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修炼已十年有余。自九八年得法修炼以来,我一直坚修大法到今,从未动摇过。不管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中,从未放松过学大法。因为学法是指导我修炼的根本保证。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的智慧都是大法给予,大法开启的。我按照师父的指导,努力做好“三件事”。

今生有幸得大法,也是万古机缘所成就。感谢师尊,使得我在世风日下,人类道德败坏的今天没有被迷失。所以我在摔摔打打中一直坚定的走到今天。当我明白生命存在的意义——为法而来,返本归真。我悟到: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的神圣使命。师父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精進要旨》〈大法坚不可摧〉)。所以我在任何环境中不忘讲真相,证实法。

一、在逆境中证实法

我曾几次被关押在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没有因此而消沉。在监室内给被关進来的每个人讲真相、劝三退,并且领着她们学大法。与所接触到的狱警、所长面对面或写信的方式讲真相。仅举几例:

一次,包号狱警找我“聊号”(了解监室的情况),我就将自身在大法中受益情况告诉她:我们是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炼功后身体健康,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你们不要逼迫法轮功人员违背“真善忍”去做事,更不要诽谤大法,这样对你们不好……开始她们不让我说,说什么:到这里来了,还宣传,还这么顽固。还说了一些攻击大法的话。我知道这是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他们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所操控,我心里发着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敌视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令障碍他们得度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解体。同时,心里在向内找:自己说话有些象教训人,急功近利。说话过于急躁。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于是,我放慢语速,乐呵呵的换个话题继续与他们讲(说是换个话题,其实心里在想,我要改变一种方式去证实法,救度她们)。我说:你不是向我了解号里的情况吗?某犯人现在情绪比较稳定,不再象过去那样——牢头狱霸,谁都欺负。因为大法弟子一直在善化她们,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是天理,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虽然她们是犯人,大法弟子善待她们,鼓励他们增强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会改变自身的命运。虽然我们在逆境中,却不忘自己是个修炼人,还在开导、安慰别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转法轮》)……狱警似乎被我说的所感染,也许她生命明白的一面在觉醒,她说:“其实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人心眼儿好,她们(指监室的人)才是真正的犯人,你们与他们不同,你们的心态好”。由于我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与其交谈,她对我没有敌意。一次她将几张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给了监室内一个她照顾的犯人,让她给我看,还说“就说我捡的”。那是零五年初春,“三退”的事我还不知道,因为那段时间没有新進来的法轮功学员。之后,一次,狱警找我和另一名同修给她收拾办公室,我正想找机会给她讲三退呢,机会来了。她说:你们法轮功的人做事我放心。我说:“大法弟子以诚待人,与人为善,人在与不在,我们都会把事做好。另外,还有一件事想对你说,上次你让某人给我的资料,你看了吗?我一直还惦记着你退没退呢!那里面说的都是真的,我知道你是党员,我不能因为你是狱警,而有思想顾虑,不给你讲‘三退’的事”。她说:我大概看了一下,没太看明白。我说:“你表示同意,我就帮你退了,不用在单位退,在常人中你该是什么还是什么,神看人心。宁可信其有决不信其无,别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她不但退了,后来还给她儿子也退了。我说:“你真有缘,祝你有个美好未来。”

