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一年

——在正法修炼中不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转眼又是一年,已是第六次大陆法会交流了。回首修炼中每一步走过的历程,无不包含着师父的无量慈悲。法会心得交流是师父留给我们大法弟子的,身在大陆的大法弟子更应该珍惜这份机缘,用修炼中的切身体会,证实大法,颂赞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是湖北某边远地区的一名大法女弟子,不到三十岁。在这一年中,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还差远去了。仅仅就那些简单平凡的事情中也足以见证一个修炼者在正法修炼中的升华,大法对一个修炼人的改变。借此法会机缘,将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体悟写出来与大家切磋。

一、放下自我,配合整体营救同修

今年年初,几名外地同修来我们边远乡镇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其中只有一名外地同修走脱,两名外地同修和一名本地同修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当天知道消息后,马上通知了所有本地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营救,走脱的外地同修赶紧通知了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和他们当地同修。

可是旧势力的干扰,给外地同修和本地同修造成很大误会、间隔。比如,外地很多同修闻讯赶来,要本地同修配合发正念要人,大家没有联系好,本地同修去看守所发正念时,外地同修去了派出所,他们到看守所时,本地同修知道他们去了派出所,又赶住派出所,刚好岔开了。于是外地同修说本地同修不配合,本地同修说外地同修家属不来要人。而后看守所放出消息来说本地的法轮功学员马上就放人,又造成间隔,外地同修说我们只管当地同修,不顾他们了。后来大家会合以后,似乎有点不欢而散,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走了。他们坐火车离开时有当地便衣跟踪到外地,很久才摆脱。

几天以后,本地同修没有配合邪恶,正念走出来,一些外地同修误认为是妥协出来了。大家相互间存在了间隔,难以沟通。外地同修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我和本地的协调人商量后,在网上和外地的同修联系。

那些天正是我工作最忙期间。工作了一天,晚上六点多下班后再和协调人商量下,再去网吧上网,把事情的最新進展告诉外地同修,告诉他们我们是如何做的,希望他们能够配合怎么样做,希望和他们沟通好,营救同修。连续几天,都是如此,我晚上一下班就急切的跑去网吧,看他们有没有留言,很晚才回家。

可是好几天了,我发了好几条消息,他们也只回答了一两条,而且感觉答非所问,好象很漠视的样子。瞬时我有些不平衡,即使自己工作再忙也还是这样的关心、这样的付出,提出了那么多建议,他们不采纳,又不肯说出他们的想法,不拿出他们的方案来。我感觉有些气不过,还有些委屈了,再和协调人商量时,协调的同修说我有情绪了,说话语气也不够善了,要我好好向内找。

确实我说话是有点愤愤不平的了,当时我明白了,一定是自己没有做好。这几天忙的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学法,也没有好好的想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没有好好的找找自己的原因,只知道心急,着急做事,营救同修心态没有摆正。还有,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自己的意见没有被采纳,就生气,这不是在证实自己吗?嘴上说营救同修,可是心态基点都不够纯正,这样能配合好吗?老是说别人不配合,自己的原因却看不到。不管外地同修怎么样做,不管结果如何,放下一切人心,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其间看守所时不时传出一些消息来,有时说那几个人如何如何的“重点”,可能要送劳教,又有时说当地管不了外地人,可能很快转接手续,放了……不管是什么消息,大家都不为所动,同修一天不出来,正念不停。不间断的有同修接力式的在看守所旁边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同修。一个月后,被绑架的同修回到家中。

再后来遇到外地同修时,听他们讲,当时因为发现网上发的消息好象有被邪恶拦截,因为他们发现了跟踪,为了我们当地同修的安全,所以不再与我们联系;每次他们过来要人,过来发正念都不再通知我们。我听了很感动,很惭愧:还好当时我们能及时认识到,其实间隔都是我们自己的心生成的啊!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营救同修,大家都在默默的配合,大法弟子之间是无私无形的默契,“大道无形有整体”。

二、只要用心去做,一切有师父有序安排

我们的资料点已稳定运作两年,回想起建立起的过程,感慨,自始至终,如果没有对师对法的坚信,如果没有师父慈悲的看护,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不懂得什么打印技术,只是有心做而已。

