承担罪责。

郭传书屡遭迫害经历

郭传书,重庆市江津区白沙镇黄泥嘴街江津白沙轮驳站退休职工,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被劫持入重庆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被迫害致死。这位六十二岁的妇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前后六次被中共当局人员劫持迫害,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她曾经在重庆女子监狱被迫害瘫痪。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利用中共恶党镇压法轮功,郭传书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不幸被劫持关在江津公安局附近的“四面山采育场”洗脑班。她丈夫无法承受这种压力,被迫与她离婚。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就这样被中共恶党碾碎了。

二零零零年夏天,郭传书在白沙河坝给世人讲“法轮大法好,政府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就被白沙派出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她被保外就医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津公安局说是上面有官要来检查什么,但又毫无依据、理由,就将还在家中的郭传书强行绑架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上午,郭传书在李市发真相资料,又被李市派出所恶警十余人绑架。在被由江津公安局刘军、胡亮等恶人接到江津途中时,刘军对她拳打脚踢,致使她当时出现头晕呕吐症状和头部严重损伤。随后她就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关入江津琅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邪恶的狱警强制这位五、六十岁的老人蹲马步,戴背铐;恶警冯浩亮还给她戴几十斤重的死刑犯脚镣。炎热的夏天几十天恶警都不让她洗澡;不让她睡觉,狠打她耳光等。最后又把她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进行迫害致瘫痪,二零零四年她才又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六年,郭传书又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大年三十又被保外就医。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她又被非法抓捕、劳教三年,后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她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江津国保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琅山看守所,被判重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又被转入重庆女子监狱。在这里,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所谓的“和谐社会”里被迫害致死了。

这样一个信仰“真、善、忍”的老年妇女,在被迫害的十年中,没过一天安稳日子,都是在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辗转遭受非人的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

家属质疑死因

在狱方通知郭传书的家属处理她被迫害致死的现场,家属对她的死因提出质疑时,狱方称是呕吐经抢救无效死亡(八月九日13:35她开始呕吐,14:55分就死亡了)。一个人呕吐一个多小时,怎么就能死人呢?! 但当家属质疑说郭颈部、背部皮肤有斑痕时,狱方却谎称是“尸斑”;追问郭死因,狱方又谎称是“猝死”,并向家属狡辩:郭在二零零六年就患脑梗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送入女子监狱时检查有脑瘫、高血压。

从狱方的狡辩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郭传书的关押是非法的。

第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把郭劫持入女子监狱时检查有脑瘫、高血压,按有关法律规定就不应该收监,但狱方说:上面喊收就得收。大家看看:上面的一句话,就比法律还管用,那还拿法律来干什么?还叫什么法制社会呢,这不是非法迫害吗?!

第二、郭在监狱出现严重病态(这是狱方说的病态,是病态还是酷刑致死?),到死之前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这也是违背有关法律规定的。

后来狱方答应赔偿十二万元便草草收场,从赔偿可以看出迫害者的心虚。

在处理郭传书被迫害致死事件期间,郭传书的亲属都遭到当地居委会或村委会以及同级综合治理办公室人员的干扰,这些人纷纷上门入室,象查户口一样查家里有哪些人,来了哪些人。由此可见迫害者那种犯罪心虚的心态。

在此呼吁所有正义、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的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的浩劫,制止罪恶的延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