还有一次我刚被绑架到另一个看守所,号里有个犯人做被褥,报告狱警要针和线,狱警告诉她用完赶紧返还,别让法轮功的人发现自杀。因为我们经常给号里的犯人讲真相,她们知道我们不杀生,所以告诉我们。我想让我听到决不是偶然的。这个狱警受邪党一言堂的造假宣传一定很深。我得找机会讲清真相救度她。我利用她找我聊号的机会,很善意的与她交谈,首先我顺着常人的执着,对她说:“听号里的人说,你这个人很好,对她们很关心”。并问她:“你了解法轮功吗?”她说:“不太了解。”她问我:“炼法轮功几年了?”我借机讲起了自己修大法以后的改变。“自身受益这么大,共产党却不让我们说真话,还编造‘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我们”。就这样很自然的讲到“我们师父不让我们杀生,杀生是有罪的”。她才恍然大悟。为了让她進一步明白,我举例说:“我曾经被关押在另一看守所三年,那时有个包号狱警照顾一个死刑犯,这个死刑犯有剪子、指甲刀。狱警让放在我那里保管,用时给她,不用时收回。那个狱警知道我们炼功人不杀生,她说她有个同学也炼法轮功,告诉她的”。这个狱警听后说:“我才来这个看守所半年多,对法轮功不太了解”。我看见她已经听進去,并开始给她讲起了“三退”,她说已经有人帮她退了。可见讲真相多么重要,已经退了,却不明白法轮功真相。由于我一直乐呵呵的和她谈话,她说:“你和其他炼法轮功的不一样,我们找她们谈话,她们好象是我们把她们关進这里的,总是冷冷的看着我们,你们这个功法,能不能走火入魔?”她说到这里,我想不能让她对大法弟子产生误解,更不能给大法抹黑。于是我赶紧解释: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不走偏,走的是最正的路。但是我们的功法是:修在先,炼在后。如果只炼功,不修心性不长功,也不是真修弟子。另外,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做好人,炼功身体健康,被关押在这里,心情都不好,表情自然不好。也许另有原因,是不是你们让他们穿监服、唱监歌、背监规?我们不是犯人,监规里面说,‘从新做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从新做人不变成“假恶斗”了吗?”她说:“是上面让这样做的”。我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因为我曾被关押过,所以我能以平和的心态对你们,也理解你们。但是你们完全可以从中做善事,善待大法弟子,这样对你们有好处,大法弟子也会感激你们的。另外我们是人在修而不是神在修,难免有不足”。本来她这次找我聊号,是让我穿监服、唱监歌、背监规。可是通过这次谈话,使她改变了想法,没再强迫我。并告诉号里的铺头说:“不让她放风了,免得放风时,让她唱监歌,有人问时,给她找个理由”。

二、做好事不忘证实法

曾经多次在购买东西时,对方找错钱,我发现后都及时返还。但我都不忘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然,我不会有这样的觉悟。并借此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遇上乞丐,我都给他们真相纸币,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碰到问路的人,我会将他送到地方,借此讲真相,救度他们。我家卫生间备有两个脏水桶装废水冲下水道,来我家的亲戚朋友问:你家用水表啊?我说:没安水表,缴年费,随便使用。但是炼法轮功的人勤俭节约,即使不花自己的钱,也不浪费,别人看得见看不见我们都会自觉去做好……。在我的带动下,家中的亲人也这样做。

三、救度众生不错过与我接触的人

我们日常生活所接触的人都是有缘人。不论是送水的、还是收废品的、还是坐车与我同行的、还是当官的等等,不分对像,只要能接触上,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视为自己救度众生的好场所。我先发正念清除我所到空间场范围之内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令障碍世人得度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解体。然后我就利用办事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只要自己有机会能接触上的人,我不错过每一个机会。一次,在公共汽车上,给一个常人讲真相,为了让他能够明白,我有意多坐了几站地。同学聚会、婚丧嫁娶等都是我救度众生的好场所。

