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洪大,蝶变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一直都有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的愿望,可一想到自己的懈怠和太多至今放不下的执著,总觉得无颜面对慈悲伟大的师尊。今天在同修的鼓励下,才鼓起勇气写。一路上跌跌撞撞,太多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在这里,我选取最深刻的一些片段写出来,有悟的不好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谢谢!

一、得法

我今年三十三岁,是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得法的,至今快整整两年了。师尊是在我人生最灰暗、最无助的关头把我从地狱里捞起,并给我了新生。

得法以前的我,在同龄人中比起来算是比较得意的:当时做售楼小姐的我二十六岁时买了第一套房,二十七岁生日时男朋友送了一辆纯進口的德国名车给我做生日礼物。从二零零四年开始至今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营销部经理。有车、有房、有不菲的收入,可以说我是让很多同龄人和年轻女孩子羡慕的对像。二零零五年年底又不听家人的劝说,硬是一意孤行把车以极低的价格卖了,换了一辆奥迪A4,还非常骄傲地说这是我自己挣的钱买的,谁也无权干涉我。那时的我,张扬、狂傲、恣意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却浑然不知,还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现在明白自己不但造了许多业,还失了德)。

二零零六年初因为各种原因和男朋友分手了。当时的我心灰意冷,伤过、痛过以后,发誓一定要找一个比他好百倍、千倍的男人风风光光的嫁了,一解心头之恨。在这种畸型的变态心理作用下,我又经历了几次恋爱,每一段恋情都伤的自己体无完肤(现在回想起这些,觉得当时的自己幼稚、愚蠢的可悲,而且造下了太多的业)。直到二零零七年底,和当时的男朋友未婚先孕,经过检查又发现子宫里有三个子宫肌瘤。

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好领导和好同事(当时我已经知道她是修大法的,后来也是她给我洪了法)时,她看到我无助的样子,亲切的对我说:“你现在这样表面看起来过得很好,其实我明白你内心很苦。法轮大法是唯一的正法,非常好。修大法是唯一能救你的办法。也只有修大法,才能改变你的一生!但是修大法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也非常艰苦,你修吗?”看到她友善的表情和和蔼可亲的话语,联想到她平时的种种善行,我没有一丝犹豫,立刻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她:“好,我修!”

看到我坚定的态度,同修第二天就把《转法轮》宝书给我送来了,并且告诉我要认真仔细一字不落的反复看。我翻开书,《转法轮》三个大字赫然印入我的眼中,还有师尊慈悲祥和的笑容让我心里对即将面临的手术和未知的人生不再感到恐惧。由于我子宫肌瘤的位置影响,我在人流术后半个月又做了第二次清宫术。做完第二次手术回到家的第二天,同修来了。她先教了我第五套功法。就这样,在家休养的那段日子,我开始学着结印、打坐。奇迹出现了,我不仅一开始就能够双盘,而且只要手一结印,两眼微闭,舌顶上腭,就能感觉到两手之间有一根柱子在无限的变粗、延伸。期间也做过很多梦,梦到有人伤害我,要杀我,可每次梦里都有惊无险,总有人救我。经过看书以后明白,都是在另外空间真实发生的事情,每一次遇到险难,都是师尊在保护我,为我化解。

就这样,我非常幸运的能在人类的末劫时期成了一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随着学法的深入,也懂得了事事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提高自己,只是执著太多,一路走来跟头把式。

二、过情关,得福报

二零零八年的过年,也就是在我得法两个月的时候,我第一次过情关。当时谈的男朋友在过年时突然毫无理由的跟我断了联系。无论我怎么联系,他都不给我任何消息。由于当时学法不深,虽然知道遇事向内找,可都是抱着常人的观念和理去找自身的原因。以为是自己对他不够温柔,不够体贴,或者自己心太急,让对方感到压力了。直到和老同修们一起交流时,才明白是自己在过情关。也是师父看到了我对他、对爱情的执著,所以做了这样的安排,要我放弃执著。同修鼓励我:你一定要相信师父安排的才是最好的。既然安排他离开你,你应该感到是好事,而且情也是我们修炼人必须放下的执著。刚刚得法不久的我听得似懂非懂,也知道了按法的要求应该怎么做。可人的执著就是这么难放下,在同修们面前我一副完全放下了的样子,回到家依然痛不欲生,无法入眠,只有听着师父的讲法,心里才会平静下来(这一段时间几乎都把师父的讲法当成了催眠曲,现在想来真是对师尊最大的不敬)。就这样,整个过年假期,我都在家里看《转法轮》、听师父讲法。在看书的过程中,我从狂躁变的冷静。大假过完,我基本从痛苦里走了出来,继续开开心心的上班、修炼。

