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配合 走好修炼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写修炼心得体会的过程,就是一次修炼心性的过程,是一个证实大法的好机会。在此与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炼情况,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生活在一个半山区比较闭塞的小城市,当时有几种气功也在流传,有人也劝我练,我丝毫也没动心。一九九六年夏,大法的福音才传到那里,开始也没在意(因为自己从小就固执,不轻易相信别人说的东西,看不准的事不参与)。九七年夏天,丈夫得法修炼,开始,他一炼功,我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怨他不干活儿,浪费时间,有时吵到要离婚的程度。可是没过多久,发现他严重的颈椎病、失眠、肠胃不好、痔疮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而且没吃一片药。真是太神奇了啊!这对我的震动也很大。

九八年秋,我患有严重的高血压(130~180、190)、高血脂,医生说我有的血管阻塞,都变形了。还有多年查不出原因的腰疼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医生嘱咐一天吃三遍药,千万不要停降压药。一天我和同事(同修,九六年修炼)一边讲述我的病,我一边发愁的哭。她耐心的劝解我说:“大姐,你就听我的,从今天开始,你就修炼大法,心中想着‘我没有病’,保准不用打针吃药,什么病都好了。”下班回家,我马上让丈夫拿出《转法轮》开始认真学起来,并让他教会了五套功法,越学身心越感到舒服轻松。这时才真正认识到:法轮大法真是度人的,并下决心好好修炼下去。

可是,那时我每年都教初三毕业班,早六点上班,晚十点半下班,周日补课,加班加点,学法炼功都坚持不好,更没时间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只是每天包里总装着《转法轮》,有空就学点儿,炼功更坚持不好。即使这样,不长时间,慈悲的师父还是给我把病业都消除了,真是无病一身轻。从修炼那天开始,我扔掉了所有药物,直到现在,十一年没吃一片药,连感冒都一次没得过,身体比年轻时还好,年轻时体重才八十斤,现在一百四十斤,原来洗洗头腰就疼的受不了,现在不用洗衣机,洗衣服半天没事儿。皮肤比年轻时还细嫩,亲戚朋友见到我都说,真不象六十多岁的人。

同事们在我身上也见到大法的神奇,纷纷要学法炼功,我就抓时间教她们,课间十分钟也要炼一套动功,校长看到也挺高兴。只是炼了几天动功,有几位同事多年的腰背疼痛都好了。开始只是我们办公室的几个人,后来,其他办公室的同事也来学。一天下午,我在教导处与同事闲聊,一抬头看见一个银白色的法轮从我眼前旋过。几天后,在睡梦中,感觉一个圆圆的球状物,直接砸在我的两眉之间,那一定是师父打出法轮给我修补天目。修炼以来,曾三次梦到师父,这些都是师父鼓励我好好修炼啊,如果不精進,怎么对的起恩师的洪大慈悲呢。

二、坚定的维护法

我得法修炼还不到一年,九九年“七·二零”,以江魔头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诬陷,打压法轮功,开动全部国家机器造谣诬陷师父和大法,不让民众修炼,面对这邪恶的阵势,真的有好多人都放弃了修炼,交出大法书,写保证不修了。但是我和丈夫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丝毫没动摇,下决心决不出卖师父和大法,决不放弃修炼。外边环境被破坏了,就在家里学法炼功。我俩就是一个学法小组,互相鼓励,互相切磋,配合着向接触到的人讲真相。

在以后的日子里,迫害一天天升级。丈夫在市政府上班,单位让他负责摸底、登记他们单位谁炼过法轮功。他正念很足,没配合,直接把五套空表儿签上字,盖上章上报了。他的同事说:“这样行吗?如果上面追究下来谁负责?”他坚定的说:“我负责!”一个同修的名字也没登记,既保护了同修,又没给自己留下污点。

我们学校校长对这事倒不太积极,一心想把教学成绩搞好,可团支部书记却非常积极,开大会,开小会,给师生灌输所谓邪党中央精神,让师生表态。八、九月份的一天下午第四节停课,大喇叭喊,让全校师生都到操场,每个人都得签名声明自己坚决不炼法轮功。我当时正在微机室与三个同事说话,听到喊声,我坚决的说:“咱们就是不去,走,咱找个地方玩儿去!”话音刚落,教务处主任就在外面喊我们的名字,让我们几个人去文教办帮忙分考试卷子。正好,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走了。一小时后,我们回来,操场的闹剧也结束了,我们每人还得到五块钱的劳务费。几个同事也觉的奇怪。等看到师父关于发正念的经文以后才悟到,就是因为我那坚定的一念,师父就给做了最好的安排。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呀!