四、向迫害我们的部门讲真相

去年,我在异地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九天。出来后,我到异地公安局以要钱的名义去讲真相劝三退。因异地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在转押我到当地公安局时,将我包里的四百多元钱私自扣下二百元,未向当地公安局交接。本来这二百元钱我已经放弃。后来我悟到,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不能助长他的恶习,以为大法弟子软弱可欺,再继续迫害其他大法弟子。其次我是想利用此机会讲真相。我连续去了三次。我首先找到了当时扣押我钱的巡警大队。当时,经办人员都不在。要钱不是目地,主要是我想利用此机会救度他们。正巧,接待我的是大队长,于是我就向在场的几个人说起了当时的情况,并开始给他们洪法讲真相,他们听了只是善意的笑,没有制止我。后来那两个人走了,我便开始给这个大队长讲“三退”。他竟然同意退了,并且帮我找到了勒索我钱的那个人。原来这个人是某公安局“六一零头目”。巡警将钱交给了他。我去找他,他吓的躲藏起来,并让收发室的警察挡住刁难我不让我上楼,说他不在。态度非常蛮横,问我是做什么的,找他有何事?我说:“刚才我亲眼看到他進楼了,怎么说不在?这里不是办公场所吗?你们这里有规定不允许找人吗?”他见我没被吓倒,就改换了一下语气,并说:“我没看见,那你上楼看看吧。”就在我上楼之际,有人看见他在一楼收发室隔壁溜掉了。结果,我上楼,他办公室锁门。我下了楼,就在收发室等着,收发室的人说:你别等了,你等到下班,他也不能回来。我已知道他躲藏起来,我是想以等人为由讲真相。于是,我就对收发室这两名警察讲起了法轮功,开始,他们不让我讲,说:在这个地方还敢讲法轮功。撵我走。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听真话?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多听一听法轮功的人讲真相对你们有好处,不然,敌视大法就没有未来了。警察边听边往外瞭望,怕有人听见,看得出,他们想听真相,怕别人听见。他们不再撵我,而且与我聊起了一些法轮功的问题。正聊着,一个人送来一些汽车票,给这个警察说:就要来这些,够不够?看到此情景,我又借机想证实法。我说:“我上班的时候,曾利用工作之便多报差旅费,修炼大法后看见钱我都不捡,即使捡到也是交公,你说我是在变好还是变坏?”听我这一说,他们反倒笑了,对我也没有了戒意,顺口说:工资争的这么少,不多报点差旅费怎么办?我们是小兵,又不当官。我趁机又说:现在共产党的干部,无官不贪。就这样很自然的讲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他俩都欣然的同意了。这两个生命已经得救,我也该走了。这时,警察才对我说实话:你哪天再来吧,他确实走了。就这样,我又连续来了两次,第二次,我找的这个人又不在。我悟到:这是让我多救几个人。我以找人的名义又找到副局长,我顺便又给这位副局长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并且他让我找主管局长。第三次,我找到了扣留我钱的这个人。他态度很蛮横,暴跳如雷。说那二百元钱付车费了。我说:“你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又没有把我送到家,我凭什么给你付车费?我不能拿钱让你迫害我们这些好人(和我一起被绑架的还有一位同修)。另外,两地相距才几十公里,打车才五十元左右,何况还是你们单位的车,你个人困难我可以帮你,这钱我可以不要,但我必须知道钱的去向,大法弟子的钱不是任由宰割的”。我说到这,他又否认了付车费。他强词夺理,说钱没在他那儿,在共产党那儿。他本想用他的狂喊把我镇住。当时我想:大法弟子讲“真善忍”,但决不纵容邪恶。我依然态度平和的说:“请你不要发火,既然钱不在你那儿,那我找你们局长,希望你不要再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我边上楼边想:难道这个生命不该得救?(我没放弃,回家后我又给他邮了一封劝善信,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我找到了局长,把整个过程讲述一遍。局长认真的听着。我说钱虽少,但你的部下这样做你是否知道?他说不知道。他要让我到主管局长那儿。我心想:自己还没给他讲真相呢。不行,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说:“我还想占用你点儿时间”。我便开始讲真相。从自身受益讲到大法洪传世界,又从天安门自焚讲到预言。他没有反驳。真相也讲的差不多了。有个人来找他。他便把我领到主管局长那里。我把自己被迫害的经过以及他的下属非法扣留我钱的事又介绍一遍。他也认为扣钱不对。他说:钱他肯定花了,现在要,他也不能马上给你,他接近退休年龄了,有些事他不在乎了,但我必须找他谈。我看他也认识到他的下属不对,就算了。主要是我想救度他。我说:“二百元钱不算多,但从中可以看得出,警察的思想境界。大法弟子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而迫害我们的警察,却将别人的东西私自装進自己的腰包,这不是坏人镇压好人吗?钱我可以不要,但你的下属的所为影响警察的形象”。我心想,他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我一定要多给他讲一些真相。我这一念刚出,他竟然让我坐下,似乎不反对我继续说下去。一开始他还说自己是无神论,相信“马列毛、三个代表”,我说:“我首先把你当作一个众生,虽然你是局长,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你拥有一切,首先得拥有生命,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度众生,不图回报。只要世人能得救,我们冒着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危险,用自己节省下来的钱,印传单,讲事实真相”。他说:“你们师父借助美国反华势力,想篡党夺权”。我说:“听你说这话,对法轮功还是不了解。修炼的人与政治无缘,我们师父传法救度世人,中国人是人,外国人不也同样是人吗?现在大法洪传世界,不知你是否想过,法轮功在外国是正的,在中国怎么变成邪的了呢?我们师父教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我们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什么坏事都不做,炼功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怎么是邪的呢”?我还给他讲“藏字石”的事,正好他桌子上的电脑开着。我说你把“藏字石”这几个字输入,看看大法弟子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果然打开这一页面认真的看着。我习惯于先讲真相后劝三退,而且是人多时不急于让他们向我表态(因为常人有思想顾虑),单个人时,我就告诉他们退了吧,大法弟子和常人不同,是为了你好,是讲修口的,不会告诉别人的,也不是让你在单位退。用真名、笔名都行,心到佛知,只看人心。一般都能退。就这样,我给他讲了近两个小时,而且给他做了“三退”。他也笑呵呵的同意了。