一直以来对婚姻和爱情都抱着美好期望的我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和美满的婚姻。自从学法以后,也明白这些都是常人的执著,到最后都得放下的。于是我开始在结不结婚之间左右徘徊,進行着复杂的思想斗争。同修也用她自己的经历善意的帮我分析。从看师父的其他讲法和明慧网上同修的修炼心得中,我知道,当自己对什么事情找不到解决办法的时候,就看书。在大法书中,一定能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于是,我在看书中悟到一个理:一定要结婚是一种执著,强迫自己一定不结婚也是一种执著。师父讲随其自然,得心里真正放下,不动心才是彻底放下了。我应该放下想结婚的执著,相信师父安排的路才是自己应该走的修炼之路。

去年四月份,经过一个年长的朋友的介绍,我和一个因妻子外遇刚离婚半年多的年轻的医学博士相识了。经过半年多的了解、相处,我发现了他身上与众不同的忠厚善良、诚实守信、博学多才、包容忍耐。而且他对于我修炼大法非常支持。虽然他不是大法弟子,我却发现他时时按正的标准在做人做事。我们的交往得到了周围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这时,我终于明白师父给予弟子的一定是最好的。在今年五月我们结婚了,和他与前妻的小女儿(今年十一岁)生活在一起,一家三口过着很温馨、幸福的生活。我时刻谨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女儿非常好,女儿和我也相处得非常愉快。因为受我的影响,她也非常认同大法,常常骄傲的对我说她也是师父的小弟子。一年多相处的时间,父母离异的阴影渐渐从她幼小的心灵中消失。她从一个所有人都不喜欢、很脏很臭、自闭孤僻的小女孩变得很乐观、活泼、开朗,成了人见人爱的乖乖女,学习成绩也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今年中秋大假前的班级考试,她还第一次考了全班第一名。我和婆婆也相处的非常好,婆婆也常常在亲友面前夸奖我。先生在事业上也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不仅他申报的研究课题获得了国内学术界很难获得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他负责的科室和学科也顺利通过“省重点学科”验收,目前他正在申请北美的实验室,准备去继续博士后的深造。我明白,这一切,都是我修大法以后得到的福报。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得福。看到自己从修大法一年多以来的巨变,想起师尊的苦度,再看看自己的不精進,总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刚得法时便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事情告诉了家人。妈妈和二姐非常支持,唯独大姐强烈反对。于是我们决定对她隐瞒我修炼法轮功的事情。大姐虽然不知道我在修炼法轮功,但她却看到我从修炼以来在我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在今年过年的一天,我借着和她两个人独处的机会,耐心地跟她讲真相,现身说法。告诉她我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有今天她看到的样子。她因此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和态度,也非常支持我修炼大法。

