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实走好证实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九六年得法时一身病,几乎天天要吃药,而工作又很繁忙,孩子小家务繁重,拖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一天到晚忙上忙下,真是苦不堪言。一天我去找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她的家人说她外出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去了,不在家。我去找她时也看了一会录像,我听不太懂,就觉得怎么小腹发烫。第二天我看到这位同事,将我这一反映告诉了她,她说我缘份好,师父给我下了法轮,于是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我被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感觉身体好象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裹,非常舒服。这部法让我感到震撼,我决定要炼这个功。

本来天天都在吃药的我,在看书的那几天想不起来吃药。自此以后我这个大家公认的“药罐子”告别了医院,告别了药品,走入了修炼。

一、在被迫害中讲真相、证实法

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压向中国大地,遍地都是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谎言,形势非常险恶,象天都要塌下来似的。单位、家庭一齐向我施压,逼我放弃修炼。我果断的回答他们,要我放弃绝无可能,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炼。当时我已暗下决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修炼。

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意识到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严峻考验,我们修炼的人应该坚持真理,用生命维护大法。我该怎么办?开始我对去北京上访不理解,后来逐步认识到应该去北京上访,利用上访让上面了解法轮功,停止这场迫害。

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我连续到北京上访数次,每次上访,不仅家里天翻地覆,单位也很紧张。单位给我办学习班,每天由几个领导分别给我做工作。我就利用这机会给他们讲我的修炼体会,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上访,希望他们理解。我还告诉他们切勿对大法犯罪,不要给自己的生命带来损失。一天,有位朋友谴责单位的一位领导给我办学习班,说人家那么好,给人家办什么学习班嘛。这位领导回答说:“其实我们是切磋,我哪里说的过她嘛,其实我都想炼法轮功了。”后来我再遭到迫害时,这位领导确实尽力保护过我。

不管在北京还是在重庆被非法关押期间,我都利用一切机会给警察及被关押的世人讲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记得一次被关押在北京的一个拘留所,我在检查非常严密的情况下,将大法书籍(微缩本)带了進去。那天我们有四个同修被关到同一个监室,我们被关進之前已有一个同修被关在那里。我们四个向监室的世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当时就有几人想学大法。一到晚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就围在一起学法,那几个想学大法的世人放弃了打牌,和我们一起学法,其中一位说,在我们四个被关進来的前一天晚上她梦见她掉在好似泥浆的水中快要被淹死时,来了四个人把她拉了起来。我们都悟到此人与大法有缘,是慈悲的师尊让我们引导她得法。看守所警察从监控器中看到我们在学法,一天,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们全部调出监室,我正在纳闷时,监室里的“老大”意识到是要查监,我赶快请求师父帮助弟子,不让警察搜走大法书。而后我就把心放下了,并赶快利用这个机会给监室老大洪法。她跟我说,她出去以后也要炼法轮功,问我怎样才能找到炼法轮功的人。我说你只要有这一念,你就一定有机会。搜监结束了,我進去一看,监室里被搜的乱七八糟,唯独我放大法书的那个包还在原处一点没动。我们都很感动,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那些世人也觉得不可思议。在以后几年的迫害中,凡是遇到搜监,我都请师父帮我,特别是在劳教所,在监控那么严的情况下,我收藏的经文每次都未被搜走。

在看守所,我们几个同修绝食抗议迫害,并利用提审的机会给警察洪法,讲大法的美好。一个女警察对我比较友好,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来给我洪法来了”,我说你说的对,她说:“我看过你们师父的书,我知道法轮功很好,我家里的一个表弟炼了法轮功后变化非常大,人变得越来越好……。”那次与其说是“提审”还不如说我们在切磋。当时一个被劳教的人被带進来办手续,她对那人说:你就应该炼法轮功。她的意思是,修炼了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就不会干坏事,也就不会被判刑了。我真为这位警察这么明白而高兴。

