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也是助师正法的一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伟大的恩师好!
同修们好!

在正法修炼中,有些学员掉队了,有的没有走正路,有的长期卡在关和难中出不来。我悟到,这些同修、昔日同修在正法时期已经得了法,要比常人更值得我们珍惜,所以我们应尽快帮助、唤醒他们,这是非常重要的。同时,帮助掉队同修的过程是我们修炼自己的过程,也是我们现阶段助师正法很重要的一部份。

过去我对这方面认识不上来,对昔日掉队的同修也知道应该帮助,可就是不重视,也不去做、也没有紧迫感。我被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得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约六十人,转化的有五十多人,不转化的大约有四个人。这个数字让我震惊。

师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的内容我记的还是比较多,但对师父讲的“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当时这几句讲法我印象不深,而且对邪悟者不仅有敌意,多多少少在潜意识中还有点看不起他们,所以帮他们的心很淡。

通过大量的学法我认识到了,我除了日常的证实法外,帮助昔日的、走不出来的、不精進的、关难中的同修也是我的责任;也是我们下世前的互相叮咛与嘱托;最近通过学《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后,又认识到这也是我们助师正法很重要的一部份。

一、帮助同修回到大法中来

有一个协调人(甲),这些年中做了不少证实法工作,因在婚姻问题上没处理好,又没能在法上及时归正自己,旧势力就放大甲的执着,让甲一错再错。到最后关难大的过不去了,在魔难中自暴自弃,放弃大法不修了,致使当地的大法工作受到了影响。因此事在当地同修中闹的沸沸扬扬,同修之间也矛盾重重。

听了甲所发生的事后,我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其实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要全盘否定这一切。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不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吗?不就是对众生的迫害、对正法的破坏吗?我们绝不能让它就这样毁掉同修,我们也不能放弃我们的同修。

因此事本地同修对甲的指责、埋怨,使难中的甲离开了本地来到我市,封闭起来,拒绝和其他同修见面。我当时和一个协调人协商了一下,暂时不和我市的其他人说,在不知道甲住址的情况下我们先发正念,然后我再通过电话和甲联系。

我打了几次电话甲都说他在外地,一会儿在这儿,一会儿在那儿。在我的诚意下,甲答应在外面见我一面。当时还有一位同修和甲在一起,这位同修对我说:你帮帮甲。当时同修对我充满了期望与信任的眼神,使我一直忘不了。我想甲同修千万年的等待与机缘如果因我们没有用心的去拉一把,岂不有违于我们下世前的互相叮咛与嘱托吗?他明白的那一面正在期待着我们的帮助,一个天体世界正在面临着解体的危险,他世界里的众生也正在苦苦等待着大法弟子的帮助。我告诉甲:“我知道你没地方诉苦,我今天就做一个倾听者,你把你的苦都倒出来吧!”他张嘴就是怨,怨当地的同修,怨其他协调人,怨恨离婚的妻子。我就静静的听着。

后来我又约甲见面,给甲带了一些光盘,和甲在外面交谈了一会儿,甲始终都说他不修了,甲的状态就是破罐破摔,怨恨心很大,当时我很难过的离开了甲。旧势力不就是要毁掉甲的天体世界为目地吗?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否定这一切的,不能辜负师尊的期盼与甲天体众生的等待,我一定要唤醒甲的本性,圆容师父的正法需要。

我们学法小组集体给他发正念。其他同修也给他打电话。大家为了帮助甲,经常让甲帮助买点东西,干点这个、干点那个。通过大家的帮助,他自己也在反思,慢慢开始听师父的讲法了,但状态并不稳定,还是陷在魔难中跳不出来。有的同修有些失望,我也不知怎么办好?责任感使我不能放弃,放弃了,邪恶烂鬼就会钻空子,就等于允许邪恶把同修拉入深渊,我们不能让旧势力得逞。

师父在《去人心》中讲:“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我明白了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只有学法,一定要甲参加学法小组,但还要根据甲的情况(爱面子、不愿面对别人,怕别人知道。地点还要离他近,法理还要清楚)找合适的地点和人选。

