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警察”再遭“六一零”绑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导)四川阿坝黑水县警察陆智勇,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再次被中共“610”邪恶人员跟踪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当时他正在从都江堰母亲家回新津的路上。

多才多艺的陆智勇当过教师、药剂师、之后又考入西南民院政法系成为了一名森林警察。他的父亲曾任医院院长,母亲是一名医生,女儿聪明可爱,姊妹和睦。唯一的缺憾就是他从小体弱多病。

97年考入民院的他开始修炼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加上炼功使他豁然巨变,从小落下的各种病消失,从此心灵真正感受到健康、美好。他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上不仅兢兢业业,曾获“最佳优秀警察”称号。

然而99年7月,江泽民一道打压法轮功的“恶旨”,打破了年轻警察这一切,使他蒙冤十年,现仍在遭难,其惨烈令人发指,而他所表现出的大善大忍又令天地动容!

“最佳警察”被骗劳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陆智勇带着妻儿进京上访,去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结果被绑架关押三个月,开除警察,留企业察看一年,未回家就被非法送到毛尔盖地区九零四场,押送交接、监管劳动。当时工人每月工资一千八百元,而只发给他三百元。那里海拔3800—4500米,无通信设施,交通极不方便。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黑水林业公安人员周彬、陈爱国和县公安局一科警察陈某某来到九零四场陆智勇住的地方。周彬说:“组织上决定你去学习”。陆智勇问:“到哪儿学习?学什么?时间多久?”周彬说:“到绵阳,那里有你们法轮功的人,学习几个月。”当天下午四点车开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才知道所谓“学习”原是非法劳教一年半。

刚到劳教所时,每天被罚站十八个小时,长期遭警察指使毒打,有时不从,还被按在尿槽里。到一年三个月时,已被迫害成胸腔大量积水,肢体剧烈抽筋,生命垂危。一年半非法劳教实际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九个月。

遭狼牙棒打、拖,体无完肤

由于坚持说真话,陆智勇被转到臭名昭著的六大队二中队,更受到惨绝人寰的折磨,劳教所对他们认定的“顽固分子”,通常用狼牙棒毒打四十分钟以上(狼牙棒就是钉满钉子的大棒)。

一次,恶警用狼牙棒打陆智勇,每打下去一次,再使劲往下一拖,一块皮肉就被撕烂、拖落。然后歇一会儿再打,一共四十分钟,血肉模糊、体无完肤。其他人员都把脸侧到一边,目不忍睹。

注射毒药,面如死人

二零零五年陆智勇的妻子饶琼被非法劳教三年,陆智勇也被再次非法劳教三年。陆智勇在新华劳教所受到药物和酷刑的摧残,水杯、饭里、强行输液时、强行灌食都被投入毒药。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陆智勇从邪恶的六大队五中队,被送到劳教所医院。俞医生说:“陆智勇你感冒了,我们要给你输液”。陆智勇说:“不!我没有病,是你们找借口迫害我”。下午姓余的护士长和姓荣的护士就来强行输液,由四个包夹(吸毒人员)把陆智勇按在床上连续输了几天。

输液后,腰和四肢都无力、酸软、心慌、难受、痛、发热、反应力和记忆力下降、头脑昏沉、生不如死。劳教人员说:“陆智勇面带土色,象死人一样”。

十年迫害 仅一次团年

第一次非法劳教回来,还没回到家中,陆智勇就被单位、县公安隔离到一个招待所,已近年三十,妻子准备了一桌饭菜,公安却逼陆智勇写“不炼功的保证”才能回家,陆智勇不写,就被强迫押送到九零四“上班”,其实是被严管。

直到半年后,才知道陆智勇已绝食抗议这非人待遇一个多月,近一米八的身高瘦得只剩九十斤,且头发全都白了,此时他的母亲毅然带领全家上山,冲破阻拦,才把陆智勇带回家。

就这样,一家人才过了自九九年迫害以来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全家团年。

从劳教所回来那天,漫天飞雪,是上天为陆智勇、为他所受的冤屈落泪;也为那些无知的迫害者汗颜。

黑水县检察院的检察官们,请了解法轮功真相,停止对陆智勇的迫害,让自己的良知复苏觉醒,给自己留条后路。曾发出国际拘捕令、自英国引渡审判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的西班牙国家法院,日前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台湾及多国正义律师呼吁将五元凶引渡到案,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