一次,我们在北京居住的地方被警察包围,警察冲進来,把我们二十几个同修团团围住,当时我们大家正坐在约二十平方米的铺垫上,我想到北京同修为我们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多的资料还有很多没发出去,心里很难过。突然又想起我手头有一份由三十几名警察同修写给警察同行的一封信,那信写得非常好,应趁此机会读给那些警察听,让他们不要被中共邪党所利用,对佛法犯罪。我拿出了那封信开始读。开始我担心那些警察会制止我,没想到我读了一遍后,听到一警察说,“再读一遍”,我又读了一遍,又听到喊“再读一遍”,这样我连续读了五、六遍,后来有警察来录像,有的同修让我不要读了,我想我们堂堂正正,没什么可怕的,就是要让那些警察明白,我继续读,一直读到我们被警察带走。

为此,我被当作“组织者”,遭到警察的电棍电击。他们电击我的脸、脖子、手等处。近十分钟的电击,满屋子就充满了肉焦糊味,有些警察進来看到满屋的烟雾都说我被电的“够呛”,但我一点事都没有。那几个行凶的警察也在纳闷,怀疑是不是电棍出毛病了。只有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在为弟子承受。那满屋都是肉烟味而我却没受一点伤,至今,每想到这事我都很难过,泣不成声,师父呀!师父!您替弟子承受得太大了呀!你替弟子吃那么大的苦,弟子不情愿呀!

在当地被关押期间,虽然感觉形势越来越邪恶,但我没有放弃讲真相。在看守所,给同一个监室的人洪法,有几个小青年表示要炼法轮功。他们听到我们大法弟子天天在背《洪吟》,他们也想学,她们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也开始修心性了。以前彼此之间的争争斗斗,现在缓和了不少,能够谦让了。慈悲的师尊还在她们梦中点化他们放下“名、利、情”,其中一个还梦到自己在天上飞。她们感到非常惊喜,更加相信我们所讲的法轮功真相。一次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我栽了一盆盆的番茄,株株都结满了果实。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二、用修炼人的善对待前夫及其家人

我因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邪恶的迫害下,最后半年我没走好,被邪悟者欺骗,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每一想到这事,就非常痛心。

我从劳教所出来,家已破裂。丈夫经受不起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在我被劳教后跟我离婚了。我回家后,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以前充满快乐的家庭如今已不复存在,很不习惯,加上孩子因家庭破裂常常伤心落泪,特别是一到晚上就哭个不停,让我感到揪心的难过,我常常也是彻夜难眠。我不停的背诵师父的经文《真修》。那段时间真是难受到了极点,我这才知道自己的情有多重,以前还以为自己能走出去就已经看淡了情、放下了情,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放下。

我想不能被情所困,情这是修炼人必须修去的东西,我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学法,弥补这两年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形势,做好三件事。然而以前夫妻之间的一幕幕老是出现在脑海中,稍不注意就又想到了他。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抹掉那些记忆。我也知道不该外求,可当时就是去不掉。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个多月我才从情中挣扎出来。以后即便还有干扰,我也不难受了,看到孩子的爸爸,我觉得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了。那时我常常告诫自己:我是为同化大法而来,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而来,自己负有历史使命,还有很多众生在等着得救,自己不能陷在情中不能自拔。现在我觉得已没有了这个执著了,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此时让我想到更多的是怎样圆容这些过去曾经是一家人的人。

离婚后怎么对待孩子的爸爸和以前的公公婆婆及其一家人?我们修炼人绝不能跟常人一样,常人的家庭破裂后,有的夫妻双方甚至变成仇人。我们修炼人要善解这一切,圆容好这一切,因为自己还要给他们讲真相,使他们得救。

我碰到前夫的家人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亲热。他们都说我是好人。过去的公公婆婆常常表示,他儿子与我离婚是迫不得已。我每年都会去看望两位老人一两次,每次去都给他们讲真相,送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给他们。开始只要一说到法轮功他们就会马上制止,不让说。我没有灰心,我常常想,我以前是很爱面子的人,谁要对我不尊敬,我也不会再与他交往。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是修炼人不能那么做,因为他们也是被谎言所欺骗的,如果不明真相他们就没有未来,他们既然跟我曾经是一家人,我就有责任让他们明白真相,让他们得救。我坚持不懈的耐心的去做,慢慢他们不再制止我讲真相,我给护身符他们接受了,给一些资料和真相光盘他们也接受了,最后我劝他们做了“三退”。为此我很感触。这两位老人曾经都当过单位的邪党书记,受邪党的毒害很深,能从那邪窝走出来还真不容易。由此我体会到师父告诉我们的“善的力量”很大的法理。