我给他找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该同修同意和甲一起学法,可很长时间过去了,甲也没有去。甲就是怕别人知道他的事,丢面子。这时我就非常严肃的毫不客气的指出了他的问题,告诉甲不能抱着这些肮脏的东西不放,必须突破自我,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后来甲自己主动到同修家去学法了。在学法的过程中,甲不断的升华,并在同修的帮助下,终于突破了自我,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东西全盘托出,一下子自己感到轻松了。在这两年里换了三个学法点。我两年多一直没有放弃对甲的关注,过一段时间和甲切磋切磋,有什么心结及时解开。切磋中甲感慨的说:如果我以前明白师父讲的这些法,我绝不会走这个弯路的。至此甲才真正的回到大法中了。

甲能回到大法中、能归正,是我最大的欣慰。过程中是师父给安排的一切。例如:房东要卖房子,师父就安排另一同修帮助甲找到一切都适合他的房子,房子一切设施齐全还非常便宜。其实我在帮甲时甲也在帮我,甲也真诚的指出了我的执着,使我及时的归正了自己。消除了和同修的间隔。

二、帮助同修冲过难关是我们的责任

同修在魔难中、在病痛的折磨中是多么需要同修的帮助和鼓励。我身边有个同修乙因车祸处在魔难之中,心性已经在低谷了。紧接着她又和其他同修发生了矛盾,陷入矛盾中不能自拔。因为很多同修都为她着急,去切磋时就忘记了考虑说出的话她能不能接受、能不能承受,而是超越她的心性去说,带有埋怨和指责的味道。再加上有的同修不修口,使矛盾越来越激化,使难中的乙同修难上加难,致使她后来不接受同修的帮助,感觉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我也为同修的这种状态着急。我想我干脆和她一起学法。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只有学法。在学法过程中针对她的心结在法理上切磋,使她提高上来。

我抱着真的为乙同修好、为圆容整体的纯净心态去和同修学法。我脑子里始终回荡着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最后对我们讲的那段法,想起来就流泪。师尊要我们慈悲的对待同修,就能够把问题解决了。同修犯了错误不是指责和埋怨,而是同情他,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认识到提高上来。如果我们真正的为他好,他明白的那一面会知道的,他会被我们的话感动的流泪,他会觉的我们很知心,值得信任。师尊要我们开创这个环境。

我想我应该按照师尊讲的去实践,使我们都能在法上提高上来。但当时同修乙并不欢迎我和她学法,以为是跟她闹矛盾的同修让我来的。她说不需要别人和她学法。我告诉她:我就想和你学法。心里想:你赶我我也不走。我和她刚学了两天她就感觉到好,她说我是师父派来帮她的。后来又有两个同修参加到我们的学法小组。我们在学法过程中,时常针对她的心结切磋,很快她就在学法交流中有了提高。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负责人有问题肯定是责任大,这一点大家知道,师父有无数的法身都在管,肯定不会放过他的问题、放过他提高的机会。可是你要过于执着他的问题,那也会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问题,也会让你通过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问题,就使他的问题可能因为你的心不去暂时先不解决。那更多人都带动起来参与这件事情,好,那就通过这件事情,把所有的问题全暴露出来,叫你们看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是不解决问题,不是师父法身不管。”

当我们学习了师父讲的这段法时,对她启悟很大,这段法就是针对她的心结,她也开始找自己了。在交流中认识到了自己的执着,可每次提到实质问题时就非常激动、愤愤不平,今天明白了,可明天心里又是过不去。我知道她心里很苦,有时候让你感到她好象受了天大的委屈。当时我心里非常平静,总是耐心的听她诉说,我按照师父告诉我们的去做,不怨她不指责她,慈悲对待我的同修。同时我也从来不顺着她去说别的同修,就是和她在法理上切磋。如果我要顺着她去指责、埋怨别的同修,那就会放大她的执着,那可能就会害了她。

我和她学了几个月的法,同修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了,从矛盾中也跳出来了。她是个小片协调人,她讲真相一直做的很好,而且还承担着其它的项目。我离开这个学法小组时,她对我说觉的我很知心。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只是用不指责不埋怨的心态对待她,和她在法上交流,有时也默默的给她发发正念。这本来就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应该做的。我只是有想让同修走出魔难的心愿,师父就帮我完成了我的心愿。