接着上边又让校长登记,学校都谁炼过法轮功,校长问到我,我对校长说:“校长,你千万别登记,你只要登上,上边就会三天两头找你麻烦,别给自己找罗嗦了啊!”校长本来就是个很尖的人,不愿得罪人的人,也就坡下了(当然,这几个同修都担着主要科目,他也怕影响了教学)。既保护了我校的大法学员,也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来。直到今天,我们学校的同修都平稳的走过来了,没受到邪党的迫害。

在迫害发生后的时间里,我根据课堂内容,找适当时机给学生讲大法的美好,讲江泽民的邪恶,如:我说:“江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没有一点治国能力,到哪里都出丑”。话没说完,学生就接上了:“是!江泽民又软又怕事……就会欺负老百姓。”我接着说:“是呀,人家老头老太太炼炼法轮功,不就是为了有个好身体吗?它就是不让炼,放着正事不干,想着法儿的迫害,没别的本事,就有本事跟这些老人较劲儿。”下边学生异口同声的喊:“是!它坏透了!”消除了孩子们对大法的模糊认识。

居委会派人夹着块白布,按户口名册,挨家挨户不管大人小孩儿都得签名,我和丈夫每次都严词拒绝:“你们知道什么?知道法轮功怎么回事吗?瞎起哄!”来人说:“不签不行,今天不签明天还得来,您不签,回去我们也交不了差。”我说:“你就说,他们家总锁着门,每次去都见不到人。”此后,他们就再也没来过。

这期间,我和丈夫利用工作之便,给身边同事,亲友讲真相,这些人对大法和大法学员都有一个比较正确的认识,对邪党发动的这场迫害也是很厌恶的。以后我们又都给他们做了三退。

我俩修炼后, 我们的女儿和儿子也相继学了《转法轮》,学会了五套功法。在学校从来没参加过任何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活动,没签过字。现在也是每人手里一本《转法轮》,每次师父发表的新经文,他俩也都认真看的。并且对我说:“妈妈,大法太好了,只要身体哪儿不舒服,一学《转法轮》,不用吃药马上就好。”他们都在外地工作,放假回来,总帮我们做大法的事,如:帮助我们上明慧网下载资料,打印资料,发退党声明,发交流文章等。零五年初,我们一家四口都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

三、正念抵制迫害

零一年十二月底,丈夫从工作岗位退下来,我们七月份搬到另一个小城市。新年前几天,丈夫单位同事打来电话说:“大哥,这里有人把你举报给市‘六一零’了,说你在大街上发过资料,他们准备到那里找你,你注意点儿。”听到这个信儿,当时心里有点儿乱,心想:“六一零”的恶人会不会真的找到这里来?这个年能过好吗?亲戚很担心的劝他:“要不就去别处躲一躲。”怎么办?这时我们突然想起师父的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发正念,解体它。这样,我们每天照常学法,该炼功炼功,该发正念发正念,三件事照做,心里不惊不慌,结果什么事儿也没有。

零四年夏,一天,一同修大姐到我家来,办完事出去,正碰上居委会的邪党书记(他认识这位大姐,大姐曾多次给他讲过真相,给他《九评》,他不但不听,还到派出所告发大姐,扬言再见到她就抓),大姐走后,恶党书记气冲冲就按我家门铃,(因为我们是外地搬来的,他不了解我们,只是看到同修大姐从我家出去的)進来劈头就问:“你家谁炼法轮功?”我说:“怎么回事儿?”他指着走远的大姐说:“她炼法轮功,还有小机子印资料,以前她租过我姑姑的房子,她劝我退党,我才不退呢,我还指这吃饭呢!”我没正面回答他,就把话题岔开,让他吃水果,并说:“你管那些事干吗?又碍不着你什么,我觉的炼法轮功的人还都不错呢,你说呢?”他说:“她只要不在这个小区发材料,贴传单我就不管,派出所让我负责这个小区,你告诉她,别再来这个小区,她只要来,我就抓。大姐,你可别炼啊。”说完就走了。