前夫家其他的亲人,凡是有机会接触到的,我也不放过讲真相的机会,他们陆陆续续都作了“三退”。对前夫,我也抱着善心对待。我感觉他很顽固,对我有怨气,认为我不该去上访给他带来麻烦,他听不進解释,给他讲真相难以讲到位。

一次过年,接到他弟媳打来的电话,叫我和孩子到她家吃饭,我顺便问了一下有哪些人去?她说他们全家都在,包括孩子的后妈。孩子听到了,很不高兴,因她不喜欢那位阿姨,她坚决反对我去面对那样的场面,说不好处,太尴尬。此时我想,遇到任何事情对我们修炼人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该面对的时候到了,可能有我该去掉一些心的时候到了。我不是想圆容吗?不是想给她讲真相做三退救度她吗,机会来了我怎么能放弃呢。我就给女儿做工作,我把我想到的给她说了,然后又说,你也是大法小弟子,我们跟常人不一样,要是以前,要我去面对这样的场面,不用你说,我也绝不会去。我还说让你阿姨通过这次的接触感受到我们修炼人的善,今后你和你阿姨的关系也可以得到一些改善,如果她能听真相,她的生命就有机会得救。

好不容易才说通了女儿。我们买了礼物到了女儿的婶婶家。一進屋我热情的和他们各位打招呼,特别是主动的去向孩子的那位阿姨打招呼,感谢她在我困难的时候照顾了孩子。我看她不太好意思,就没给她多说,还是象以往一样一头扎到厨房去帮着做饭。我给孩子婶婶讲“汶川地震”中明白真相的世人得救的情况。她婶婶是他们单位的负责人,也是邪党党员,受党文化毒害非常深,给她讲真相很难。一次她出国旅游回来给我讲国外的法轮功不知得到多少好处,那么卖力的宣传法轮功。当时我听了真难过,我说他们做的是最好的事,是在做救度众生的事,共产党在毁众生,他们是在救众生,利用一切时间,利用自己的钱在尽心尽力的做这个事,目地是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远离犯罪的团体,走过人间大劫难,生命真正得救。我说你冤枉他们了。我又说,你想一想,他们的经济收入都比我们好,但不管刮风下雨,甚至是下大雪等恶劣的天气下都在坚持这么做。这种情况下,就是给你钱,你干吗?你说还有些是老太太,人家都是儿孙满堂到该享福的年纪了,还受那份苦,就是拿钱给她,她也不一定愿意做吧?他们都是自觉自愿的在做最好的事……。那晚我就劝他们夫妻二人“三退”了。饭做好后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吃饭,我还是象以往那样和大家说说笑笑。吃完饭,我找机会将真相光盘发给他的弟弟和侄儿。看到他们聚在一起打牌不好讲真相,我也没有机会单独接触孩子的阿姨,我就只拿了两张护身符给她,孩子他爸拒绝接收,说我们不信这些。在那种情况下,我没有多说,向他们告别后带孩子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女儿高高兴兴,我也觉得自己的心态还不错,也没有女儿先前估计的那种尴尬。心想以后有单独见到她阿姨的机会,再给她讲真相,做“三退”,让她生命得救。从这次聚会中,我体会到放下情,没有了人心,只希望别人好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从那以后,孩子与她的阿姨见面时,她阿姨对她比以前更关心些了,孩子每次回来,不象以前那么难受了。

