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安县法院的全国之最是怎么创下的

更新: 2017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吉林来稿)2009年10月23日下午一时许,吉林省农安县法院被警戒线团团围住。警戒线里侧每隔2米站着一个头戴钢盔,身着防弹衣的防暴警察,里面游荡窜梭着公安、便衣、还时不时有头戴国徽的法院人员出入。法院两侧一大群人被隔在警戒线外面。东侧消防车严阵以待。这一天,农安县法院弄出个全国对大法弟子判刑之最。

下午两点整四、五辆警车带着刺耳的叫声从南环路西面急驰而至,出人意料的停在了法院正门前。早已等候了几个小时的两侧群众来不及转到正门,警察就早已从警车上带下了七个人推进了法院大门。等候在法院门外的四位远道而来的北京律师,也被挡在了大门外,不准进入。约一刻钟刚过,一场等候了六个月的中审就在躲猫咪中闪电般结束了,其结果是跟农安法院3月27日的一审判决完全一致。高家店的韩喜祥、李凤鸣(各十四年)、王秀平(女)、赵玉书(女)各十年),合隆魏成十八年,农安镇齐云超、开安张万军九年。

面对如此重判,人们可能会有种种猜测,咱先不说这些人究竟犯了什么罪,咱先看看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法官是怎样判案的。古今中外您见过,听过没有原告、没有证人、没有旁听者、只有法官、“犯人”、及狱卒的审判吗?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私设公堂与拉到阴暗角落里的私设公堂哪个更恶,更可怕?土改时杀地主、资本家要问问老百姓:“该杀不该杀?”文革时知识份子被判刑凭“革命委员会”的一句话,今天似乎不是公、检、法被砸烂的年代了。已经进入“法制社会”,强调“以法治国”,“以德治国了”。所以谁犯没犯罪,该判多少年得由共产邪党的法官说了算了。其实这与当年借百姓之口杀人与“革命委员会”一句定刑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手段更加阴险毒辣,更具有欺骗性罢了。这种无耻做法也只有中共邪党才想得出,只有中共豢养下的公、检、法中那些泯灭人性、良知的走狗奴才才能做得来。

他们不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怕见光、怕见人吗?今天我们就让他们暴露在阳光底下。看看这群人到底是一副什么德行。

2007年9月26日,前面被非法判刑的七位大法学员先后在家被农安县原公安局局长徐刚、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协同当地派出所对大法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并把人绑架。在农安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08年12月19日,农安县法院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开庭。在庭审中李凤鸣不服,为自己无罪辩护,恶警拉出“法庭”用电棍电击、殴打数下后拉回“法庭”,经过近一上午的暗箱操作,一审结束了,然而,家属对结果却一无所知。09年3月27日农安县法院本想故伎重演,再次秘密开庭宣判。但这次家属早有准备,事先通过其他途径得知了宣判日期,并从北京请来了人权律师。宣判前一天,律师就已经到了,并到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李凤鸣等人。律师的突然介入使法院不法官员慌了手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刑事庭副庭长郭庆玺(也是当时的审判长)对家属要旁听证,满脸堆笑说:“你要旁听证可以,明天八点三十分开庭前带身份证到办公室领取,你们应享有的权利我们不会剥夺的。”家属问:“你这不应该有旁听证吗?”郭庆玺回答:“旁听证现在还没印呢,你就明天早晨来领吧。”

三月二十七日早七点五十分,家属来到法院,这时的法院已经戒备森严,十几辆警车与近三十余名警察布控在法院四周,并拉起了近百平方米的警戒线。家属进法院领旁听证时被看门人挡在门外,看门人说:“你们干什么?今天不办公”!家属说:“我们找郭庆玺庭长领旁听证。”看门人说:“旁听证发没了”。二十分钟后,没有家属旁听的庭审结束了。

下午,孩子又来到法院,找到了庭长郭庆玺,向他要判决书,郭庆玺拿出他自己的“法律”来唬弄孩子,说不能给家属判决书。当孩子把真正的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二条念给他听:“定期宣告判决的合议庭应当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时间和地点,传唤当事人,并通知诉讼人、法庭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和辩护人。判决宣告后应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郭庆玺竟说:“你别跟我说这个,这没有用,在农安县就没有给家属判决书的先例。”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农安县法院就失效了吗?难道农安县不是中国的国土,不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吗?难道农安县法院有自己独立的“法律”吗?