以后,他总隔三差五的到我家来,监视、干扰我们。我和丈夫商量: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邪灵烂鬼。于是,每天针对他发正念,不让他再上来(居委会在二楼,我们住三楼)干扰,并慈悲对待他。只要一進屋,我们就让茶、让糖、让水果,策略的给他讲真相。后来他自己都受不了了,笑呵呵的说:“大哥、大姐,你们太客气了,以后我都没法来了。”真的有一年多再没来过。我们真正感受到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的威力。我们用正念开创了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

零五年秋,丈夫回老家办事。一天夜里,我正睡着觉,突然觉的有两只大黑手,按着我的大腿就扎针,我立刻意识到:这是黑手烂鬼要迫害我,于是,我马上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黑手立刻消失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我似睡非睡之时,发现眼前有几条大腿(看不到头和身子),直接就向我床上跳,我一惊,立刻意识到:这又是些邪灵烂鬼。发正念解体它!我想立掌,它们就死死压着我的胳膊,我一边挣扎着,嘴里一边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唰”一下全没了。是师尊一次次帮我清除了我空间场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动的泪流不止。

零六年春天,我的左右两边的槽牙,每边都竖着劈开一颗,没法嚼东西。只好去看牙医,想把坏牙修补一下。可医生说这两颗牙必须得拔掉,于是就给我测血压。本来修炼后,我的血压不高了,这一测又是190,医生说血压太高不能拔,嘱咐回去吃降压药。这时,我心里琢磨,这可能是师父的点化,于是我坚决的对丈夫说:“不管它,走!”回来后,我把它完全放下。不能嚼,就吃流食,奇怪,一周后,我一摸,右边的坏牙劈开的一半自己连根就掉下来了,一点血丝都没有。过了几天,左边的牙又是这样掉下来了。此后,吃什么都不受影响了,一直到现在。

四、建立家庭资料点

零一至零三年,由于我们从外地搬来,离原地同修远了,又与当地同修联系不上,看不到《明慧周刊》和师父的新经文,丈夫就每隔一段时间回去取一次。后来在一次讲真相时,幸遇一位同修。随后我们又相继认识了不少同修,也就能从同修那里拿资料了,可是我家离同修家太远了,有时去拿,经常碰到这位同修到大资料点取资料还没回来,就要等很长时间。于是我们就萌生了自己建一个资料点的想法。

可是,当时我们因为零一年买房,女儿去欧洲留学,儿子读艺术院校,借外债十九万,实在拿不出钱买设备。我俩每月两千多一点的工资,除去我俩两百元生活费,其它都得供儿女上学和还账,心里有点儿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也许是因为我们有了这一念,几天后,有三位同修认为我家环境好,适合做资料,就给我们送来复印机,裁纸刀,塑封机,切卡机。这样,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就算建起来了。我俩当晚加班,制作出第一批真相护身符,同修称赞说:“太好了,第一次就做这么好!”这样我和丈夫分工合作,我在家做资料,包括:护身符,小册子,师父经文等,当然都是同修给拿来底稿,我再复印。他去外面面对面讲真相,讲通了再送上小册子和护身符,如果对方不愿意要,就不强给,省的浪费资料。这样除去自己用,还能供给三五位同修。既减轻了大资料点压力,也方便了自己与几位同修。同修们需要多少,我就制作多少,不积压,不存留。这样,我们一般不用同修的资料费,从我俩的工资中节省出一些就可以了。不长时间,同修给的复印机(同修用过的)就不能使用了,我们自己用当月工资买了一台惠普复印机,这台机子用了将近两年。

零五年六月初,女儿留学归来,被外企聘用,零七年十月,女儿给我们买了电脑和复印机。教我上明慧网。到零八年初,我们一起还清了十九万外债。经济上比较宽裕了,就更有精力做好三件事了。