前几天我们又在一起学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时,乙同修对我说:“我那个时候怎么那样!”我真的为同修的提高感到高兴。

师父在今年的《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同修往出推。他是你们的同修,尽量的要能够使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环境中的温暖。”我们每个同修都应该去开创这样的环境,做让同修感到知心和值得信任的人。让同修感到这个整体环境的温暖。

三、帮同修要有诚心、有信心

有个同修到我市后只和我一个人接触,所以她需要的东西由我给她送。因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需要和她一起学法,使她不能参加集体学法,她居住的地方离我们很远。我想这样对她提高不利,而且我自己的层次有限,这样会影响她的提高。我就建议她建个家庭资料点,上明慧网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周刊和资料都可自己下载打印,需要什么都可以自己做。我知道她有这个能力,而且文化知识也高,很快就会掌握这一切的。可是她对计算机感到陌生,总是有畏难情绪不愿意学,觉的非常难,还说我不想去她家啦,意思是我想把她推出去。

回家后我就反思:为什么她有这样的想法呢?我找到了是我强加于她,没有和对方商量,而是告诉人家你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好象命令人家一样,这不是没有体谅别人、为别人着想吗?找到后就及时归正自己。我耐心的给她解释我的想法,她勉强同意了。

我先给她买MP5,让她感觉到用这些电子产品使用起来很方便,然后告诉她上网非常简单。但她要学时干扰很大,打开电脑,刚把防火墙安装上就死机,启动都启动不了。她丈夫(当时未修炼)本来就反对她上网,怕出问题,她又不积极。因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发生了冲突,其实从新做系统很快就会好,但我没经机子主人(她丈夫)同意就没敢做。后来她丈夫把电脑拉到电子城花钱给装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她家让她上网。她告诉我:她丈夫临走时给她交代了,电脑刚修好,不让我们动。我说:连上网后点一下“小鸽子”就上去了,我把“小鸽子”给你拷上,你先看一下怎么上。我想她一看这么简单就有信心了,谁知刚一点“小鸽子”屏幕马上就变黑了,再怎么启动也启动不了了。当时我就傻了。连续试了好几次都不行。同修还安慰我说没事。

从技术上分析也不应该出这种现象,一般都是把破网软件自动删掉,除非厂家带的系统有问题。从修炼上找,我做这件事情是对的,但太执着了。在这期间也没发正念清除干扰。现在把电脑弄成这样又怕她丈夫回来跟她发火。又担心同修对我不信任,以后不再学了。又后悔人家不让我动,我真不应该动。这些想法、认识,哪里是什么正念!这不是怕心、名心吗?怕什么,怕自己的名受到损失。其实这不是旧势力在钻空子吗?旧势力要达到的目地就是不让她学,不让她提高。找到了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我就发正念清除它们。我下决心一定要教会她学电脑。她丈夫回来后,我赶快到她家给他道歉。没想到他没发火没埋怨,自己又把电脑送到电子城装系统去了。

她丈夫看到我们这么坚持,就给了我们一台笔记本让我们用。我们装上了自己的系统后,同修很快就学会了上明慧网,并能下载浏览。我又把她丈夫的笔记本也装上了我们的系统,希望她丈夫能上“自由门”看新闻。她丈夫觉的我们的系统比原来的好用,因为他们单位计算机高手的系统经常受病毒的感染,而他的机器却不感染病毒。后来他把台式机也让我们随便装系统、随便用了。

同修确实掌握的很快,不仅能下载浏览。自己也学会了装系统,打印文件,自己还琢磨着做书,做出来的书很整齐。回到她们当地后又带动了其他同修买电脑,打印机。还教会了八十多岁的母亲学电脑,浏览明慧网上的文章,现在老太太经常在网上看文章。

