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 化解一难又一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学法的,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和同修们一起感受着佛法的奇迹和殊胜!我婆婆的心脏病、心律过速不治而愈;公公的肺脓肿病也一去不复返;我儿子的化脓性中耳炎也奇迹般的不翼而飞;丈夫的赌博嗜好也改正过来,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也改掉了许多不好的毛病;比如:名利心、占便宜心、显示心等等。总之一句话:我们全家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邻居朋友无不羡慕和称赞我们家和、婆媳关系好!

这种幸福的日子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嘎然而止!迫害开始了!

在这里我不讲我们家被迫害的程度如何,只向大家介绍一下在这十年的风雨迫害中我个人在修炼的过程中所遇到的魔难中,师父帮我化解的一难又一难中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

零八年奥运会前期八月五日晚五点多钟,我正在厨房做饭。突然听见有人敲门,在门镜里我看到了许多警察,当时没想太多就开门了,闯進来十多个警察,为首的是我所在居住地派出所的。我不知道他的姓名,進屋就说:你被举报传播法轮功资料。然后他们把我逼進小屋里,有两个人看住我并威胁我不让我动。有五、六个人在中厅里站着,只有两个人开始翻箱倒柜。

我开始讲真相,心里在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因为当时在大衣柜里有两台笔记本电脑,是同修拿来让我丈夫同修修理的,还有上网卡等东西,而且就在面上只要一开门就可以看到的。再加上我家也刚买来电脑,我的心里多少有点紧张!

他们从大屋的床底下翻到了我装书的箱子,接着来到了小屋,一个警察随手打开了我家的电脑看看,没说什么。另一个警察打开了大衣柜,他的手在装有笔记本电脑的兜子上翻了翻,又从上网卡上滑过去就把门又关上了。我嘴上讲着我家被迫害的事情,眼睛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到了这一幕,当时我就觉的心里一酸,知道是师父保护了这些法器。

从我家他们没有翻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因为我向他们要回我的书,所以我被他们带到派出所。所长说:“我要图省心,就把你扔進教养院关个三年”。我当时只能向他讲真相,讲《九评》里我能记住的内容给他听,同时也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上我家的原因:我们当地有两个老年夫妇同修,他们上沈阳女儿家,在去沈阳的车上,就被带回到当地的派出所,因他们身上带有护身符和小册子被警察搜出来。警察从他们那里,知道了我。

警察问我:“你认识他们吗?”我说:“认识。”问:“你恨他们吗?”我说:“不恨。”警察又说:“可是他们都可以回家了,把你咬出来了。”然后警察在看我的反应。当时我心里很平静。

接着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只留下一个警察看着我,其余的又都坐车出去了。警车的鸣叫声刺耳!呼啸着开走了,说是有行动。这时我冷静下来,我想我得发正念不让他们再去迫害别的同修们。我心里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我不能承认迫害。我要回家。请师父加持。

一会我妈妈来了,给我送来了衣服和水,我告诉我妈:“一会他们要给我送走你就不让”。我妈当时就哭了。我一想错了,我咋去求常人呢!就告诉我妈:“你回家吧,一会我就能回家。”我丈夫下班后也来派出所的窗外看我,问我:“咋办呢?”我说:“你去通知同修帮我发正念吧!”

晚上八点多,外出的警察们都回来了,看样子好象没有搜到什么。他们把我带出来问我:“你怎么办呢?”我说:“我回家!”别的警察也给我说好话,我所居住的片警也在为我担保。结果是身份证被扣在片警手里,奥运会结束后给我。这是他们的条件。

在当晚八点十分我回到了家。等警察走后,我赶紧去同修家告诉他们我出来的消息。来到同修家,马叔告诉我说:你刘姨到别的同修家还没回来呢!我当时就掉下泪来。马叔说:“回来就好!”我得感谢师父加持和同修们整体配合。我今后一定要做好,不要拖整体的后腿。

第二件事

零九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我地区有三个同修在讲真相的时候被抓了。他们很快就被送到抚顺市洗脑班,不到一个月他们就都转化并邪悟了。还伙同恶警查抄了两家资料点,其损失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他们中的一个人认识我,所以我是他们说出来的。抚顺洗脑班那段时间很猖獗,全省各市地区都有迫害的案例发生,每天在网上都能看到。我们地区全体大法弟子也集中定点往抚顺洗脑班发正念,就是这样我们地区还是出现了连续几天有四名同修被相继抓走送到抚顺洗脑班的情况发生。

我是这次行动中被骚扰到的一个,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平安脱离险境。六月十六号当天上午,丈夫单位有一位同修在班上被抓走,被送到抚顺市洗脑班。下午两点,丈夫一个人在家。政法委、国保队、当地派出所一行人到我家,询问我丈夫问我到哪里去了?他说:我不知道,刚回来。他们就走了。他们刚走,我就回来了。丈夫说好险呢,你得注意点!明天他们可能还来找你,看样子是冲你来的。当时我有点紧张。

第二天我想,我哪也不去了就在家里发正念清理。下午两点整,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并喊我的名字叫我开门。我当时就在心里问师父:师父我该怎么办?脑子里打出来意念是:不配合他们。

我从阳台的玻璃镜里看到了是一辆黑色的轿车、还有一辆警车。我不吱声就坐在床上发正念。敲了五、六分钟后他们下楼了。一会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没见过的电话号码,就想可能是楼下警察打的,没接。他们又上楼来“咚咚”敲门,声音很大,还大声喊我名字,听见他们说:手机可能落家了。然后他们使劲敲了几下,就下楼了走了。车子的方向是去了我的单位。当然是我判断的。

没一会功夫手机就响了,是单位领导打来的,我没接。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想利用领导把我搞到单位再来迫害我,我不能配合他们迫害我。时间一天一天的在过,我不能确定我就没事了。期间又有要好的同事通过同修告诉我不要去班上,原因是公安局的警察每天到单位询问我是否上班?听说还有刑警队的!样子很凶恶。

我每天在家学法、发正念,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十多天。我想我不能就这样下去了,这十多天我也在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我应该再進一步向单位领导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再配合邪恶来迫害我!希望他们能有个美好的未来。我也不能因此就不上班了。那我不就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吗?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正好一位同修来我家,我和她切磋了我的想法。她也很赞成。但要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再去。因为我心里有点怕。

当天上午我来到单位直接找到书记,问他:是不是有公安局的人每天到单位找我?我跟他说:你不能配合邪恶来抓我,我这些年的情况你也知道的。我炼法轮功有什么错?上面一有风他们就乱来迫害好人。这些年我知道你也一直在帮我应付他们。你也是在做好事,将来也会有好报的。

他支吾说头两天有,现在可能消停了,是经理接待的,没他的事。我就直接去找经理。这时我所在小厂的厂长也来找经理办事,正好遇上了。再加上书记,他们三个人,我就一起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希望你们不要配合他们一起来迫害我,将来对你们没有好处。我希望你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向厂长解释我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的原因。我不希望他参与邪恶迫害我。我是为他着想,希望他能够理解。经理当时表示:我们永远站到你这一边。不会迫害我要尽能力保护我。让我回去好好上班。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的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写出这些我也是在勉励自己要珍惜以前修炼所走过的路。这路上虽然有我个人的付出,更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和无时无刻的看护,我才能走到今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