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恶自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和一位同修相约到一所大学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救那些学生。我们准备好,第二天上午八点多就到那里了。因学校已放暑假,我们看见三三两两的大学生向大门外的车站走去。心想不能放过救他们,就微笑着迎面走过去,亲切的对他(她)们说:考试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放松放松,送你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与家人共享吧。我把光盘递过去,他们中有的人接了,也有没接的。

我们继续往里走,来到一幢大楼前,准备发了正念再去找宿舍。刚坐下还没发正念,两个自称是保卫处的男士就来到了我们身边,问我们包里装的啥?并说:“向我们学生发东西,我们有责任要管,到保卫处来一下。”当时,我们没有一点怕的感觉。心想我们是来救人的,做的是师父让做的事,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师父就在身边,谁能把我怎样。去就去,先把他们救了。我们边走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不准操控人干坏事毁了他们。

到了保卫处,他们叫三个保安看着我们,我们冲她们笑笑,马上就在长沙发上盘腿立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操控世人对大法犯罪的邪恶与邪恶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乱神和旧势力及恶党邪灵因素。保卫处长说:“这么多东西,起码要判两年。”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正言道:“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是救人的真相资料,是好东西,不是什么罪证。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们不要胡来,要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有福报。你快看‘藏字石’里藏的是什么字,是‘中国共产党亡’。中共执政六十年,干的都是反天、反地、反人类,与神作对的坏事,历次政治运动中整死无辜的百姓八千万人,特别是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轮功学员,既犯了宪法又犯了天法,罪大恶极,人神共愤!现在神要清算它了,加入过邪党组织党、团、队的人,就好象它身上的一根汗毛,在天灭中共时,将与它一起遭殃。我们就是为救你们而来的。告诉你们记住大法好,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那位处长一边听我讲一边看资料,还特别看了贵州平塘县那张旅游景点门票图及“藏字石”的说明。

过了一会儿,处长打了个电话,来了一位个子高大的警官,气势汹汹的指着我的鼻子说不好的话。我不急不躁,语气平和的问他:“你说法轮功干了什么坏事?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讲道德,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告诉你,镇压法轮功绝对是错误的。”他耍横说:“不看你是个老太婆,我搧你两耳光。”我说:“你要讲文明。”他指着我鼻子的手缩回去了。紧接着我又理直气壮的问:“镇压法轮功有红头文件吗?哪一条法律上定了法轮功是×教?请拿给我看看。你知道什么是法上之法,法下之法吗?打击好人就是法下之法、是乱法、是恶法、非法也。”他说他是政法大学毕业的,怎么不知道,还办了不少法轮功的案子。我说:“你知道还乱整好人,你得了多少不义之财呀?”他发誓说:“我没得过冤枉钱,否则撞车而死。”因为他不相信有神,不相信善恶有报,所以敢撒谎发毒誓,多可悲呀!他理屈词穷,气势没了,说完就灰溜溜的走了。

这时,又進来一位女教师,跟我讲要崇尚科学之类的话。我想你文化高,就跟你说高点,破你那个壳,明白真相好得救。我说:“法轮功是高层次佛法修炼,‘佛法’是超常的科学,能解释宇宙中万事万物的成因,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并不是迷信。比如,地球上空臭氧层裂开形成大洞,科学家说是氟里昂污染,破坏了臭氧层造成的。请问:大洞为什么在人口稀少的地方出现呢?为什么不在工业发达、人口稠密、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上空出现呢?”她无以对答。接着,我就把师父是怎么讲的告诉了她,她信服的走了。

我们继续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虽没有人当面退,但看得出来,他们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只是不便公开说退,相信他们以后会有机会退出的。这时,“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也来了。“六一零”的人不想管这事,对派出所的警察说:“我们嗓子都嘶哑了,无法问口供,送到派出所去处理吧。”

在派出所里,听到他们在骂“六一零”是地痞流氓。说明派出所也不想管这事,但又脱不了手。现在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少之又少了,谁还愿意真心为邪党干坏事呢!人对神敢干什么呢?所以,我们不配合,不回答任何问题,我连姓名也不告诉,他们也算了,不敢凶我们。

晚饭时,我看到同修手中的牛奶漏了一地,就提醒她:师父点化了,赶快找哪里有漏。她说:“我真还有漏,他们骗我说,讲了自己的名字、住址等就可以回去,我说了也没放我走。”我说:“他们的话你也相信?!”并指出她说话不够祥和,有争斗心、得注意了。她表示马上做好、归正。

到晚上八点左右,派出所决定把我们送拘留所去关押。我不动心,在车上发正念、讲真相不停。他们说:“讲了一天了,还有精神讲。”我说为了救你们呗!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讲了一天也不累,也不口干舌燥。我心里对师父说,其它什么我都不想,一切交给师父安排。

到了拘留所,给我们检查身体,我和同修的血压都很高,收缩压二百多,舒张压一百多。我立刻明白是师父保护我们,演化出来的状态。拘留所所长和医生都说:“这么高的血压,随时都可能出危险,我们不能收,真的放你们走。”填检查表时,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说。这时医生说:“都放你走了,写个名字有什么关系。”我人心出来了,写了个假名字,又觉得不对,但已写了。走出拘留所,警察说:“找个担保人来接才能走,否则就回派出所。”我马上向内找,是自己有漏,邪恶钻空子找麻烦了。我向师父认错,并表示坚决不找担保人来接。

同修打电话叫来女儿女婿把她接走了。剩下我和三个警察站在那里。他们问:“你怎么办?”我肯定的说:上上之策就是让我自己走。这时,大家都默默的不说话了,四周静得出奇。约过了两分钟,警察说:“你走吧。”我明白是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结束,邪恶被消灭了。

这件事充份证实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等法理。我也亲眼见证了大法无边,弟子走正大法路,师父什么都能帮,瞬间就发生变化,大法的神奇就展现在面前。

我回到家中已是晚十点多钟了,儿子正着急不安,老伴不急,心态挺好,他说:“我一直在给你们发正念,相信你一定能平安回家。”真是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谢谢同修的正念加持啊!

过程中,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