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年同修。从九六年四月走入大法修炼,现已走过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在邪恶镇压法轮功的这十年中,开始走过弯路,有过蹒跚,但在我的心中始终坚定一个信念:若没有法轮大法、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的生命,没有现在的我。

一、师父的慈悲救度

1、得法

说起得法,我有一个辛酸的故事。我那时已年近五十岁,经常闹一些不知名的病。人落炕了,病也没确诊,干治不见好,一病就得一年半载的。九四年春,我又病倒了,什么胆囊炎、慢性萎缩性胃炎,吃不下饭,说胃疼起来,连水都喝不下去,吐的胆汁都出来了,三、四天犯一回,用药不见效,又得了结核型胸膜炎。同时还拌有附体干扰,人象傻子一样,魔的我有家不能待,就起了一个寻找名师,学气功,自己救自己的念头。

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当看到书中“有我法身保护,不怕外邪侵扰”时,我发了真诚的一念:就学法轮功!只要打听到法轮功师父在哪教功就去学!就这一念,不知不觉的我的病好啦,十几天后,我针也不打了,药也停了,能上班了。当时我并没有走入修炼,我还在等师父办班去学功。可就这想学功的一念,师父就管我了!就这一念,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无病一身轻,容光焕发的去上班。然而,我的悟性实在是太差,就这个认识,还是在我走入修炼三年后,在大法被迫害的风风雨雨中,我这个思路才越来越清晰:就学法轮功这一念,给我带来后半生以及生命永远的福份。

九六年四月,父亲在家乡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当我接到《转法轮》时,捧着书坐在床上,一看几个小时,我过去迷惑的、彷徨的、理不清的,师父一下都说的透之又透。这时我才真正的走入修炼,按照“真、善、忍”法理规范自己的言行。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去学法点学法,白天上班工作有使不完的劲,休息日出去洪法,把“真、善、忍”介绍给那些不知道的众生。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言谈中没有了张家长、李家短的,美好的话题是炼法轮功。

2、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三次生命

我的一生到现在遇到过最起码四次车祸。修炼前有两次,但都不是非常险恶的,应该是可以避免的,却一次断腿、一次断胳膊,哪次也没有躲过去。尤其断腿那次,那个场景已经先在我的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没躲过;修炼后两次,应该是不好躲的,可我却毫发无损。

举一例:在九九年入冬,也就是江××发动的镇压法轮功初期,在中国大陆的北方,有一场风雨夹杂着大雪,当风雪停后,路面也镶嵌了一面镜子。我恰好那天要给单位送货,不得不出门。我收拾好了东西,下了楼,坐到车里,检查一下我必须带的东西,一看少了送货单,明明我放在包里,怎么没有呢?我不好意思的让司机等一会儿,我返回四楼去取,这一上一下耽误了将近十分钟吧,等我坐上车开出城,上了高速公路(不是单行线),这时,对面开过来一辆小车,车开的左拐右拐的,象一个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双方司机都注意到了对方,原本极慢的车速更加慢了,对面车还在画龙。我们的车无处躲无处停,最后两辆车在一座桥上相遇,对面的车先上了桥,贴在桥栏杆上停住了,我坐的车从一侧慢慢的滑了过去。终于,车上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大难过了。我知道,是我的师父救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和两辆车上的七、八条人命。如果不是那十分钟,我们不相遇在桥上,那可能就是两辆车车毁人亡。

二、一朵小花开放十年

1、建资料点

早在九九年下半年,我就知道用电脑上网可以看到师父的讲法。二零零零年新年,我就开始筹划买电脑(当时我还不会用电脑),我跟家人一说,孩子大人都同意,很快就买回了电脑、喷墨打印机、扫描仪,开始学习电脑基本知识,做好了准备,但我不知道怎么上明慧网站。

师父的《心自明》经文发表时,我还不懂如何做,后来在懂技术的同修帮助和指导下,建立了信箱,接收到国外同修给发来的明慧日刊文章、经文等等,从这以后就开始了正常的资料点工作,直接的看到网上发表的师父新经文,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2、协助建立大型资料点

看到明慧文章,知道同修们各自做着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而我们因为一台小小的打印机做不了更多真相资料,甲同修提出买一台复印机,可以大量的复印资料。甲同修可以操作、维修。我拿出资金和资料样稿,供甲同修选用。这样,一台复印机的资料点也于二零零零年秋正式运作了。我们做出的真相条幅、资料、卡片,吓的邪恶胆寒。邪恶跟踪、电话诱骗,绑架了甲同修。这时已是冬季,天上下着大雪,恶人抄家绑架了乙同修老两口,搜出了卡片的边角废料,卡片并没有被发现,同修们把卡片转移到了外地。