三、过病业关

二零零八年七月开始,我第一次过病业关。有一天突然感觉到小便时很痛,尿了几滴鲜红的血。我想起自己在前几年曾患过几次急性膀胱炎。我知道这是好事情,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呢。以前常人的时候是只要一出现尿痛的感觉,马上就吃最有效的头胞类抗生素。现在我是大法弟子,心得放下,不能老想它,更不能把它当成病。作为修炼人的理虽然明白,可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有些放不下。心想,不能吃药,那我就多喝水吧。于是平时不常喝水的我,开始一杯接一杯地喝水,然后不停地上厕所,希望能通过水把那些病菌冲出来,然后就好了。可是无论我喝再多的水,尿血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变本加厉,血越来越浓。我就拼命的看《转法轮》,然后想尿了也憋着,不去厕所。到了第二天,我一觉醒了,还沾沾自喜,看来看书真的管用,居然一夜没起来上厕所。以为症状减轻了,结果到了厕所,尿出的全是凝固状态的血块,而且小便依然是钻心的痛。当天我要到省城办事,公司距离省城有三十公里的路程,开车的间隙也没有地方可以上厕所,怎么办呢?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在心里开始跟师父说,师父,请您帮帮我吧。恰恰这时,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被迫害经历,发现很多同修在被绑架到邪恶场所后,大多都是背法。我就想,干脆我也背法。于是,带上《转法轮》就上路了。一边开车,遇到红灯时就看一段《论语》,行驶过程中就背。就这样,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到了省城的办事地点,我不但没有尿急的感觉,而且一字不落地背完了《论语》。一路小跑到了厕所,奇迹出现了,小便时尿痛的感觉完全没有了,而且尿里连一点血都没有了。心里那个高兴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现在悟到当时欢喜心又出来了)。心想背法真的很管用,当时还抱着人心以为喝水也起到一定的效果了。结果第二个月,同一个时间段,再一次尿血,但这一次病业状态没有上一次厉害。我又开始不停地喝水。可这次无论我喝多少水,尿血的症状依然时轻时重,而且持续的时间比上一次还久。

我跟同修讲到这个情况,她笑着说:“你还喝水呀。”这时,我才明白,一直喝水也是执著呀。我悟到了师尊是要我去掉对喝水的依赖心和执著心。同时我也悟到,我对那个尿痛也有怕心,怕心也是执著,也是要去的执著心。还悟到自己前一个月为了好病拼命的看书,不也是带着有求的心在学法吗?不能为了达到某种目地而去学法,其实都是带着有求的心在学法。都是执著心!“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第二讲)明白了这些,我首先摆正自己的学法态度,把心一横,我一定要去掉这些执著心。不再为了要减轻尿血的症状而一反常态的喝水了,小便时再痛我也不怕了。何况我这点痛苦跟那些被迫害的同修承受的痛苦比起来,算什么呢?就这样,去掉了喝水和怕痛的执著心,放下有求的心,我的尿血病业状态很快就好了。第三个月的同一时间,再一次出现轻微的尿痛的感觉,但已经没有前两次厉害了。这时,我已完全放下了对尿血病业状态的担心和执著,每天依旧学法、炼功、发正念。经过三个月的消业,我尿血的病业状态彻底消失了,至今再也没有出现过。大法的神奇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在我眼前,我心里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除了庆幸自己能够在正法结束前得到如此珍贵的大法,也遗憾得法太晚。

四、过心性关

非常值得庆幸的是在公司里连我在内一共有四名大法弟子。我们常常在老同修的提醒帮助下一起交流心得。因为大家悟的层次都不一样,所以也存在一些不同意见。但大家都能站在法的标准上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比学比修,共同提高,相处非常融洽。项目所在地和公司办公地址不在同一个城市,我因为负责营销,所以周一到周五必须在项目现场办公。因常人工作的需要,我和同修乙在工作方面的配合特别多。全新的项目对我们在常人工作中的每一个工作要点和细节都是更高的要求和标准。同修乙是负责给购房合同备案的,这个环节非常重要。购房者的个人信息及房屋信息一点都不能出现输入错误,否则将为我们的工作带来非常大的麻烦,也会给公司造成损失。同修乙以法为标准,认真仔细的对我返回去的合同核对。

在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我的疏忽,就出现了业主资料不齐或者置业顾问把总价的个位数与百位数写错位等等失误,导致同修乙无法顺利备案。也因为这些小失误给公司其他同事留下了我负责的营销部总出错的不好印象。我心里就开始对同修乙有些抱怨了。觉得她总是喜欢小题大做,把这些小事情告诉同修甲(我们工作中共同的领导,也是为我们洪法的老同修)。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特意抽出时间想早点回公司和同修们一起交流交流。那天同修甲就善意地给我提出了一些我在工作中存在的不足以及我最近一段时间在修炼方面存在的问题。听了同修甲的一番话,我首先还是态度很诚恳地承认是我自己的问题,也承认是置业顾问工作不认真,马虎才造成的。可这时常人的情就冒出来了,我开始为自己也为置业顾问寻找出错的理由,说大家有多辛苦,工作中百密总有一疏,只要不再出现第二次犯错,是应该原谅的。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心里还生出对同修甲的气愤心。心里愤愤不平的,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有出错的时候,我不也总是包容、理解了,也没有抓住人家的一点点失误而否定别人的工作成绩呀。为什么他们就只看到我部门的错抓住不放呢?凭什么同修甲一味的说我包容不够,为什么没有协调别的部门也要包容呢?心里那个气呀,可毕竟她是领导,心里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我还是跟大家为自己的失误真诚的致歉。

