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新瑞做好人被判刑 妻儿几无生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宁晋县大法弟子曹新瑞因为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被邪党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在冀东监狱。

曹新瑞的妻子拖着一个脑瘫的儿子和两个幼小的女儿,生活顿陷绝境,已经到了无法生活下去的地步。邪党的村、乡、民政局,一听说是法轮功家属,均撒手不管;曹新瑞的妻子只好拖儿带女的去找监狱,要求释放丈夫,不料又遭监狱警察无人性的对待。以下是曹新瑞的妻子悲愤哭诉:

我叫郭建芬,河北省宁晋县苏家庄人,丈夫曹新瑞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在冀东监狱(原南堡监狱)九支队化一中队。

丈夫被非法关押后,我一个妇女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儿子还是脑瘫,没有一点儿生活能力。一个幸福快乐的家被害的妻离子散生活无法维持。谁来帮我啊?

我丈夫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得到了同事的一致好评;在生活上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凡事都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什么洗衣做饭柴米油盐接送孩子等等,都是他一个人做。这些他在炼功前是很难做到的。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丈夫、好同事,人们心目中一个十足的大好人却被判刑,说实话如果不发生在我身边,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竟能发生这种事。

生活的艰难令我常常以泪洗面。现在落下了眼睛又干又疼的毛病。脑瘫的儿子不会说话,不能坐立,不会拿东西,吃饭得一口口嚼着喂。丈夫在家时,都是他耐心的喂。现在家里这一切事情都得我做,我一下子傻了,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我承受不了,几乎绝望,曾经想把两个女儿放到亲戚家,我带着残疾儿子出走,走到哪算哪,或者是一觉睡过去永远都不再醒了。可又想到孩子们够苦的了,我再有个三长两短,丈夫又不在家,谁来照顾孩子呢?我年迈的父母怎么办?所以我必须坚强的支撑到丈夫回来那一天。

但现实生活实在难。这个孩子要拉要尿,那个要喂饭,还要上学、买书及学习用品、家里生活柴米油盐,等等,我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丈夫在家时这些事都是他耐心的做,不用我操心,他不在我觉得天要塌了,我真正体会到了累掉脑袋的滋味。尤其现在的社会,没有钱真的寸步难行。这么长时间了,我和孩子们一直靠亲朋好友接济生活,平时省吃俭用,恨不得把钱分成两半花。别人家几乎每天吃肉,可我从来舍不得给孩子们买肉吃,孩子经常眼气别人吃的好。由于自己一无所有,又老向别人借钱。现在我都没法向别人开口了。有时候想想:我上不能孝敬父母,下不能养活孩子,我都不想活了,可我又不能死。孩子们有了病痛的就更难了。一次,我儿子发高烧,在家治不好,不得已住院了,一天就花了三百多元。

现在国家有低保政策,我去找村里,村里说没办着,去找乡里,乡里说炼法轮功的不可以,去找民政局说下边不上报,他们批不了,我走投无路了。我就不明白了,丈夫为了强身健体,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修身养性做好人有错吗?却被判刑,使我和孩子们没有了生活依靠,无法生活。我本打算在假期里为女儿开学挣个生活费,可我不能外出干活,就在家给别人糊纸盒,穿合叶,辛辛苦苦的一个多月才挣了百把拾块钱,还不够孩子一个月的伙食费。

由于压力过大,再加上劳累过度,我经常头晕,浑身无力,眼前发黑,没有一点食欲。连喂孩子的力气都没有,我实在支撑不下去了。这次我害怕了,万一我倒下了丈夫又被关在监狱,孩子们谁来照顾?我一定要坚强起来。

平时经常在电视上宣传什么为人民服务,共产党如何为老百姓着想之类的,我家的实际困难总会有地方管吧,于是我借了路费,领着孩子们抱着希望,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一十八日来到冀东监狱反映情况,要求让丈夫回家养家糊口。

到那儿后,首先见到的是关我丈夫的中队长李某和科长杨某,我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他们说生活困难应该找当地政府,民政部门。我告诉他们我已经找过了,都互相推诿,不给解决,我和孩子们实在无法生活了,才来这里找我丈夫,丈夫在监狱,请狱方帮助一下。他们说给我出路费让我回去,并把我们拉到车站,我说回去还是无法生活,你(姓杨的)如果解决不了,请你向领导反映,我去找你们。在车站,姓杨的科长一会儿说给董科长打电话了,董科长一会儿就来,一会儿又说正在开会来不了。后来姓杨的科长说:“我快下班了,你这个人太固执,给你路费还不回家,我不管你这事了。”我坚持要他向领导反映,并叫车把我们拉回监狱。我并不想难为他个人,要不然我就只能找他。结果他不答应,就从车站一直往南走,全然不顾我还抱着有病的儿子,大女儿领着小女儿一直跟着跑。