可是,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对电脑一窍不通,简直是个“电脑盲”。要学电脑简直太难了。但是,一想这是做大法的事情,再难也要做好。丈夫和儿女也都鼓励我,又看了《明慧周刊》“从锄头到鼠标”一文很受启发,于是,我下决心一定学会电脑。我们请同修给装上大法程序,儿子女儿就从开机、关机教我,我就一步一步记在笔记本上,再看着笔记操作,有问题就记下来,等他们休假回来再问,有时就打电话问问。这样,我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上明慧网,下载、打印《明慧周刊》、师父经文、小册子,每日文章等,并学会打字、复制、粘贴、发送“退党声明”,发送同修的修炼心得文章。现在,我一小时能打一千来字。丈夫每天把讲退的人名单交给我,我就马上发给大纪元网站。到现在,我为丈夫发送交流文章八篇,有五篇在《明慧周刊》上发表出来。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把电脑、复印机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给复印机起名叫“小明”、“二明”、“三明”。跟电脑叫“小宝”,自由门小鸽子叫“乖乖”。并对他们说:“师父在正宇宙的法,救度众生,我们一起配合好,做资料,救众生,同化大法,将来跟师父回归家乡。”甚至我对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法给他们听。有时,发现机子热了或声音不正常了,我就对他们说:“累了吧?咱们歇会儿再干。”他们真象听懂似的,都在超常工作。先后三台惠普复印机,每台都使用近两年时间。墨盒本来都是一次性的,可我们反复加墨,每一个墨盒都要使用一年多。电脑也很神奇,有时没等点鼠标,他自己就把我要的东西弹出来。

现在我和丈夫配合的更好,每天上午他出去讲真相,我在家里为他发正念,做资料,下午二~五点我俩学法,还定期参加别的学法小组的学习交流。晚上上网看明慧文章,九点五十五分炼功,十一点五十五分发正念。开始我俩也总有争论,有时气的够呛,总是他开导我:“不知道咱俩哪世结的夫妻缘,今世又一起修大法,多幸运哪!”这时,我俩就按师父教导的遇事向内找的法,各自找自己的不足,互相切磋,不断提高心性。这样配合,还能有效的克服各自的惰性,如果一个人想偷懒,懒的炼功了,在另一人的带动下也就坚持下来了。

除此之外,我俩还总抽时间,回他的老家和我的老家,给亲友、同事讲真相,劝三退,每次都买上礼品。出门在火车,汽车上,我发正念,他给旅客讲真相,有时我也帮助他讲。现在,他那边的家人及亲戚、同事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去年秋后,他说:“咱们买些东西,回你老家看看叔叔、婶子他们吧,主要是给他们讲讲真相,给他们把党团队退了。”于是,我们买上几箱酒和一些食品,坐汽车就去了。十几年没回去,叔婶们必然是一番盛情款待,吃饭与闲聊时,就讲了真相,给叔婶及堂弟、弟媳等七人都办了三退,并给他们留下了真相小册子和护身符,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

年后,遇到我堂弟,他高兴的对我们说:“大姐,大姐夫,我按照你们告诉我的,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丢失六、七年的女儿,突然在大年三十儿那天自己回来了。谢谢你们!”我们说:“不用谢我们,你应该谢大法师父”。

我妹妹一家四口,由于我们讲真相,也非常拥护大法。一次,妹妹来我家,对我说:“大姐,念‘法轮大法好’真灵,前几天,我被一辆摩托车给撞出好几米远,我一喊“法轮大法好”,自己从地上爬起来,哪也没摔坏。

去年十月,我姑父出殡,下葬时,他们放鞭炮,一个点燃的二踢脚,顺风从高空直接就掉在我妹妹的脚上,“砰!”就炸啦,震的我妹妹立刻就晕过去了,大伙发现她的鞋子被炸坏,脚腕青紫,眼看着就肿起来了。弟弟们把她弄回家,我告诉她:“快念‘法轮大法好’”。她说:“我知道,我心里默念呢。”一夜也没觉的疼,早上起来,一切正常。

十年来,我们夫妻配合,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特别是丈夫每天坚持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无论春夏秋冬,酷暑严寒,从不间断,有时因故耽误一天、半天,第二天马上补上。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配合讲了一万五千余人,劝退一万四千人。

现在,师父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可是,我们还有不少执著心没完全去掉,三件事做的很不够,还有那么多众生被邪党的谎言蒙蔽着,不了解真相,处在危险之中。特别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强调:“今天的人类大舞台就是给大法与大法弟子准备的,不管你们做哪个项目,不管你们为救度众生中做什么,都应该坚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在最后的这段时间你们要把他做的更好、更有力,不能松懈。”

我们一定遵从师尊的嘱咐,在正法的最后最后时刻,更好的配合,遇事都向内找,不断提高心性,不松懈,不麻痹,不贪图安逸,修去一切最后的执著,抓紧救人,完成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