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下一个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讲到:“过去我是说过,正法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很短。我多希望你们很快就成熟起来、很快就理智起来,使这件事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来,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现的那么强烈,那这件事情怎么完哪?怎么能说大法弟子修炼好了?”

我从中体会到了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的洪大慈悲,感受到正法是有时间限制。我们每一个走在前边的弟子做得再好,也是单个粒子在闪光,要是所有的粒子都发挥应有的作用,形成牢不可破的整体,达到“无脉无穴”的境界,那才是闪光的整体,“佛法”伟大法力的体现。这也是师父所要的,也是正法对我们目前的更高要求。

我想从叫醒身边同修做引子,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体悟,也希望“三件事”都很精進的同修,也关注一下身边没出来或起步晚的同修,互相提醒,互相鼓励,互相扶持,共同精進。

前一段我工作的环境中新调来一位年轻同修小飞。小飞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有十几个年头,在修炼上是進進出出,拖拖拉拉,始终不太精進。我俩接触前,按她的话说是:讲吃、讲穿、讲享乐,安逸心特强。提起大法,她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提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做的“三件事”,好象是别人的事;提起同修遭受的迫害,就是一个字“怕”,怕听怕看怕承受。

而且小飞还是一个“百变女王”,不是发色变了,就是发型变了,要不就是挎包变了,讲究服饰头饰要配套。每天的时间好象还很充裕,经常和朋友去逛街,一逛就是小半天,乐此不疲。我了解到小飞身边有好多朋友还没有“三退”。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中午我俩带饭,就试着和她集体学法,刚上来她怕声音大,怕外面突然進来人,怕这怕那,总是坐立不安,用她的话讲是:嘴上念着法,脑子完整地想着别的事情,总溜号,把思想拉来拉去的,感觉又累又乏外加紧张,这边的表现就是读法出错,声音发飘,毫无定力。

针对她的现状,我除了急还是急,有时语气严厉还带刺,真有点恨铁不成钢。转念一想,不对呀,师父安排她来,一定有我要修的因素。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我深深的体会到,唤醒一个同修,其身边得有多少众生得救啊,得有多大的天体范围被归正啊,也是在破除着邪恶对她的安排,加大着整体的力量。这样一想,就有了耐性。

我就和她大量讲修炼的故事,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有身边同修的,更多的是我亲身经历的。几乎每天切磋法理,她好象有问不完的问题,因为她法学的太少了,我就耐心的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先引出书中这方面的法理,再从我所处境界谈自己的理解和悟到的法理,即使我有的方面做不好,我也要从正的方向引导,共同朝正的方向努力。比如谈到身体不舒服的问题。我是这样谈的,医院是给人看病的,而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是超常人,是没有病的。身体上出现的不良反应,要正确对待,都是好事,从法理上明白了,才能真正体会“以苦为乐”的奥妙。即使承受不住上医院了,也只能说明这一关没过去放弃了,过其它心性关也一样,不要灰心,要及时吸取教训,找出不足,以后注意做好,失去的永远不回返,不要总悔恨以前做的不好,要永远抓住今天。

有的话我是反复说,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的容量在一天天扩大,也变的非常有耐性,好象都不会发急了。不知不觉小飞变了,变的不怎么上街了,变的能坐下来和我一块学法了,致使学法成了每天的必修课,可爱的小飞终于進入修炼状态。

接下来我又开始从正法的角度谈正法的要求,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做的“三件事”,不能只顾自己得救,还得想着处于危险中的众生。然后我就开始给她带大法资料,切磋明慧文章,小飞的悟性非常好,理解能力强,她一旦认识到是对的,行动会很快跟上来。我俩开始一块发资料、贴粘贴,面对面讲真相。我俩切磋的内容也随着修炼状态在变,常谈在做“三件事”中的经验和不足。她曾很感慨的说:“我浪费的时间太多了,法学得太少了,这几年连亲朋好友都没怎么救,即使偶尔讲几句,也不敢讲三退的事,怕人说我搞政治,原来是我不明白大法真相呀,真是太惭愧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飞逐渐学会了向内找,经常谈到自己执著太多,也想尽快去掉,提高上来,可有时还把握不好,忍不住,还是把人的痛苦当成了痛苦,没当是修炼中的好事,也很苦恼和无奈,只恨自己。这时,我就开导她,鼓励她,讲自己以前没过好关时身心痛苦的经历,这只是一个能使自己达到意志坚强的磨砺过程,加大容量的过程。不太明显的量变是质变的前提,不要心急,否则又是执著,多看几遍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这样下来,小飞几乎每天都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很快,象个欢快的小天使,脸上总挂着灿烂的微笑。

有一次小飞与朋友发生矛盾,她认为朋友说的不符合事实,冤枉了她,她当时是怨气冲天,愤愤不平。因为我知道当过不去关时,满眼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不足和不符合法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我翻开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念道:“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这话可能大家都会说,也都明白,可是到了关键时候就不去想了。每次法会上我也都在重复这些话,都在嘱咐大家。如果你们都能做到这一点,你们内部没有矛盾。”她听着听着,平静下来。又接着念到“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这一段法。然后我开导她说,就今天这事,你的心是怎么动的你是最清楚的,这一念如果不符合法,就及时纠正过来,如果符合法,你就问心无愧,应该高兴才对,还生什么气呢?不就是想让对方承认你对,来证实自己对吗?即使你今天表面对了,可你现在气愤的态度不还是错了吗?要学会宽容别人的缺点,不要总想着自己的委屈和苦衷,我们下世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证实自己对错的。这时她会发现是自己错了。这样的交流是经常的,我们共同提高的都很快。

目前小飞已能独当一面,看着她不断拿过来的“三退”名单,看着她肩挎装着大法资料的漂亮小包,看着她走街串巷忙碌的身影,看着她仍然穿着风光亮丽但已不执著的倩影,看着她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的精美包装和内容搭配的用心,看着她白皙清秀的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看着她如饥似渴看书学法的用功,看着她溶于法中不断克己精進的修炼状态,真是今非昔比。过去的“百变女王”已在大法的法理指引下,脱胎换骨,判若两人,现在还能提醒并带动她身边的同修也能更加精進,形成良好的连锁效应,也在加大着我们整体的力量。

同时我也发现一个微妙的变化,每次我们站在法上切磋法理时,思维敏捷清晰,思路顺畅无阻,法理在脑中很快展现,平时理解不深的法理也会瞬间打通而展现,另外还开智开慧,在“三件事”中点子多,加大了救度众生的力度,发正念时感受强烈,威力也明显加强。

在唤醒身边同修的过程中,我恨铁不成钢的急躁心、有时不符合自己起的怨心、语气带刺不善责备对方的心,统统在这过程中得到补漏修正,炼就了我的耐性,增加了我的承受力,扩大了容量。当看到同修经过不懈的努力仍过不好关时的痛苦,也非常理解同修,没有任何的指责,不断的给予真心的鼓励,甚至切磋时,感觉两心相通,毫无隔阂,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泪花。我俩的心在荡尽污垢中奇妙的升华着,不枉师父给我们安排这场绝好的机缘,这可是我们俩在大法中结下的圣缘啊。后来我们俩又分开,各自在自己的环境中不断的精進着。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我们要给你身体下上许许多多的机能、机制,都连带着法轮是自动运转、自动演化的。所以这个功完全都是自动在演化人,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的更深一层涵义。这些机制已象种子一样下到我们的体内,只要我们按照师父要求的心性标准真正做到的时候,就会得到法的启示和帮助,在另外空间的演化过程更是妙不可言。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