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甲流生死关头 幸及时三退痊愈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 患甲流生死关头 幸及时三退痊愈

  • 我再也不毁法轮功资料了

  • 患甲流生死关头 幸及时三退痊愈

    我有个亲戚家的孩子前日患甲流,要住中国医大,医大已满,这种危重病人也不收,大夫说:我们没法治,你最好上别处吧。亲戚没办法,托人住到了沈阳某高级医院(安全起见医院名略去)。我在亲戚去医院前告诉他一定为孩子做三退,告诉孩子“法轮大法好”。我原来曾劝这个亲戚为他家孩子退团退队,灾难来了能保命,他当时是不大信。这回大难临头,他很怕失去自己的孩子,他相信了。

    亲戚后来告诉我说:“大法太神奇了!”他说他在护理孩子期间,见到六、七个因这病死的,甲流病危病人的肺80%都烧白了。而他的孩子因退了邪党组织,出现奇迹了,一天天在康复。亲戚还说:“感谢大法师父!大法就是好!”孩子也说:“等我出院了,我也看看大法的书。”现在这个孩子已出院。

    我后来给他总结一句:不见棺材不落泪。话或许重了一点,但当时他看到自己的孩子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不能动、喘气都费劲的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灵丹妙药能起死回生啊。这里我代我的亲人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另外提一笔,这个亲戚在接触一位中医大夫时,这位老中医说:“现在把这个病给起了个‘甲流’的名字,过去不就叫瘟疫嘛。”

    在辽宁,现在很多人还不知道甲流目前流行到如此严重的情况,因为报纸电视没有报道,因为这事或许还未发生在身边。如果这事不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我这位亲戚也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共党会撒这么大的谎。

    这位亲戚还告诉我,这个病医院不报甲流,只报重度肺炎。因为按照医疗报销制度,这样中共又能省一笔报销药费的开支(按规定甲流要全额报销,重度肺炎按比例报销。)他说:共产党太黑了。


    我再也不毁法轮功资料了

    我叫刘侗,家住大兴安岭,今年14岁,是初二的学生。我由于看了诋毁法轮功的电视,加上学校政治课本的宣传灌输我看见谁家门上有法轮功传单就收起来撕毁了,有光盘就拿着当飞盘玩,还掰碎扔掉。虽然有法轮功学员给我讲过真相,告诉我别这样,会有报应,我也没有相信。,没想到报应真的落到我头上。

    一天,我跟几个小伙伴玩跳台阶,看谁跳得远,别人都没事,我却把腿骨跳折了。打石膏、打点滴,又吃药的,养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钱,遭了很多罪。可我还是没悟。看到法轮功传单还撕。

    直到有一天,妈妈领回家来一个叔叔,妈妈开始跟爸爸闹离婚了,今天吵明天干。妈妈终于跟爸爸离婚了,妈妈去姥姥家吃饭,爸爸去奶奶家吃饭。我回到家里冷冷清清没有了往日的欢笑,我成了没人管的孩子。我终于尝到了报应的滋味,我真后悔,没有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这么多年一直补课,花了那么多钱补课,学习成绩始终是班级差生、全年级后几名,成绩那么低。唉,我为什么要毁真相呢?

    法轮功资料是救人的,我再也不毁法轮功真相了。在这里我也告诉那些和我一样的孩子,吸取我的教训,不要撕毁法轮功传单、光盘,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6/213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