同修大量阅读明慧文章后,觉的提高很快。不久同修的女儿、丈夫也得法了。妹妹病危时,同修把妹妹和姐姐接到她家,让他们得法。她姐姐一直反对大法,连她母亲都不相信她姐姐会得法。一个多月后她妹妹的病好了。姐妹俩都得法了。同修让妹妹也带上电脑回去上网。弟弟和弟妹看到她们的变化后,也由反对到支持大法。妹妹的变化使妹夫也开始学大法了。亲戚们看到她姐妹的变化后,有的也三退了。由于她自身做的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帮助这么多人走入了大法,这种后效应真的让人感到非常可喜。师父看到我有帮助同修的这颗心,同修提高后又生出了救众生的心。师父就帮我们完成了我们的心愿。

四、及时帮助身边的同修过好一关一难

这几年我市早走的同修很多,给一些同修带来了困惑,给救度世人带来了难度。为什么他们能早走呢?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不重视自己平时的心性修炼和做好三件事,遇事不找自己。一关一难的堆积,到最后就堆积成了巨关巨难,在人间的表现好象是突然出现癌症或严重病业,或者是被恶警绑架。师父告诉过我们“碰到点魔难、碰点什么你都过不了,最后积攒到很大的时候就是一大关,那一大关你不放下生命你都过不去,那怎么办?甚至于关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旧势力不放你过去,而你正念又不足,你说怎么办?”(《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旧势力就是要把你的执着放大,放大,最后来一个生死关,目地就是要毁了你。

我们不能让旧势力再钻空子夺走同修的生命,所以我们就要在平时注意帮助身边的同修过好一关一难,看到身边的同修有什么心结和漏洞及时切磋,帮同修及时的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执着,不要积攒成大关、大难。我认识到这层法理后,我就先从自我做起。

(一)有个同修住院我去看她,我鼓励她赶快出院。她出院后我就放下要干的事及时和她学法、在法上切磋,尽自己的努力使她在法上提高上来。就病业问题和她从各个方面切磋,她始终都是放不下自我,患得患失。她就是钻到里边不出来。我和同修上午学法切磋她很激动,说她明白了,可下午就又不明白了,又回到老样子,满脑子都是自己的病。我总是耐心的和她学法切磋,可老问题总是不断的提。这样的状态时间长了,我的信心也不足了。因自己急于使她康复的心切,没有考虑到她当时的心理状态,不知不觉的讲话就急躁起来了,语气不是很平和,耐心也不够,使她也起了逆反心理。我意识到后就及时归正自己的不足,再和她交流时就不再强加于她了,尽量使她能接受,不再超越她的接受能力去谈。后来她在许多同修的帮助下,终于走出了这一关。现在三件事坚持做,几乎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每天都劝退十几人。有一次在讲真相过程中因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恶警绑架,但不长时间就正念闯出来了。

(二)有个同修这几年到农村讲真相做的很好,在一次讲真相中被恶警绑架,在洗脑班被转化后没人敢去她家。她确实被迷惑了。我当时和另一个同修商量着写信帮助她,隔几天给她家送一封,共送了三封。为了安全起见,后来有个她不认识的同修去和她切磋。同修很快就回到大法中来了。

(三)一次我帮同修解决技术问题,同修和我谈起家人(不修炼)去世后有些解不开的心结,同时还有一些其它的问题。在场的同修也因家庭关过不去很苦恼。我就及时找了在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和他们切磋,他们感到收获很大,同修的家庭矛盾也有了缓和。

(四)我讲真相路过一个资料点,想進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一只脚刚迈進去就看见她和丈夫干仗。因有其他人在场,我就退了出来。过了两天我就找了一个同修和她切磋,她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五)我看到身边的同修遇到矛盾时心里很苦,我就找时机和她切磋,在他心态好的情况下,指出他的问题所在。当同修认识到后,马上就释怀了,一下就跳出来了,因为这个同修有很扎实的个人修炼基础。

(六)有个同修的丈夫(同修)被迫害致死后,家里去的人就很少了。有一次和她切磋时,我和一个同修指出了她有些事情做的不对,她哭着给我们诉说了她的苦衷,我当时也掉下了眼泪,她在难中时大家对她关心不够,我也很少去。她的心和大家远离了,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想还是让她参与到整体中来。根据她的特长让她承担一个项目。我就在协调人会上提出我的想法,大家都同意。同修承担这个项目后干的很好,对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师父最近讲:“其实整个世界啊,已经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现在这个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对应着宇宙。”(《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这么巨大的使命,如果同修不修了、掉下去了、走不出来、不能走出来去做救众生的事,那是多大的损失啊!他自己的宇宙体系,和他有缘的世人代表的宇宙体系都会有巨大的损失,甚至被销毁。