3、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邪恶在我们当地搞了一次非法搜捕,我当时没在家,等我回来跟同修联系时,同修家属告诉我说同修不在了,后来知道是被绑架到看守所,当时到底抓了多少名同修我也不清楚。

紧接着邪党炮制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一时之间,在民众中制造了一种仇恨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势头。我知道我们要尽我们所能,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我联系能联系上的几位同修,進行了一次简短的交流,当前我们做什么?要尽快的打印出揭露自焚伪案的真相材料,发出去。在同修的配合下,分散的同修,形成了一个小整体,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发挥了大作用:一是让世人明白了“自焚”的真相;二是减轻被绑架关押同修的压力。邪恶觉的抓進来这么多人,应该没消息了,怎么条幅照样挂,资料照样散发?邪恶由原先的审问:你们谁干的?到后来的询问:能是谁干的呢?

在以后的八年中,这个小资料点配合大资料点正常运行。

三、坚定的信师信法,闯过魔难关

1、慈悲对众生,大难化险为夷

我在我们那个城市、我的单位、上级单位都是挂了号的,邪恶也经常骚扰我、离间大法弟子。零八年夏季,有两位大法弟子被构陷绑架到地方看守所,恶警审理几天后,传出同修的孩子(常人)咬出我和另一位同修来,知道的同修都很为我担心,让我马上把家里收拾好等等。我知道,我的东西不是一会儿就能收拾好的,我该做的没做,就顾自己,那不是等于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再说,接触我的同修还都不知道,我必须马上通知他们,不要再联系我的手机,同时我发出了一个最纯正的、慈悲的一念:不允许这件事情成立,不能毁了这个同修的孩子,因为他的口无遮拦,我俩被迫害了,那以后他还能被救度吗?坚决不允许它发生!我没有丝毫怨那个孩子的心,我只是为他惋惜。这一念一出,我的心稳下来了,心也敞亮了,我知道那个邪恶的物质被师父给拿掉了。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谢师尊点化弟子。我的东西,根本没用转移。十年中,我只把部份大法书转移出去一次,几个月,然而,我总觉的不对,大法弟子修炼的经书,要放到不修炼的常人家里保存,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悉尼法会讲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们还有什么怕的?

2、坚定的信师信法,闯过魔难关

零九年新年前,我在街上走,毫无警觉的摔了一个后倒仰,整个身体(连头部)就象一块板似的倒过去,当时疼的我起不来,但我的心里只有一念:我没事!大脑还特清晰,有强大的一念:我没事!我停顿片刻,调整一下姿势,强挺着站起来,真的,胳膊、腿哪块骨头都不疼,就象没发生这事似的,只有腰这个没有骨头的地方,疼的难受,但我能走路,能上楼,自己走回家。知道的人都让我到医院去检查,我说: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骨头哪也没坏,我去检查啥?老伴说:等你把肝、脾摔坏,出血,你就完了。我说:你放心,我要摔坏,摸哪得疼,现在按哪都不疼,哪也没坏,养几天就好!

回家躺在床上(坐不住),听着师父的讲法,法轮转动气机给我调整身体,一个器官、一个器官的调整,先是膀胱、胃,最后是肝、脾,调整到哪个器官,哪个器官稍微有点不舒服。一个器官一般调整一、两天。当时最怕的就是起床,往起一动,肝、脾、软肋疼的受不了。三天后,我也不总在床上躺着,坐起来靠着硬沙发炼静功和发正念,开始只能挺几分钟,后来坚持十分钟,逐渐的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没有炼动功,我也知道不对,应该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怕疼不也是执著心吗?十五天啦,我拿出师父教功光盘,跟着师父教功一起炼,半个小时下来,就连“法轮周天法”我都顺利炼下来,至此,我就坚持每天炼两小时功法。

同修来看我,还有家人说起,那段时间,周围人出了不少事,洗澡摔坏尾骨要躺三月的,和我一样摔在地上,脊椎骨断裂手术要躺三月的。他们哪个都比我年轻,而我除了不能干活,每天都能自己照顾自己,不用人特殊护理。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

新年过后,我已经在家呆了二十天,我必须走出去,正月初七,我让人陪着我去理发(因不修炼的家人不放心,雪大路滑),以后我就自己天天出去“锻炼”。做着我该做的事,走入救度众生的行列。

整个魔难的过程,我心里一切都明白,因为我有漏,旧势力要毁了我,想把我摔的要多重有多重。而师父在加持我,为我消去更多的业,使我闯过这一关。我又让师父操心了!