五、修好自己,也是在证实法

有些常人虽然不修炼大法,但是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的时候,他们会用大法去对照。所以大法弟子的言行,对救度众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家中,有时我哪儿做不好的时候,家中的亲人会说:还修炼呢,神佛的嗓门可不象你这么高,好好修吧,差远了。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去年,在婆婆家,我刚从看守所回来的第三天晚上,丈夫多喝了些酒,我就多说了他几句,但说的过程中带有批评、指责。丈夫心情不顺,生气了,说:喝多还不是因为你,整天为你提心吊胆的。我却起了常人的争斗心,回击说:“又不是我自己進‘号’的,你不怨邪党还怨我”。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丈夫借酒劲打了我两耳光。结婚二十几年从未打过仗,当时心里有些承受不了,而且还当着公婆和他的舅舅的面。大家都批评丈夫不该打我。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转法轮》)我很平静的说:“我师父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刚才打我,我没还手,如果我不修炼是不会去忍的。我师父让我们遇事向内找,刚才是我不对,他喝多了,我没有考虑他的感受”。说到这里,刚才还怒气冲天的丈夫,突然平静下来,说他也不知怎么了,而且还向我道歉。婆婆也说我好,说我没白炼法轮功。第二天早上,我照样起早晨练,丈夫看我坐在他身边打坐,给我披了一件衣裳,还连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六、修炼中的不足

以上是我证实法中的几个例子。修炼中的事,能写一本书。由于平时不愿提笔,误认为写稿浪费时间。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写起。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自身还存在许多不足,不愿被别人说,有时不太考虑别人的感受,自认为走的是最正的路,别人就应听我的。好管常人中的闲事,明知人各有命,有时还是不由自主的去管。说话嗓门高,常以命令似的口吻去指责别人,性格急躁,执着自我、执着别人的执着等等。我常为自己不能尽快去掉这些执着而苦恼。师父说:“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越最后越精進》)是啊!这么多执着心不去怎能跟师父回家呢?

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要做真修弟子,尽快去掉这些执着心,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谢谢师尊!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