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哥一家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不久前,跟随一个朋友到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女学员家串门,这家的男主人一听说我也修炼法轮功,非常热情。话匣子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跟我讲起了他们一家的故事,令我非常感动。他姓陈,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叫他陈大哥,下面就是他讲的故事:

那是1994年的夏天,孩子才两岁半,你嫂子得了一种怪病,喘得很厉害,严重时睡不了觉,憋得上不来气。各大医院都去检查了,查不出病因,当然就不能对症下药。中医、西医、各种偏方都试过了,不管用。你嫂子每月600多元的工资不够买药的。整日里,愁眉不展,大人、孩子哭闹,活而无乐呀,你嫂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把药全扔了,不治了,等死。

有一天她睡不着觉,早早地起了床,说是出去溜达溜达,就去了孩子他大姨家,拜托大姨帮她照顾孩子,他大姨刚开始修炼法轮功,就劝你嫂子也试试,听说法轮功去病健身有奇效,你嫂子一听也来了兴趣,听听法轮功的功法音乐声很舒服,就捧着《转法轮》这本书回家了。

回家后,她是白天也看,晚上也看,吃饭时也看,简直是爱不释手了,看了三天,她就不喘了,自己也没注意。到了第五天,她懂得了这是教人修炼的书,她说我要修炼。从那以后,你嫂子的脾气真的变了,我有时跟她吵,还动手打她,她也不吱声了。她说:修炼法轮功首先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开始那段时间,她上班不喘,休息日就喘,症状也很轻,她说这是师父给她消业呢。过一段时间她就彻底好了。法轮大法真的救了她的命。

99年7月20日,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有很多人进京上访,为法轮功喊冤。有一天,你嫂子很郑重地跟我谈: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去北京护法。我很理解她的心情,嘱咐她照顾好自己,不要惦记我和孩子,去吧。从那以后,你嫂子是几进几出看守所,她第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时候,正赶上我娘病了,脑干出血,在医院抢救16天没睁眼,血管萎缩,输不进液。我带着孩子找到看守所,要求允许她回家看一眼老人,警察允许了,在身后跟着。我说:她又没犯法,跟她干什么?她当时对我和孩子说了一句话: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奶奶不会有事的,她一定会好的。果然我老娘那场大病没死,又多活三年。

那段时间我顶的压力可够大的,社会上、官场上、亲友中方方面面的,人们都不理解。首先是双方老人不接受,我对老娘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给单位省了多少医药费,共产党在迫害好人。孩子姥姥家的人也不理解,害怕我把孩子推给他们,增加他们的负担。我心里明白,谁都不依靠,自己带孩子过日子。老人住院那阵子,亲友们借题发挥,指责你嫂子,说什么的都有。在饭店吃饭,我借机面对所有的亲友说了一番话,我说:她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她。共产党因为她们炼功就抓她,太不应该了。她孝敬老人,做好人,你们无人可比。如果老人离世了,你们谁敢说她不好,都把嘴闭上。亲友们听我这么一说,都不吱声了。

老人住在大港医院40多天,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轮流守着,别人都是两口子倒班休息,我一个人一直守在医院里。把老人接回家后,有一段时间那哥几个闹矛盾,都不管老人,我二话没说,带着孩子住在老娘那,一日三餐,老人、孩子我一人全管。我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孩子们穿戴得整整齐齐。腊月二十八,我亲自炖肉。还有过年的饺子、十五的元宵都是我一人操办。过去我可从来没干过这些活。我就想:你嫂子做好人被迫害,太冤了。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在家照顾老人、孩子,一定要争口气,不能叫别人看笑话。就这样终于感动了老人和兄弟姐妹。我老娘说:要是孩子他妈在家,还用得着别人吗?兄弟姐妹们都说:法轮功就是好,想想嫂子的变化,再看看现在大哥的态度,如果不好,大哥大嫂能这样吗?

在单位里,上级领导逼我跟你嫂子离婚,还要开除我的党籍。同事也劝我,我对他们说:只要你们了解了法轮功,你们就不这样说了,你们也会炼的,共产党尽干坏事,这个党籍要不要无所谓的。有人说会影响我的前途,我不稀罕。我在附近乡镇有生意,那的镇党委书记开会迫害法轮功,我保护自己的员工,告诉他们炼功没有错,一定要坚持。

派出所的指导员,带着一个协勤到我家里来。那个协勤进门就嚷:你们一家都炼法轮功。我说:你嚷什么?炼法轮功怎么啦?指导员一看我这阵势,赶紧缓和气氛,责怪那小伙子太莽撞。我对那个指导员说:真正的人民警察应该干什么?保护人民的利益。怎么能凌驾在人民之上呢?这些法轮功学员多数都是身体不好才炼功的,我妻子炼功后身体好了,脾气变好了,在社会上、家庭里做个好人,有什么不好?那个协勤的父亲我认识,事后我对他父亲说:叫你孩子干什么不好,干嘛跟着警察迫害好人。

后来你嫂子被非法劳教了,那一年多,我每个月都带着孩子去看她。见面的时候,我反对警察旁听,叫警察出去,抓紧时间嘱咐你嫂子,你的生命是大法给的,不能昧良心。我还劝说其他炼功人的家属,一定要善待自己的亲人,她们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刚开始警察不让见,劳教所有个恶警叫刘俊英,也有人叫她刘晓红,不许我见你嫂子,我质问她:你懂得尊重人民的权利吗?她说:你妻子太顽固了。我说:你说错了,她们坚持自己的信仰没有错。你们都知道她们是好人,就是不敢说。刘晓红一看我这不可动摇的气势,反倒心虚了,马上允许我见人。我就想啊:这不正义的东西一定会在正义面前低头。只要有一身正气,坚持到底,邪恶必灭。

那段时间我照顾老人孩子,还要探望你嫂子,大事小事面面俱到。家中料理的井井有条。亲友们都看到了,全都转变了态度,主动了解真相。我劝告他们:不可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可诽谤佛法,否则没有好结果。后来我向他们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大家就更明白了。很多人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当时也有朋友出主意,给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部门送钱,把你嫂子买出来(免除劳教)。我想不能配合邪恶,她没有错,凭什么给警察花钱。我说:人要有良知,给你医好了病,你却骂人家,能做这种事吗?到劳教所看她,我从不利用社会关系走后门,我认为她没有错,为什么要求人?那不等于向他们认错吗?等于做人没有原则,就应该永远不配合它们(邪恶),要坚持真理,坚持正义,永不放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