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杨松丽被绑架劳教 儿子被迫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下午3点多钟,重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恶人和华新街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杨松丽女士家中,要绑架她。杨松丽的儿子高扬关上门不准恶人进屋,梁世滨和范国胥两恶人就狠狠的把门踹开。

高扬奋力的挡在妈妈前面不准恶人们绑架杨松丽;恶人陈小东和梁世滨把高扬拉出屋外,恶人陈小东把高扬打倒在地,全身压在高扬的身上,狠狠地撇住高扬的手臂,高扬全身都动不了。恶人梁世滨用膝盖狠狠地压在高扬的脸上,还用大头皮鞋疯狂地踩高扬的头和脸。

梁世滨踩着高扬的脸非常嚣张地骂道:“你个小崽儿,敢在我面前拌旋”。高扬问梁世滨:“你为什么要打人?”梁世滨扬言:“就是要打你,打了你,你敢把我怎样嘛?打你还是轻的,把你个龟儿抓去关起,你比那些小偷和强盗都还要可恶,你该遭打。”

恶人梁世滨随后又打电话,又来了很多邪党帮凶,就还一直隐藏在幕后好久没有露面的恶人李先勇也来了。

华新街派出所开来一辆警车,下来一个警察和两个协勤,强行的将高扬绑架上警车,高扬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杨松丽也在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恶人们当着杨松丽丈夫和围观群众的面强行非法抄了家,抢走了两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等很多私人物品。之后将她绑架到华新街派出所。

高扬被绑架到华新街派出所后,恶警把高扬铐在木沙发上,因被打身体非常虚弱,高扬在派出所吐了两回。梁世滨等恶人表面凶恶,其实内心非常心虚,他们非法打了人,怕背责任,当天晚上就把高扬放回了家;而杨松丽却被非法送往洗脑班。梁世滨还很伪善地给杨松丽的丈夫说:“我们尽量不判她的刑,判了刑她退休工资就没有了,在我手上的法轮功有四十多个人,还有十八中的那些老师,我们对她们都是手下留情,都没有判她们的刑,最多就是劳教。”

高扬回家后全身是伤痕,头和肾都非常的疼痛。邻居们都来关心高扬,很多正义的邻居都说:“梁世滨这恶人太猖狂了,根本不象个警察,完全是个土匪,哪一天国外的人权组织到重庆来,我们愿意站出来当证人,决不能放过梁世滨。”

随后恶人们偷偷地将杨松丽从洗脑班绑架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9月30中午华新街派出所户籍范国胥和社区主任李小梅,到高扬家中“关心”他,表面是来“关心”高扬,其实是为第二次迫害做准备。9月17日至10月27日这一个多月时间中,范国胥经常鬼鬼祟祟到高扬家的大门口,老王那里打听高扬的消息。老王外号“王老头”在高扬家大门口以擦皮鞋为生。在高扬第二次被绑架的前两天,老王主动找到高扬,告诉高扬范国胥长期来问他,杨松丽和高扬的情况,迫于压力没得办法,说了些情况。

等高扬的身体刚刚恢复健康,恶人们就上门了。10月27日星期二晚上7点多钟,恶人梁世滨和恶人陈小东,非法闯入高扬家中,强行将高扬绑架到华新街派出所,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的二楼,恶人梁世滨和恶人陈小东还说:“你要反抗我们就要打你,我们那天没有安心打你,我们真的要打你的话,你娃捡都捡不起来。”恶人们想从高扬这里得到点同修们的消息,周旋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结果。之后恶人陈小东把高扬带到派出所的一楼接待室,铐在木沙发上,并吩咐派出所的警察和协勤看管高扬,两个恶人高兴地吃饭去了。高扬挣脱手铐成功闯出黑窝,现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归。

在高扬被迫流离失所后,恶人梁世滨和恶人陈小东经常去骚扰高扬的爸爸,有时恐吓,有时又是伪善。从他那里想问出高扬的下落。妻子被劳教,儿子流离失所,恶人们又长期去骚扰,老高现在是非常悲伤。一个好好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

9月17日参与迫害者: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陈小东、刘玲、李先勇等很多国保支队恶人。10月27日参与迫害者: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陈小东。电话:023-67850597 023-86870291

华新街派出所恶警:
范国胥 电话:023-66162959;023-67855178
社区主任 李小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