回家了,想起下午的场景,心里又来气了。还把一肚子的委屈、不平和气愤跟先生讲。把怨气吐完了,冷静下来,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问题一定出在自己身上,必须无条件向内找。找是找了,可是找得很表面。先是找出一点:觉得是自己因为最近常人工作太多,把修炼放到次要的位置上了。忽略了学法、发正念。救人的事情也在做,可做的力度不大。也就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件也没做好。心里正念不足了,邪恶就趁此机会把为私为我的不好的物质无限放大,所以又生出对同修、同事怨恨的执著心。于是,我开始加强发正念的次数,也坚持每天认真看一讲《转法轮》,坚持看《明慧周刊》,同时也时刻提醒自己放下对大家的怨恨心。但是嘴上说放下了,可心里还是放不下。一接到同修乙打来的电话,怨恨心就往出冒。到最后甚至一看到是同修乙的来电就不耐烦。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星期,矛盾终于彻底爆发了。一套房子因为我把单价上调了却没及时告诉同修乙,所以她根据手上的价格表算出的总价要比合同总价低九千多元。她怎么算也没搞清楚原因。后来她打电话到负责签这套合同的置业顾问那里询问原因。恰好我和同修甲都在场,一听说房屋总价差了九千多元,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懵了。然后接过电话就问怎么回事,后来搞明白了原因,我压着自己心里对同修乙的怨气跟她解释清楚以后,就挂断了电话。这时同修甲说了一句:“哦,是那套房款多了九千多元的房子的事情吧。”我说是。当时也没想太多。晚上下了班回到宿舍,突然想起同修甲原来早就知道我们把房价多算的事情了。看来同修乙早就告诉同修甲了。我当时就来气了,觉得同修乙怎么能这样做事呢?遇到问题了,从程序来讲也应该先跟我这个直接责任人了解情况呀,为什么直接就报告到领导那儿去了呢?她这样做太不合适了。心里那个气呀,想,不行,我得给她打电话跟她沟通一下。

我知道自己心里来气了,知道是非常严重的怨恨心。我告诉自己,要忍,一定要做到“根本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于是,我跟自己说,看书吧。于是翻开《转法轮》开始看。每一个字也看在眼里,可心里却还在想同修乙的做法多么不对。不行,我要给她打电话。于是拿起手机给同修乙打电话,连打了两遍,她都没接。这时,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既然现在打不通,一定是有原因的。于是,我决定放弃不打电话了。可心里还是不能平静下来。于是我给同修甲打电话。在电话里,我把对同修乙的不满全说了,还觉得自己挺有理的。挂了电话,心里总算舒服一些了。心想,同修乙一会看到电话应该会给我回过来吧,我应该好好跟她沟通,心里不能对她有抱怨。就这样,等了一夜,她都没来电话。过后几天也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心里的那个气呀,简直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有机会跟同修甲碰面的时候,我还态度诚恳的说我应该感谢同修乙,真的从心里谢谢她。因为她给了我机会提高自己的心性。师父讲的法理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大法的理是明白的,可心里还是没有根本放下。看到《第九讲》时,拿同修乙去套,觉得她就是师父说的那种尖人。越想那心里越气啊,简直觉得都是她的不对。虽然心里还是感谢她帮助我提高了心性,消了业力。但心里完全没有善了。不管同修乙做得对与不对,作为同修不是也应该发自内心地为对方好也应该善意地提醒对方吗?我居然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第二天,再接到同修乙的电话,她居然都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头一天晚上没接我电话也没回我电话。简直就是矛盾已经激化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了。我毫不客气的冲乙同修发火了。乙同修终于发现我的口气和情绪都不对了。挂了电话,我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错的,和大法的理完全是相悖的。我不应该发这么大的火呀,我明白自己应该好好地向内找,认真挖一挖自己的执著和不对的地方。真的静下来向内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有这么多的执著和人的后天观念。