后来通过其它途径得到一份判决书的复印件,才知道七位大法学员以“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分别判了9—18年不等的刑罚。

律师气愤地说:农安县法院所有这一切都是违法的,他们是在执法犯法。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江泽民也好、《人民日报》也好、中央电视台也好都代表不了法律,更谈不上破坏了哪项法律的实施,这纯属无稽之谈。况且它们的一切法律程序都是违法的。审判前不通知家属,没有家属旁听,审判后不给判决书,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犯罪。

七位大法学员一审不服,集体上述到中级法院。

这之后农安县“610”、检察院、法院为了中审维持原判背地里上蹿下跳,动用了什么手段,我们不得而知,但通过一些迹象可见端倪。

其一、本应两个月后长春市中级法院就该做出重审,家属询问开庭的日期被当局一次次的推托、搪塞。其间又有一位大法学员汤莫秋被抓,家属请来了外地律师,但农安县法院找来了“610”、政法委(法院长副院长王连明;刑事庭庭长王长顺,主审判长郭庆玺,“610”办主任马驰,政法委书记高光野)百般阻挠说:不许请外地律师,要请律师就请当地的,得由我们来指派,看来请谁当律师到农安县这就不由当事人说了算了,照此下去,未来审判就不用到法院了,就到法官家里就办了。

其二、被请来的十四位律师有的在年检换律师证时无故证件被扣无法出庭;最后只来了四位。

其三、只转眼上诉期已过半年有余,2009年10月21日下午,家属得到消息说23日下午2点进行宣判,不开庭直接宣判。这显然是长春市中法和农安县法院相互勾结的暗箱操作,他们完全违反了法律“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不仅是对法律的公然践踏,也是对公民权益的公然剥夺。

家属把消息通知了律师,律师向长春市中法承办法官郑伟核实了此事,并确认“不是开庭,是直接宣判”。22日律师匆忙的赶到农安县,可是法院、政法委、“610”却层层设置障碍,百般阻挠。

此次“610”头子马驰,刑事庭庭长王长顺态度十分蛮横,所言更是肆无忌惮。找政法委的头子给看守所所长施压,拒绝律师的会见。当被律师质问时,马某竟毫不隐晦地说:“我们为了农安的稳定就是不能见,哪说的也不好使,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律师气愤的说:“这就是在耍流氓,简直连脸面都不要了!法院刑事庭庭长王长顺采用了一审时郭副庭长拖延欺骗之法对付家属索要旁听证。而且还不准律师进入法庭,这真是秀才遇上无赖,有理也无奈。

从这场长达十个月的审判闹剧中,我们终于看清了这群执法者的真实面目。这是中共豢养下的一伙丧心病狂的强盗、流氓、无赖、骗子。“610”是个什么东西,它想抓谁就抓谁,想关谁判谁,检察院、法院、监狱就言听计从关谁、起诉谁、判谁,想判多少年随心所欲。堂堂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都成了中共邪党“610”手中的玩偶。真是弄不懂,是什么迷失了你们的心智,让你们犯下了这弱智错误。想想看,“610”头子马某为什么要通过你们给大法弟子判刑,干嘛要借你们上炕,就象文革时的“革委会”那样直接判刑不就得了,为什么非要拉你们入伙?不就是借用你们的手中的权力吗?你们难道不知,这官印是不能借出的,它是要担责任的吗?大法弟子犯没犯法,你们比谁都清楚,也许正因为此,所以你们跟律师,跟家属躲猫咪,暗箱操作,私下判刑。可你们知道吗?你们那一笔落下就等于给自己判了刑,罪孽已经铸成,白纸黑字,无法抵赖了吗?

首先你们是为自己的良知人性判了刑。这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痛苦是你们那一笔造成的,就算是迫于上面的压力,哪怕是你们给判个一年二年,他们此时此刻也已骨肉团聚,享受天伦之乐了。可你们没有,而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采用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非给他们整整判了9——18年的重刑,夺了个全国对大法弟子判刑之最。你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们也有妻子儿女,当她们的孩子两年都不曾见到父母,就想借旁听机会合理合法的见父母一面时都被你郭庆玺、王长顺、王连明、马驰、高光野……残忍地拒绝了;当两个孩子紧追着警车哭喊着“爸爸”、“妈妈”时,道两旁的路人看了都为之心酸落泪,难道身为人父的你们就真的一点不动心,连一丝舐犊之情都没有了吗?但凡还有一点人情,看到那撕心裂肺的一幕你们都会寝食不安,时时遭受良心的谴责。

其次你们为自己的前途生命判了刑。你们以为给这么多大法弟子判了这么重的刑,而且还拿了一个全国之最,就出名了,上面就会重视你们,嘉奖你们,为你们加官晋爵吗?错了;文革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为啥自杀,几百个公安及官员是被谁拉到云南秘密处决的,这兔死狗烹的前车之鉴有哪个聪明人不去借鉴。如今的法轮功已经发展到了全世界。中共想再消灭法轮功已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了。有谁还那么不识时务愿趟这浑水,惹法轮功这件事呢。你们的抓捕判刑也迫使你们的上级参与了进来,你们以为他们高兴吗?他们还能提拔重用你们吗?做梦吧!你们的仕途已尽,前途无望了。