大概溜了十来里地,见甩不掉我们,姓杨的就打电话叫来一个姓王的科长,他们两人秘密的说了些什么,姓杨的就走了。那个姓王的说我挤兑他们杨科长,还恐吓我说;“你这样对你丈夫没一点好处,他能多住监狱一天我也不让他早回去一天。这地方我比你熟悉,我打算跑你也跟不上我。”这难道就是法律的准绳?我说:“我是没吃没喝的才来这里的,姓杨的叫你来是解决问题的,你跑了我还找你们领导,按你说的,我丈夫回不回了家是你们监狱的问题。”结果一会儿功夫,姓王的一边打电话一边进了超市,两个女儿累的实在走不动了,坐在超市东门口,我怕他溜掉赶紧抱着儿子跑进超市,结果看到姓王的从西口出来正在往西跑,我又担心把两个女儿弄丢了,就没有去追。真是太没人性了,明知道我身上仅有20元钱,就狠心的把我们母子几人扔在大街上不管了,这难道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的所作所为,他们难道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

大街上的人们了解情况后劝我说,现在就是这世道,谁真心为咱老百姓着想呢。天快黑了你赶紧跟孩子找个地方住下吧。20元钱哪能租到旅馆,费了半天劲找了好久,最后一个好心的老板娘见我带着几个孩子特别遭罪,让我们住了一晚。回家连路费都没有,仍然无法生活,考虑再三我决定还得去监狱。

第二天八月十九日有一位好心的司机捎了我们一程,我们又步行了一段路来到九支队,一个警号1310812的人接待了我们说:我们监狱是个执行单位,不能随便放人。你最好回去找你们县法院,让他们把实际情况写个书面材料,一级级上报到省里,省里说放人我们才能放人。我说:我都找过了,公安、法院都说我丈夫现在在监狱,不归他们管了,让我找你们,现在你们又让我找法院。我一个农村妇女又带着几个孩子出门不容易,你们都在敷衍我,我回去也解决不了问题。昨天姓杨的科长说给我们出路费我们都没回去。131082说:这么吧,你上车我们拉你去找杨科长。我心想,这回再见到他千万不能让他跑掉了。结果到九支队一个姓何的科长拿了200元钱还是让我们回家。我对1310812说:问题解决不了我们是不回家的。

把我们拉到车站后,他大声让我们下车,引来了好多围观的人们,我对人们讲了我丈夫如何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却被他们非法关在监狱,害的我和孩子们连饭都吃不上。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有的说这娘几个太可怜了。有的说;炼法轮功又没干什么坏事,把人放了算了。1310812又给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一看我们的情况,就对1310812说:大哥,人家这也不算违法,上头一直喊和谐我们也不好办,我们也不愿意从我们这儿制造不和谐。1310812一看,连公安局的人也不管,更是气急败坏,拉我们回到九支队门口后,恶狠狠的把我们的行李扔到地上,把我们去时借别人的水壶都给摔坏了,并强行拽我下来。我大声说:怎么,你要干什么,你还要打人吗?你赔我水壶,你这是暴力执法。他气呼呼的扔下我们几个人不管了。

附近又没有人烟,我和孩子们饿了整整一天。等快下班时,那人换上便衣和司机什么也不说,拉着我们就走,半路上又喊了一个凶神恶煞头剃的光光的人,我问他们这是去哪儿,谁也不回答。从没出过门的我害怕了,想这两天的遭遇和这几个人的邪性劲儿,杀人灭口他们也干的出来。结果他们半路上停下车,说前面就是唐山了,让我们下车回家。我一看天也黑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自己又没钱,就是不下车。他们两人又把我的东西扔到路边,两个人硬往车下拽我,我怕又象昨天那样被扔下不管,所以我拼命抓住车座,死活不放手。他们又往下拉孩子,吓的孩子们大声哭起来,我一看气急了:“哪有你们这样对待还不懂事的孩子的,我有一个病儿子,你们要再把我这两个女儿吓个好歹的,我跟你们没完。”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同情心,那个光头的人又打电话让对方再来三四个人,要强行把我们拉下车来。看着被吓得大哭着要回家的孩子,想着这几个人毫无人性的所作所为,我要求他们把我们拉回南堡车站,他们怕我还去监狱不回家,不拉。最后我无助的只好拉着孩子们来到唐山车站。

本来是抱着希望而去,结果不但生活困难问题没解决,反而让我更失望。平时只是听人们议论共产党的官员如何如何没人性、不讲理,这次我算是大开眼界了,难道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的工作作风?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对我们几个孤苦无助的妇女和孩子都这样没有人性,对广大穷苦百姓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把与世无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关进监狱,让那些贪官污吏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这难道就是共产党所宣传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我和孩子们生活没有着落,又无处说理,特把我的情况和经历说出来,并恳请社会上的广大正义善良的人给评评理,谁来关心我和孩子们的生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