第一个执著就是执著工作。从新项目开始正式销售时,我就把大法和修炼放到了次要位置。常常忙工作上的事情,导致有十几天没有认真看过一讲法,没有坚持发过正念,更没有晨炼。就象师父说的“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第九讲),完全忘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第二个执著,就是很强的执著证实自我的心。总想证明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自己是没有错的,我比谁都强。第三个执著,就是怨恨心。都是别人故意跟我过不去,挑我的刺。第四个执著就是欢喜心、显示心、骄傲心。因为我销售的楼盘开盘就卖得不错,老板也对我的业绩比较满意。所以,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和骄傲心就出来,认为是自己能力的体现。只要我房子卖得好,出一点其它小小的失误不是什么大问题。

其实从一开始自己就错了。因为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再加上自己内心深处那么多常人的执著心没去,当遇到矛盾时,连最起码的真和善都没做的,更别说忍了,完全退回到常人状态了,甚至连自己是常人时都不如,还一味地向外求,向外找。师父在一旁看着都着急啊,所以才出现了这一次让我提高心性,放弃执著,好好修炼的机会。我不但没有好好向内找,还说了那么多伤害同修的话。全都是为私为我的心。当我发现自己有这么多可怕的执著心没去时,我看到师父慈祥的表情,羞愧难当,泪流满面。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些执著心彻底从思想的本源中铲除。当我再次面对同修乙时,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了前段时间那种烦躁的情绪。我真诚的向同修乙表达了自己深深的歉意,也感谢她对我的帮助。她说,通过这件事,我们大家都得到提高了。现在我们的工作配合得非常默契,相处起来也比以前更融洽了,工作也進展得很顺利。

五、讲真相的体会

从得法开始,我一有机会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因为平常上下班或出门都自己开车,所以在公众场合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不太多。遇到多年不见的朋友从外地来,只要联系我,我都当成是救她们的机会。只要我在心里跟师父发愿,我一定要利用短暂的相聚时光跟她们讲真相、劝三退,我都能在师父的加持下成功劝退。面对面跟陌生人讲真相失败的几率也比较小。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火车上面对面跟陌生人讲真相。那一次是在今年三月份,我带着女儿回老家给她办护照。当我们上了火车根据票面上标明的座位找到我们的位子时,女儿欢呼着,原来我们的座位配了桌子(D字头火车通常一节车厢只有极少数的座位配有桌子)。很快,就有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坐在我们的对面。当时,我就想是师父安排我来救他们的。我主动对他们报以善意的微笑点头打招呼,然后一直在想应该寻找什么合适的机会自然的开始跟他们讲真相。这时,到了晚餐时间,年轻的妻子吃了方便面以后,没找到纸擦手。我赶紧把我们的纸递给她用。就这样,我们开始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抓住机会跟他们讲了真相,并成功的劝三退。到了终点站的下车的时候,他们一直在感谢我,我祝福他们全家永远幸福。经过多次跟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慢慢的总结经验。刚开始不敢讲,现在已经能非常自然、非常顺利的成功劝退陌生人。

因为平时工作非常忙碌,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我现在主要以发送真相短信为主要的讲真相方式。通过半个月发送了几百条真相短信,只收到了一条骂我的回信。其余收到的回信都是问我是谁,而且通过回信的用词能感受到对方很尊重他(她)们收到的真相短信。每一次发送的时候,我都不停的发正念。也请师父加持弟子发出去的每一条真相短信都带着慈悲、祥和的正念之场,使所有收到短信的众生都能因明白真相而拥有美好的未来。

上面这几件事情只是我修炼道路上极小的一部份经历,我自己的体悟也只是局限在自己所在层次上。悟得不够深,不够好,请同修们多多指正。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还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生,都是师父为给我提高心性,放弃对名、利、情的执著而刻意安排的。看了师父《二零零九年曼哈顿讲法》后,我明白了,我现在的工作环境就是师父给我安排演化的修炼环境。我必须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去磨炼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放弃所有常人和后天的一切执著心。

我感谢所有在我修炼道路上给予帮助的朋友、同事和同修们。感谢师尊不厌其烦的不放弃我这个不精進、不争气的弟子。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内心的感激。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完成史前誓约报师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