四、向内修,找自己

我有很多不好的执著心,不让说,为私为我,懒惰心、怕心、情的执著等等。

1、去掉怕心,修成无私无我。一切在法上悟,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我是闭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师父只是时时在梦中点化我,督促我精進实修,督促我做好三件事,督促我找回昔日的同修,有时觉的明明白白,有时并不清楚怎么回事,一直到事情发生了才明白,但当时悟不懂。

从建立家庭资料点开始,我始终自己上网,有什么敏感日、有什么封锁、有什么监控啊,同修都关切的叫我注意!是应该注意,但注意不是不做,要修炼就要做好三件事。有时传递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只有我是比较方便联系的人,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让同修安安全全回去,所以我从没有觉的谁在跟踪我,谁在监视我。有一次我带着真相资料,走在路上,迎面碰上警车停在那里,我照走不误,只是目地地变了,不是我直接要去的地方,拐了个弯,走过去回头一看,警车不知开到哪里去了。

说起怕心,在常人中那是非常重的,什么事都怕做不好,怕担担子,怕别人说,怕这怕那,没有怕不到的,宁让身子受苦,不让脸受热。“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转法轮》)。为去我的怕心,修炼中就会遇到关。那是在“四·二五”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身上压了个担子,增加了责任,当时,我的心怦怦的跳,浑身发冷,吓的我要哭的感觉,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然而,我没有退缩,认定的修炼路就要走下去。我承担了责任的那一刻,怕的物质拿掉了。

2、去掉不让说和护短的心

说起护短,我和婆婆(同修)之间有一个故事。因为我有妹妹,老伴也有妹妹,有时家中谈论起一些事情,本没有什么矛盾,在婆婆面前话题一提到小姑子时,我的婆婆马上就会说:都是妹妹,都不让人省心。一句话就把我的妹妹捎带上了。虽然师父的讲法始终告诉我们:“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转法轮》)。但还是想,你这老太太,这是哪跟哪啊?心里还是想婆婆不对。但是,想到师父一再告诫弟子要向内找,我也一再找:去我哪颗心呢?但是没找着;隔一段时间,又出现第二次。一切都没有偶然的事,到底去我哪颗心呢?还是没找着;第三次又发生了,我一下明白了,我护短,我不让人说,当你明白时,那个心才敞亮呢!我找到自己的执著心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

3、去掉妒嫉心

“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转法轮》)因为我在常人中就比较有涵养,与世无争,性格比较好,也很注意自己为人处事的形像,听到的也都是赞扬的话。自以为自己很好。一次偶然的事情,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二婚),在帮忙接待客人时,说起二婚不容易,不好相处,我就说了这个亲戚的一堆不是,什么不能容人的话。说的还很气愤,说着说着,我想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这样啊?对照修炼人的标准,首先我就没修口,为什么能这样?什么心促使我愤愤不平?是“妒嫉心”。我一下子就逮住它,那我又妒嫉她什么呢?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我妒嫉的,她今天有的,好的,我什么都不缺。如果我要不如她,那我还得妒嫉到什么程度呢?我这心性怎么这么低,过去我也没这样啊?我挖到根:它是隐藏我心灵深处一颗肮脏的心,今天它返出来,就是我要除掉它的时候。师父说:“妒嫉心必须要去掉”(《转法轮》)。因为我决心去掉它,师父给我拿去这个物质,现在我遇事都能比较平静。

五、修炼中的神奇事

1、液化器跑火,安然无恙

大概是零四年十二月,北方的天气很冷,晚上我用液化器炉灶炒菜,火已点着,可胶管接头断开,火蛇喷出,把旁边的酱油瓶烧个洞,我急忙关掉液化气罐阀门,从新安上胶管,又打着火,一下子满灶台是一片火海,我的整个头部全被火烧。我急忙关掉火,躲开,灭掉我头上的火,头发上烧出一层硬结,因我的头发厚,还没烧秃,脸上、脖子的汗毛都烧没了,眉毛基本秃了,脸用手一摸,手和脸隔了一层膜(就是外皮已经离鼓),照镜子一看,脸红红的。我進屋休息一会,我心里想,等着看麻人吧?还不得脱一层皮。第二天,我照样出去,没管他冷不冷,冻不冻的,没有進行任何的特殊处理,只是正常的带上围巾,一切都自然好了,也没看着掉皮(不知什么时候掉的),就好了!

2、零六年秋天,早上起床走到客厅,一条腿突然不好使,身体栽了一下,脚象踩在棉花包上,我没有紧张,心里嘿嘿一乐,想不让我走,没门,我偏走!老伴也看出来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一会儿就好。几秒钟一切正常。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点滴,写出来和同修切磋,我还有很多不足。其实,我是师父的一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时时为我操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身边同修关心下,我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我总觉的我是一个没有很好兑现誓约的弟子,愧对师尊。

今天写出这篇体会不是我有什么好交流的,我是想,通过这一总结,解体自身不好的物质,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