师父讲:“大法弟子有很多是高层来的,也有从比较高的层次来的,象那些地方都正完法了。大法弟子修成是什么样可以预见的到,在正法的过程中师父就帮你圆容了。如果这个大法弟子中途没修那么高,那个世界也会解体掉,就在他能修多高的地方再从新给他圆容一个。如果这个人最后没修成,那就什么也没有了,就没有未来的天体,没有他的位置,他代表的一切也就没有了,和常人一模一样。”(《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我悟到明白真相后没得法的人还有在法正人间时期修炼的机会;可是得了法的学员做不好,就没有下一次修炼的机缘了。因此我们不能坐视同修的不精進,因为他们是正法时期得法的,走正最后的路是非常关键的。所以我们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想办法帮助他们,不要让他们被历史所淘汰。同时,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自己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只有学法。

我在帮助同修中体会到:帮助一个同修提高与归正,是需要放下自我,默默付出的。而且还要有诚心、有信心、耐心,要长时间的做下去。并且一定要根据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式和语言,最好能让他在学法的过程中,在法理上清晰,在法中归正。帮助同修时千万别到处张扬,那是证实自己,很容易被魔钻空子,也收不到好的效果。因为我们在帮助同修过程中,一思一念、发出的信息,甚至一个眼神、一句话对同修的提高与归正都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或影响。做的好就会对同修的提高和归正起到促進作用,否则会适得其反、事倍功半。

如果我们帮助一个协调人提高上来了,就能把一个片带动起来,把一个村的同修带动起来;如果我们帮助一个同修提高上来了,就能把一个学法小组、亲朋好友带动起来。就能够救度更多的世人,世人代表的宇宙体系的众生就得救了,那是救了多少无量的众生啊。所以帮助同修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能找回更多的昔日同修、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走出来,对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所以帮助同修也是助师正法的一部份。

让我们记住师父的教导:“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

后记

我写完稿后让同修帮我改一改,同修指出了好几个地方让我回家自己改,其它的地方我们当时就改了。我回家改完这几个地方后,发现这几个地方都是我有意隐去的,怕同修看见他的不足被公开了会有想法,怕伤害同修,怕同修对我有看法。

这不是一颗怕心吗?为什么怕同修说呢!这里边有为同修考虑的因素,真正的是怕自己受到伤害。为什么在后期修炼路上自己的怕心那么大呢?总是怕这怕那。怎么回事呢?

早晨炼功时突然悟到:我原来还有一颗怕死的心,这原来是自己没意识到的一个根本执着。我初得法时因对大法认识很浅,很看重自己的身体变化。因为这是最明显的受益,所以在炼功上很用心,法有时间就看,没时间就不看。看到常人为了名利、权力争斗,最后把自己搞的一身病,结局还是死。觉的他们很可怜。我们得了大法了,不仅从精神上解脱了,肉体也解脱了。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生、什么是真正的死。在这十年的被迫害中,尽管我比以前成熟了,可这颗不易觉察的怕心一直障碍着自己的提高。由于没挖出这个根本执着,大的关难能放下了生死,但没有做到时时事事都放下生死。找出了这个根本执着,我一下子轻松多了。

因此我体悟我们投稿不仅仅是为了证实法,向师父交作业,和同修交流,也是对邪恶的一次清除。写稿的过程也是我们向内找的过程,也是我们提高升华的过程,也是找自己不足的过程。同时我通过写稿,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责任和使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就帮掉队的同修而言,这不是简简单单的帮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体悟到他代表的体系背后又有庞大的体系,而他那个庞大体系中的粒子在更微观上还有更庞大的体系;认识到这是圆容师父正法需要。

稿子发不发表并不关键,关键是我们通过写稿后得到的提高和升华。所以希望同修珍惜师父和明慧网为我们提供的每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别错过每次机会。

个人体悟,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