当初我们本地资料点受到破坏,为了重建资料点,特意跑外地去,学会了如何打印,回来后,同修一起筹备了一套设备,资料点正式运转起来。之后,我们可以自己打印经文、小册子、《九评》和所需资料,不用再跑到外地去取资料了。在做资料的过程中,都可以体悟的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下,只要我们用心到了,在纯正的心态下,打印机,电脑才能和我们如意的配合,稍有心态不正,打印质量就会打折扣。

对于打印机这种东西,我对它的构造一点也不懂,只晓得简单的操作步骤,如何打印出资料来。在我们心态纯正时,机子没粉时,它抽白纸时,有时我们放错页时,打印机会自己停下,让我们检查好后再打印。激光机用过一段时间后渐渐明白了点,不会再有太多的差错,就还有最麻烦的一点是拆鼓,清洗它,对此我是一窍不通,而我们本地没一个同修会拆它,就是本地卖电脑的地方都没有修鼓的,有时要清洗下它也要拿到省城去花不少钱。我一心想学会拆鼓,就这么一想,师父就另有安排。

在我去省城买耗材的时候,就遇到会修鼓的同修,用了一会功夫就学会了。而喷墨打印机,我就更一头雾水了,只知道没墨水了加墨水,打印不清晰的时候就用属性中清洗功能洗一下,喷头堵啊或者是進空气要排什么的,又不知道如何做了。

一次有两个懂技术的同修过来看了下,惊讶的了不得,那管子進了不少空气需要抽了,几根管子都是喷头那边一头已经空了一大截不供墨了,怎么还能打呢?其实就这个状态下已打印了不少光盘、周报、小册子,我还不知道它原来是不可以这样子用的。同修说这样用的话会烧了喷头的,而且根本就是打印不出来颜色的呀。同修马上抽了里面的空气,把它从新调好了。这一切的运作这样有序的安排着,师父知道我不懂得如何修理它,让打印机一切照常正常的打印着,而后又安排同修教会我如何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我们有心去做,这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掌控之中。

我们地方大法弟子不多,年轻人就更少了,购买耗材这一项自然就落在我身上了。我们这里卖耗材比较少,很多耗材是没有卖的,而且就是有的都是价格太贵,只好去省城买。我上班每个月只有两天假,但为了买需要的东西,就需要积假,为了节省时间每次都是坐夜班车过去,还是需要两三天时间才好。每次去都会遇到同修帮我们,介绍去哪里买光盘比较便宜,去哪里买纸比较实惠,哪里的墨水、粉比较好,价格又不贵,每次的时间都很紧凑合理的安排着,学法炼功交流的时间也不耽搁,一切看似忙却不乱,其实都是有序進行着。

三、面对婚姻问题,大局为重,理性选择

年轻的大法弟子恐怕都会遇到这个棘手的问题。当年的小弟子现在都已长大,好多已是大龄青年,我也是一个了。还好家里爸妈都走在修炼路上了,他们并不怎么样催促我,一切顺其自然。只是在人这个社会环境中,有工作,有同事,有乡邻亲朋好友,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一个人不结婚。在有些人看来,他们好象觉的炼法轮功的都是不结婚的,对此不理解。就是我的同事老板好友的大都知道我是修炼人,也了解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对于我每每拒绝他们介绍朋友,也是不理解的。就此我有时也不知道怎么样摆正了。

后来,因为学技术,遇到一个有类似问题的甲同修,大家开始交往。后来甲同修跟我提及结婚的问题,我就犹豫了。都是修炼中的人,对于修炼中的事情、技术交流,大家畅所欲言,没有任何避讳,一提及婚姻问题,都会卡壳了,因为其实大家都并不想走这样的路啊,只是在人类社会存在这样的理不好处理,不结婚也会带来一些人的麻烦罢。

曾经的我是谈婚色变,从不敢触及,唯恐结婚后不精進,后悔莫及。现在能遇上一个好同修,我是想考虑一下。而事情并不顺利。首先是家里人,我妈不太同意(我妈刚走入修炼不长时间),说是八字不合,我周围的同修几乎都不赞成。而甲同修那边周围的同修也大多不希望他结婚。

在此先后几天里我两次梦见婆罗花,第一次是惊奇,没往深悟。再梦见时,就是惊醒了,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为师父下世正法而开,正法修炼万古机缘难遇啊,这不明显的在点化我要珍惜时间吗?甲同修负责一片地区的资料,供应很多人资料,而资料点是绝对严肃的,决不可以掺杂人心去做事,那我是不是对他起了干扰作用呢?如果我真和他结婚,将来他的工作环境也必定会有所变动,我们地方资料点人员也将从新调动,是不是扰乱了原本有序的安排呢?

