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位于抚顺大伙房水库旁边的一座三层楼里。真是费尽心机选了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迫害大法弟子。整个房子被树林掩盖着,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风景区,旅游度假休闲的地方。为了掩人耳目,这里挂着“辽宁省关爱学校”、“抚顺市关爱学校”的牌子。

这里四周用铁栅栏围着,2003年的时候,前后楼各有一条大狗,目地是看门和增加恐怖气氛。门卫也是凶神恶煞,扬言“谁要逃跑,我打断他的腿……”。从精神上、心理上施压,让人感觉很象到了“白公馆”、“渣滓洞”。

2009年4月,中共花巨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在各楼层、院外路口、门口设置了很多监视器,包括可旋转180度的大监视器,外形象个圆灯。

(一)洗脑班幕后操控者

罗台山庄洗脑班从2003年初开班一直到2009年10月份(每月一期,除冬天12月、1-3月外),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至少迫害了1000人以上。幕后操控者是辽宁省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办公室和抚顺市政法委、610办公室。这些邪恶之徒为了升官发财,互相利用、勾结,狼狈为奸,用法轮功当作踏板,向中共江罗流氓集团邀功。

(二)绑架、勒索

洗脑班每期开班,辽宁省政法委、610强制向各市610分配名额,各市610又要强制各单位、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抚顺的派出所甚至为了完成任务,花钱雇不学法轮功的人进洗脑班,一天20元。每送一个人,各单位要向洗脑班交3500元作为学费、食宿费。有的派出所不给交,让大法弟子自己交,这是昌图恶警干的事,加重了大法弟子的经济负担。好人被迫害,还要自己掏腰包,真是可笑之极,简直就是敲诈、勒索。

这些年来,锦州、朝阳、铁岭、昌图、丹东、葫芦岛、盘锦、辽河油田、大连、抚顺都绑架大法弟子,尤其是辽河油田,610和党政领导,为了名利积极配合辽宁省政法委、610,绑架近百人次送洗脑班迫害,还主动交3500元。

近几年,大连610邪恶之徒不断绑架大法弟子,从大连到抚顺,恶人们有时连夜往抚顺送人,耗费多少人、财、物力,花的都是百姓的钱,却不干正事、不干为百姓好的事,专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锦州的邪恶之徒更是狂妄之极,临走时,口出狂言“法轮功不倒,洗脑班不倒”。

(三)软硬兼施迫害大法弟子

恶人先是用伪善套近乎,好的伙食,劝说等方法。稳定后,邪悟妥协者,就用歪理邪说来欺骗、迷惑学员。不“转化”的,恶警就撕下伪善的嘴脸,威逼、利诱,亲情感化,车轮战、攻心战,不让睡觉,最后就以劳教、判刑恐吓。

这期间,恶人还花钱请来各类“专家”、“学者”、心理医生、法医、辽宁省政法委的、雷锋的战友乔安山、辅导过的学生陈亚娟,从各方面想方设法的诬蔑法轮功,还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从精神上、肉体上、心理上折磨大法弟子。

(四)目前洗脑班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警

1、吴伟,男,51岁,原抚顺教养院警察,在教养院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2003年被调到洗脑班,一直到2009年10月,一直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最主要首恶。

2、刘庆文,男,60岁,原抚顺教养院警察。从2003年开班一直到2009年10月,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人之一。

3、石青云,女,40多岁。原抚顺教养院警察,2003年初在洗脑班做“转化”工作,非常卖力。简直就是一个黑社会女流氓,目前在洗脑班主要是给陪教、助教发工资,保存档案,勒索钱财,3500元交给她。

上述三个恶警在抚顺教养院就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4、苏境,女,58岁。原马三家教养院女教所长,被辽宁省政法委610调到洗脑班做“转化”迫害。苏境,瘦高个,非常伪善、阴险、狡猾,她总看明慧网,很多大法弟子都给她讲真相,可她就是执迷不悟,快60岁了,还积极的助纣为虐,满脑子都是中共邪党灌输的歪理邪说。

(五) 洗脑班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三种人

一种是警察、包括抚顺市政法委的、稳定办的,如校长和副校长,抚顺市教养院的警察(保卫、防止学员逃跑),还有上面四个做“转化”迫害的恶警。一种是“陪教”,再一种是“助教”。

中共邪党利用这三种人来迫害大法弟子,他们虽然不同程度参与了迫害,但也是受中共邪党欺骗,被毒害的人,实质都是受害者。

“邪悟者”,恶警称他们为“助教”,他们专门散布邪悟言论,断章取义、故意歪曲法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妄图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执迷不悟。为了那点工资、个人利益,泯灭良心,助纣为虐,真是既可恶又可怜。

“陪教”是专门“看护”大法弟子的常人,是抚顺市各单位下岗工人,内退干部,党务工作者。男女都有,在50-65岁之间,有几个人在洗脑班已经干七年了,他们经过这么多年的接触,心里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可他们每期班都跟着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听那些诬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并且恶警们总给他们施加压力,灌输中共邪党文化,使他们受毒害非常深。有时候,他们挖苦、讽刺、讥笑坚定的修炼者,给他们讲真相,根本不听不信,有时还恶语相加,为了蝇头小利(他们认为这里的工作非常舒服,一日三餐免费,时间固定,工作清闲还发几百元工资,到哪里找这么好的工作……)昧着良心配合恶警:向恶警提供情报、监视并举报大法弟子的思想动态和言行。

有两个“陪教”要重点揭露在此:

1、陈英,女,60岁左右,矮胖,是洗脑班的班长。古人讲:相由心生。非常有道理。陈英从面相上看就非常狡诈、阴毒,不象个好人。我们为这个女人感到惋惜。她受中共邪党毒害太深,每天都要向恶人吴伟、刘庆文邀功、汇报大法弟子的思想状况。

2、李春良,男,60多岁,非常瘦,走路轻飘飘的,恶警们开玩笑叫他“小鬼儿”。他是洗脑班的“学习委员”,负责每天强制大家看诬蔑大法的录相。看完“党史”录相,他站起来慢条斯理的作总结,非常荒唐可笑,总觉得讲的“头头是道”,尽是诬蔑、诋毁法轮功的言词。他干党务几十年了,也深受党文化毒害。表面装得老实、和善,实质上老奸巨猾,骨子里都是中共邪灵的东西,自己却还自以为在做好事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