三、在工作单位证实法

一次单位开大会,动员学习邪党魔头的所谓“三个代表”,当时大家都在下面议论,什么“三个代表”,都觉得好笑。大会开始后,单位领导相继发言,在发言中他们还有意谈到了法轮功,说的都是中共邪党的诬蔑之词。我听后非常生气,他们在诬蔑法轮功,让单位同事在谎言的欺骗下,在无知中对佛法犯罪,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当时我被人心带动,未冷静思考该怎么去抵制,只是非常生气的离开了会场。我下楼准备离开单位,可突然感觉身体不对劲,心里也特别难过,我想肯定是自己做错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在单位楼下的花园里走了两圈。冷静思考我该怎么办?我想这是给我证实法的机会,自己敢去北京上访,敢在邪恶的黑窝里、在恶警面前证实大法,反而在单位该证实法时不愿面对,要逃避呢,是自己有怕心、有私心。大法弟子能允许这样的罪恶在身边发生吗?今天不是让大家都发言吗,我得赶快回去发言证实法。我快步上楼,走進会场。等正在发言的同事一说完,我马上抢着发言,我说:什么“三个代表”我搞不懂。上面的一个政策好不好那得大家说了算,首先就得听取老百姓的意见……。共产党不是讲“批评与自我批评”吗,我感受到的并不是这样,根本就没有言论自由,也听不進任何意见。听到我讲到这,几个领导吓坏了,赶快插话制止我继续说下去,我赶快说:“好事就是好事,不好的事就是不好的事,历史会证实这一切。”其实单位同事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下来后一位同事对我说:“你胆子好大,在那样的场合你敢那样说。我还有点佩服你。”我感谢师父在关键的时候点化我,给了我证实法的机会。自此以后,单位开会,凡是我参加时,领导很少直接再提法轮功,就是一些邪党认为的敏感日,他们不得不强调时,也只是说“国外的反华势力”如何如何,大家都觉得好笑。那次过后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看到天上的云彩中站着一男一女在拍手,他们是谁?我猜想是不是我天上的父母因我昨天抵制诬蔑大法而鼓励我呢。

因为我以前在单位的表现,特别是修炼后的表现给单位领导和同事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从劳教所回家后同事们都欢迎我回单位,用大家的话说,我的“口碑很好”,无论对大法理解的、不理解的,我回来后对我都客客气气。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凡是该承担的工作就一定要做好。由于工作勤奋、认真,在回单位的第二年,我被评为单位的“先進个人”,当时我不敢相信领导会同意,同事说:“这才叫公平。”

因我工作认真,一些较麻烦的任务下达后,单位总要抽调我去做。如“评估”、“设备、资产清查”等。一位领导承担的建室的基建任务也点名一定要我去帮忙,说我办事他们放心。而我从来也没办过那类的事,按他们的标准来建室,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我想,这个领导那么相信我,也是因为他知道我们修炼人不贪,不沾,品德高尚,他信得过,做好这项工作同样也是在行动上证实法,把自己修好的一面展现给世人,为以后讲真相打下基础。恶党不是说我们修炼人“不要工作”,“不要家庭”吗?是邪党把我们关起来,是邪党停止了我两年多的工作,每月只发给五百元的生活费,还把这两年没工作的账算在我头上,涨工资都受影响。他们非法关押我两年,使我的家庭破裂,如果我是一个“不要工作”的人,领导能信任我吗?如果我是一个不要家庭的人,离婚后孩子能宁肯放弃他爸爸那边的优越生活甘心情愿的来跟我共同奋斗吗?我要以我的言行来揭穿中共对我们大法修炼者的诬蔑。

当我同意接受这项工作后,那位领导让他们请的一位搞基建的老板给我谈了他的设计想法,我请这位老板把预算中的详细款项打印了一份给我。我仔细看过,反复思考后,发现了很多问题,觉的这个设计不合理,也达不到单位领导的要求。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那位领导,并谈了我的方案。他听后非常高兴,觉的按我的方案,这个室建好后会非常美观。我亲自找各方施工老板作预算,结果等各方老板的预算出来后,比原方案几乎节省三万多元,而且整个布局合理又美观。该室建成后,该领导非常满意。这个室也就成为我们单位的一个亮点。

我能将这件事做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力量。

在单位,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讲真相。我善待与我接触的方方面面的人,我找机会让他们明白真相,实在没机会讲真相,也要告诉他们怎样做好人。当然有时心态不稳,怕心出来后,也会失去一些救人机会。

我也根据不同情况,利用坐车、买菜、到商场等的机会给遇到的各界众生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按“真、善、忍”去做好人,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修炼十三年,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没有大法的指引,在这么邪恶的形势下很难走到今天。以后我将一如既往,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停,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