并且不久的将来你们将面临人间法律的制裁。你们非法判刑,迫害无辜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已被律师记录在案,同时也上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被世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对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你们以为靠着中共这颗腐烂透心的大树就可遮荫了吗?看看今天中共强权下的中国社会稳定吗?烽火遍地,民众维权,群体骚乱不断。刚刚发生南康示威,紧接着湖北石首暴动,才有通钢工人维权,又见河南林钢举事,拉萨硝烟未散,乌鲁木齐又横尸遍地。你们还认为中共强大,国若金汤吗?天象来了,不容你不信,天让你倒,不容你多想。法西斯德国倒台前,经济发达,家家有轿车,失业率0%;前苏联到台前号称513万军队,2000多万党员,30000件核武器,东德垮台前人均收入5500美元,是现在中国的五倍。共产主义垮台最长经历三年,最短的苏联解体只有短短十天。那么外强中干的中共还能有几天的寿命呢?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河谷风景区发现的距今二亿七千万年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不就是上天对它的判决,对世人的警示吗?“顺天者生,逆天者亡”这是自古不变的天理。有人怎么说都不信,那么你就拿身家性命去跟老天赌注好了。(上网到百度里搜索藏字石)

整整十年,善良的大法弟子不顾世人的白眼,嘲讽、谩骂和举报;不厌其烦,一遍遍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退出“党、团、队”组织,其实目的只有一个“救人”。为了救人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工作、家庭、自由、甚至生命,也只有救人才值得他们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他们以一当十,以一当百,争分夺秒地在同死神赛跑,一场全人类的大劫难大瘟疫已步步逼近人类了。他们不顾一切的救人,而你们却把救人的人关押起来,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吗?这是在毁灭众生,在杀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人不治天治,上网查一查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全国各地遭报的就有一万之多,而这种遭报还不止自身肉体的消亡。也许还有比这更可怕的,看看下面这件事也许你就明白了。

原河北省赞皇县纪检委滑海英是“610”负责人,所以县里的不少大法弟子被他抓过,送去劳教,为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他指使狱卒打大法弟子,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2002年2月10日,滑海英的长子滑恒外出骑摩托车被撞死,滑恒的三姑闻讯赶到他家,一进门就被滑恒附体,借他三姑的嘴对其父滑海英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所犯罪行痛述不已。见其父倔强木讷,又拽住滑海英的脖领反复大声说:“爸爸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滑海英大惊失色。此事在家族中引起强烈震撼。故去之人借人体还魂,必是真言相告。事后滑海英果真不再参与迫害。此事被明慧网披露后,河北省内高官又惊又怕,派专人前去调查真伪,扬言要弄个水落石出。他们找到当事人滑海英,滑海英顶着巨大压力,将事实全盘托出,最后还提出辞职不干了;派出调查真伪的省内高官又到当地百姓中明察暗访,所说都与明慧网报道的一致。前来调查的官员被真真切切的实情所震动。回去如实汇报,河北省内凡是了解此事的官员大为震惊,纷纷找借口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当事人滑海英被调到了赞皇县卫生局任职。

看了以上例子,也许你们会说:吓唬谁呀!我们咋没遭报呢?难道你们忘了这句古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必报。”那么什么时候才是到时候呢?古人云:“行恶不灭,前世有余德,德尽即灭。”如若再不积德行善,想尽办法弥补过错,恐怕遭报就在眼前,地狱大门即将向你们敞开了。


涉案主要迫害责任人:(吉林省农安县邮编130200)
吉林省农安县原公安局局长徐刚、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唐克,手机:13596014444  住宅电话0431--83237977
吉林省农安县高家店镇法律事务所(610)刘发
吉林省农安县高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凤堂。
吉林省农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出庭支持公诉张亚男
吉林省农安县法院副院长王连明,手机13364604777 办公电话0431--83271177… 8320998 宅电话0431--83271399
吉林省农安县刑事庭庭长王长顺,电话:0431——83270009……。83209967 手机13364600221
吉林省农安县刑事庭副庭长郭庆玺,电话0431--83270009宅电话0431--83239190手机13364484617
吉林省农安县“610”办主任马驰,手机:13756808311
吉林省农安县政法委书记高光野,手机:13353265678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二庭承办法官郑伟(邮编130000)电话0431——885586604
吉林省农安县法院审判长张显春 ,手机13610799711宅电话0431--83226669
吉林省农安县法院审判员李墨范 ,手机13364600654宅电话0431--83211955
郭庆玺妻子张柏丽 ,手机13364600217
现在的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局长由明言 , 手机13354300080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政委王华安,手机13364600002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管庆雷,手机13756998188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教导员郑永峰 , 手机1334146788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