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一家遭绑架 爹娘妻子岳母均被劳教(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锦州大法弟子张雷在工作单位被凌海市公安局恶警绑架;第二天,张雷的父亲张德国、母亲李锦秋、妻子赵晓春、岳母何玉香等四人同时遭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海旺等绑架,后四人均被非法劳教。目前张雷仍被非法拘押在凌海市看守所。


张雷

据了解,张雷的父母、妻子、岳母先被劫持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还通知家属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钟接人。然而到期家属去锦州拘留所接人时,警察又称:四人在下午二点多钟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每人被非法劳教一年。

凌海市公安局恶警在何玉香家抢走13000元现金和电脑主机。恶警狡诈的说,如果不是法轮功经费就退还。法轮功何来经费?那是一家人从生活费中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用来还债的(买楼房肘借的钱),张雷的岳父前些日子去要钱,连公安局大门都没叫进,张雷的岳父就托他表妹(因他表妹跟张波很熟)去公安局找副局长张波说明来意,张波不容分说,蛮横认定是法轮功活动经费不给退,为不让老人申辩、讨要,张波恐吓其表妹说:“你哥也是炼法轮功的,没动他。”吓的老人不敢去要钱了,也不敢请辩护律师为女婿讨个公道了。

大法弟子张雷,33岁,在辽宁省锦州新华龙铜业股份有限公司(锦州市古塔区女儿里 79-6号)任人事部部长。张雷善良淳朴、勤奋好学、有才华、有业绩,备受领导赏识、器重,委以重任。

十年来,张雷父母因修炼法轮功,累遭邪党迫害。父亲曾被非法劳教两年,母亲也两次被非法劳教(四年)。张雷结婚时父母亲还在劳教所。张雷深知父母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修心向善做好人,大法教他做人,伴随他成长,使他成为当今时代难得的好青年。

9月12日下午,张雷正在公司上班时被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恶警掠走现金5000元,并抄走了他的办公电脑。当天单位领导就与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交涉,欲保回张雷。国保大队放言:是法轮功的案子,谁也不行。


张雷的妻子赵晓春

赵晓春,31岁,9月13日下午5时,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多名恶警闯进张雷家中抄家,发现家中没啥可抄的,就将赵晓春强行绑架,四个恶警将她拖到楼下,鞋也没让穿,裤子也拽掉了,一围观女士前去给她提裤子,恶警叫嚷“你别管”。该女士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她毕竟是个女人呀。”就这样恶警将赵晓春强行塞进警车,后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张雷的母亲李锦秋

李锦秋,58岁,凌海市粮食局会计。九月十三日下午5时,凌海市六名恶警冒充拆迁办的,来测量房子,骗开李锦秋家房门,进屋后翻箱倒柜,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恶警将李锦秋绑架走,家中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见此情景,跪在地上爬向恶警,哀求不要把女儿带走,恶警根本不听,强行将李锦秋绑架,后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致使八旬老母无人照顾,老人整天以泪洗面,思念女儿。

李锦秋于1995年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大法蒙冤,无辜的世人被欺骗,李锦秋曾两次去北京正法,被非法劳教五年。在劳教期间多次遭毒打、关小号、坐小凳、电棍击,恶警用四根电棍电她,电她面部,致使面部皮肤烧焦,脱了四层皮,电她心脏部位,导致她心律过速、心力衰竭。精神、肉体遭到摧残。邪党又将其开除公职。


张雷的父亲张德国

张德国,60岁,农民。1996年修炼法轮功,曾被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遭受非人酷刑迫害。九月十三日下午五时,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名恶警抄家时,他下班刚进家门,就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张雷的岳母何玉香

何玉香,62岁,凌海市水泥厂退休工人。9月13日下午5时,何玉香正在家中做饭,突然停电,到楼道里看电表,发现一男子正在外检查电表(实际是对电表做了手脚),并称是电业局的,要求进屋查看。该人进屋后到处看,发现床上放着大法书籍后,马上打手机,叫来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海旺等六名警察,进屋不由分说,把只穿内衣裤、穿着拖鞋的何玉香戴上手铐,何玉香说:“让我穿上衣服。”恶警不听,强行将其推下楼。剩下的恶警无所顾忌地在屋里乱翻,掠走现金13000元,和一台电脑主机(常人用的)。搜查楼下仓房没有找到什么后,要求何玉香丈夫打开张雷曾住过的另一单元的六楼房门。在证实没有钥匙后,找来“开锁大王”李岚东。抄走一台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并将何玉香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何玉香2001年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劳教迫害二年,在劳教期间多次遭毒打,残酷迫害。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