此时我想到了曾和一个同修交流过的问题。同修当时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竟一时茫然,不知如何回答,就说了一句我不想结婚。同修当时就说了:结婚与否,看正法是不是需要。当时我也震惊了!多大的差距啊!同修事事都可以先想到正法需要,而我到现在还是什么事情都还是先想到自己。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嘛,做什么事都先想别人,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想想别人咋想的,看看全局,就知道自己应该咋做了。”(《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是啊,我想:大法弟子啊,什么事情都要以法为重,特别在这特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应该全力以赴尽好自己的救度众生的责任。如果一切顺应,没有任何阻扰因素,环境上又能更好的促進正法進程,救更多的人,那可能就是师父的安排。现在出现这么多问题,一定还是心性上存在问题啊!我毅然选择了放弃,但工作中应该协调配合的问题上和甲同修还是配合的很好。

事后,我好好好反省下自己,确实自己修的不够。因为曾经我动过这样的念:快三十岁的女孩子了,姐姐又是在家里结婚的,姐夫在家又不修炼,在家和姐姐、父母住是不太好的,要么租个房子出去住,要么远离家乡,到外地讲真相救人就当云游去吧。再不行就只有找个同修结婚算了。其实基点都是站在人上的,并不符合正法需要。

资料点在家里,爸妈会一起发正念加持,急需资料时我没时间时他们也可以自己做。如果在外面租房,一个是自己本身工资就不高,再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天天上班时间紧,只有晚上回租房。那种离开家乡云游的做法其实不就是想避开世俗的矛盾吗?如果心不去,走到哪里也都一样会有人的闲言碎语。那种离开,其实和流离失所也大同小异的,也是人为的扰乱修炼的路。想找个同修结婚算了,其实是敷衍了事、不负责任的做法,因为我心里并不想结婚,只想做给人看看。即便真的结婚,就算是同修,恐怕也会心性关不断了,因为仅仅是凑合着结婚,对自己对同修都是不负责任的,连人的基本的婚姻理念都不符合吧。写到此,顿时思想清晰了很多,其实也是在写的过程中边写边明白了。

其实好象也才刚刚明白了“随其自然”的理,不会再被婚姻问题纠缠不清。结婚与否那只是缘份和各种恩怨的一种了断,一切走正就好。“当然了,还有一些年轻的大法弟子啊,和常人结婚,有的真的是被情拖下去了,变成了常人,比常人还常人;还有的人受到的干扰很大,自己觉的心有余力不足,又怕影响两人的关系,大法的事情又怕做不好,也知道影响自己的修炼,弄的最后心力交瘁、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冷静下来想想,这些事情都能解决。既然这部法在人世间这样传了,在常人社会中选定了这样的修炼方式,肯定在常人社会上遇到的一切都能解决,就看你怎么样去对待家人,能不能用正念去对待它,能不能用一个修炼人的正念讲清楚。如果处理的好,那就会好;处理不好,就相反。”(《曼哈顿讲法》)既然师父已经这样讲了,我从中体悟到:要不要结婚,那只是人的一念而已。就象吃肉问题一样,它的本身并不存在对错,大法在人间开传,只要我们走正了自己的路,人世间的一切问题都有它最好的解决的方式,都能在法中归正,也从心底更明白了师父讲的:“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转法轮》)

在写此稿前,一些法理自己还并未明白,写的过程中,头脑越来越清醒,法理越来越清晰。师父帮我拿下去很多不好物质,同时开启了智慧,让我明白了。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我们永远报答不了的,唯有精進再精進,尽好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不要让期待我们的众生失望,不要让师父失望!

谢谢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