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虐之下志不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董建敏,女,四十一岁,河北省东光县粮食局职工,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月子病,还有美尼尔综合症、头疼、腿疼的病症,腿疼严重时,走不远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会再走,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切病症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董建敏曾进京上访遭恶警暴打,遭当地非法拘留4次、暴力洗脑一次、单位软禁多次,被勒索现金5000余元。

以下是董建敏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遭受邪党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

99年“7·20”期间董建敏依法去北京上访,警察把她及众多大法学员遣送回来,她被东光县公安局政保股姜万治、王希杰等罚款500元。99年10月,无故被政保股姜万治等非法传讯,这些穿着警服的人满口污言浊语,董建敏只因坚持信仰法轮功 “真、善、忍”的宗旨,被直接送单位软禁,期间被监控25天不让回家,在单位吃住自理。

二零零零年

2000年农历正月二十四,因到公安局讲真相并准备上访,当即被公安局政保股姜万治拘留达39天。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政保股向家索要2000元保证金后回家。

2000年7月11日中午,董建敏正在家做饭,被政保股恶警以谈话为由骗到公安局。政保股长姜万治让她蹲下,她说我没犯法不蹲,结果招致三、四个恶警的连打带踢,被强行戴上手铐。她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而姜万治大言不惭地说:“你去告吧,我就是执法犯法。”随后把董建敏强行拉到看守所拘留,被那里警察发现手腕上铐出了血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董建敏被非法拘留24天后,又被单位非法监控15天。监控期间要求回家,单位领导说,我没有权力放你,这是县委左(德兴)书记的意见。在第14天时背着单位回家一次,被单位发现后骗回。于夜晚12点左右由单位领导及同事六、七个人强制架起后扔到单位楼道里,并把楼房锁严以防外出。

在第15天的早晨,政保股陈某某、赵某某又以谈话为由开警车将董建敏直接骗到看守所再次非法拘留9天。之后,董建敏又被单位接去,非法软禁达3个月之久。

二零零一年

2000年12月 28日,董建敏去北京证实大法。于2001年元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告诉善良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一群警察蜂拥而上,将她打倒在地,恶警们手扯着她头发,脚踩着她的头,不管身上、脸上暴打一顿,眼镜被打碎了玻璃片扎在脸上,使脸、脖子、棉袄上到处都是血,然后被强行押入警车,拉到天安门分局附近派出所。之后又被转到北京北郊的一个好象收容院似的地方,董建敏和其他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遭恶警一顿警棍毒打,由于董建敏与另一大法学员不报姓名、地址,因而被单独拉到一间屋里,被7、8个男女恶警用警棍一顿暴打。因上访被恶警绑架的学员太多,董建敏被分流到平谷看守所,被强行搜身,因脸被打的已变形,所以没有拍她的照。当日晚上又被拉到熊耳塞派出所,接受非法轮流审讯后,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敞开窗户冻着,次日上午恶人让董建敏脱去外衣,一只手被高高的铐在屋外铁窗栏杆上冻了半天。总之,每到一处即遭一次虐待与折磨,最后暴徒们在董建敏身上一无所获后,把她拉到一边远山道扔下车,回来后又被单位非法监视8天。

二零零二年以后

2002年5月2日被单位副局长杨彦华、股长孙书发等带领公安局共10多人,连打带踢强行把董建敏绑架上警车,董建敏被塞到车座之间,董建敏说: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绑架我,他们说: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这样她被拉到大张农中洗脑班(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被绑架的还有大法弟子刘铁栋、孙福生。他们被多人用车轮战式的谈话方式干扰不让睡觉,为拒绝无理转化并要求获得自由,董建敏、刘铁栋绝食绝水5天,邪恶“610”人员侯书君、司法局施秀清、民政局吴姜文见邪恶目的没得逞,于5月6日,六、七个人强行把董建敏绑架到位于火葬场附近的沧州洗脑班(所谓的法制中心)迫害。

在沧州洗脑班董建敏还是绝食拒绝转化,第二天洗脑班的李东、张某、赵秋霖等恶人,就把董建敏弄到一个阴暗的小南屋里,在大铁床上全身被绷带绑的不能动,时间长了绷带所绑的地方疼痛难忍,大小便都在上边,并且进行了野蛮的灌食,鼻子、食道、胃等凡是胃管所接触到的部位都是烧灼般的疼痛,在痛苦中被灌的东西倒吐出来,弄得她满脸、脖子都是(一个善良的年轻女子给她擦嘴、擦脸,以后再没看到她),被灌5、6小时。随后恶人又变着招的接着迫害,强迫董建敏看造假的诽谤大法的片子,在精神上折磨她,强行洗脑。董建敏抗议暴力洗脑继续绝食,恶人又把她绑到小南屋的铁床上灌食,由于胃中无食物又是第二次被灌,因而插胃管的时候鼻子、喉咙、肠胃等处真是无法表达的疼痛,沧州医院姓王的男主任和几个恶人,用鸡蛋大小的勺子,往所灌食物里放了三勺子盐,真是越渴越加盐,过程中董建敏感觉浑身器官被盐水烧的火辣辣的疼,胃中象坠了个盐驼子一样,反吐出来的东西弄得满脸、浑身上下都是,小屋里散发着难闻的异味,除了苍蝇和她作伴,没人靠近她,这一灌就是一天一宿24小时,就是这样董建敏还是坚持和恶人们讲真相、不写保证书。恶人说:你赢了。

恶人一看董建敏还不放弃信仰,又换毒招,多名人员用车轮战术熬董建敏,恶人叫:熬鹰。而且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让她保持垂直站立的姿势,姿势一变恶人们就用笤帚打她,恶人们一会骂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一会妄想逼董建敏踩师父的法像、一会踹一脚、一会狼嚎般的狂笑一番,就象地狱的小鬼演恶作剧一样,就这样董建敏被熬了4天4夜。恶人们见董建敏仍然不放弃信仰,紧接着第三次把她弄到小南屋里,一个姓宋的和另外几个恶人,继续让她保持站立的姿势,一会又逼她弯着腰站立,还不放弃信仰几个人就用电棍电她的后背、脖子等处。多日的酷刑折磨,致使董建敏的腿、脚从上到下肿得很粗,鞋子都穿不上了,又熬过了2天2夜董建敏再也支撑不住了,就这样被折磨了近一个月,于6月6日回家。

2002年11月1日,董建敏和程桂君、范宗新三位大法弟子,在理发店门口被东光县公安局恶警宫敬温、郭锐,“610”办公室的侯书君等绑架,她们被非法关押在东光交警大队,三个人分别被关在三个房间里,董建敏被绑在铁椅子上,手分别被铐在铁椅子的两边,每天四、五个人轮班看着,期间不让洗漱,不让睡觉,宫敬温打程桂君的脸,被隔壁范宗新听到,制止他们这种行为。这样熬了5天4夜,于5号晚恶警宫敬温、郭锐又把她们送往东光看守所,范宗新绝食6天,董建敏在绝食5天后,被强行绑在大铁床上灌食,5天5夜不让动,这时她的腿被迫害的又肿又疼,后来被勒索2000元、非法关押49天后回家。

由于董建敏多次被非法关押,好端端的生活被邪党搞得家无宁日,丈夫因承受不了如此的压力,向法庭上诉离婚。在法庭上,审判长少文杰说:“家庭、法轮功只能选择其一。”董建敏说:“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现在是你们逼迫我,我不想离婚。” 2003年董建敏的丈夫弃家而走,又一个幸福家庭就这样被邪党拆散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