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警察各是怎样对待法轮功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和台湾同宗同源,两岸间隔数十年,近些年两岸渐有来往,却发现社会差异巨大。其中以各自政府对待法轮功的差异最为显著,突出表现在两岸警察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上。通过对比我们或许能够得出一些造成大陆社会环境恶化的原因。

近几日,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抵台,十万名台湾人前往抗议。其中有一支不容忽视的队伍,那就是约六千人法轮功学员组成的队伍。这支队伍不是去抗议 “江陈会”(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与中共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举行的会议,简称“江陈会”)的,因为他们不参与政治,“江陈会”谈什么,怎么谈,那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他们只是去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这和其它抗议团体的目地不同。

在民主社会,人们抗议什么、支持什么,那是人自己的选择,人有这样的权利。但是有些抗议者可能在某些情况下会有一些激烈的言语和行动以引起对他们的关注,为此警方会有所戒备。可是他们对法轮功的戒备几乎没有,并且还想方设法的保护法轮功学员,为法轮功学员出主意、想办法。

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在台湾裕元酒店旁的一块空地上平静的炼功,以其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学员静坐的空地后方就是来自各地的游览车的停车场,在周边看管的警员刘先生对学员说:“如果都只是你们法轮功的来那就太好了,如果不是为了怕游览车被刻意滋事份子破坏或纵火制造事端,引起纷乱,我看有法轮功在的地方根本就不需要我们警察来看管,你们都很能把自己管得很好。”

台中警察局的一位警员是给法轮功学员静坐维护秩序的,他说:“假如每个申请的团体都能象法轮功这样自律,没有什么领队,很平和理性的,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法轮功学员的安静、和善与理性感动着警察,他们也纷纷以各种方式帮助法轮功学员。在陈云林到中台禅寺的路上布置横幅时,因为是马路转弯处,值勤的派出所所长看到了就提醒法轮功学员,站在哪里比较安全;车子从哪来,怎样拿横幅角度看得最清楚、挂在哪个地方最显眼。

在苗栗路边拉横幅时,有一员警来要求学员们怎样做。这时另一位较高阶的警察过来说:“他们不会怎样,全台湾的警察都知道法轮功是平和、善良的团体,跟其他团体不一样,不会有激烈动作。”

学员们要过马路到裕元酒店对街拉横幅时,执勤的员警将学员们拦了下来,并指着对面的其他抗议队伍向学员说:“我们不要经过他们,他们太危险了,我想办法带你们过去。”随后,他联络对街的警察,请他们开一条道路让学员通过,并安排几位员警在马路中央为学员挡住车辆。

可是,大陆的警察对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法轮大法明慧网上每天都有来自大陆的真实报道。我们简单举几个例子。

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土口子乡荒地村的农家妇女刘艳琴,今年五十四岁了。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共以“奥运”为借口将她绑架。刘艳琴被清原公安局的多名警察毒打,其中有一个女警察叫徐金荣。警察把她吊起来毒打,还把她绑在老虎凳上,先灌白酒,再强行捂住嘴巴,逼她用鼻子呼吸,然后将点燃的烟插在她的鼻孔里,强迫其吸烟。刘艳琴被送回看守所时,手脚麻木,手指不能弯曲,无法进食,脸部、身体多处淤青,双腿肿胀,生活不能自理。同监室三十来名在押人员无不震惊,有好几位流下眼泪。大家都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领导下的公安会对这么善良的人下如此毒手。”

中共警察可不只是毒打大法弟子,他们还变着花样的用药物摧残大法弟子。家住北京市房山区东瓜地村的刘文萍,原来身体健壮,善良朴实,对丈夫体贴,对老人孝敬,对孩子又非常慈祥。邻里都夸她,“看,人家那媳妇儿多好!”她因坚持信仰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六班。警察首先用不让她睡觉的手段让她出现不适症状,然后就以“你身体不好,血压高,心脏不好”为理由,天天逼她一把一把的吃不明药物。但她一吃药就浑身抽筋,心脏特别难受。她不吃,恶警大夫就大声嚷嚷:“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听你的还是听我的?”有一次,刘文萍实在难受,就跟队长说:“我吃药非常难受”。这个警察还有点善心,私下告诉她:“你自己撤了,自己换一种药吃”。

刘文萍走出劳教所时已奄奄一息。当时来接她的家人都惊慌失措,打电话问劳教所。劳教所却说:“出了劳教所门,一概不负责,不归我们管。”

在台湾,当法轮功学员向值勤的员警问候:“辛苦了!”员警说:“我们是领薪水的,你们没领薪水才是真正的辛苦!”可是,让我们看看中共的警察是怎样既拿着老百姓的纳税钱,又对大法弟子进行经济掠夺的吧。

黑龙江省安达八一牧场的盛彦勤和盛延军弟兄俩,二零零一年的时候为法轮功上访,双双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抓政法的乡长付贵春和派出所所长郑万金伙同多人来到他们家,乱翻一通没有搜到可要的东西,就随口讹诈家人交一万块钱罚金。年迈的老父亲说:我儿子去上访犯了什么罪?盛彦勤他们哥俩从不做坏事,也就是说个实话。付贵春煞有介事的欺骗老人说:你儿子上北京去闹事,跟××党作对,因为他们去上访,上边罚我们一万块钱,这钱我们不可能给出,我们就得罚你们一万块钱交上去。老人几乎哀求着跟他们说:你们看看我的家,哪有那么多钱啊!他们说:没钱就牵牛。这伙人走时,理直气壮的牵走了一头带犊的大奶牛。

这就是中共的官员和警察,和土匪有什么区别?比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中共的官员为何会如此飞扬跋扈,全然不顾及老百姓的死活?不都是这个邪党一手调教出来的吗?没有中共邪党的一贯欺骗、暴虐和对警察的纵容,怎么会有如此黑心的匪警?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的恶意造谣和残忍迫害,中国有些警察可能也会象台湾的警察一样对待法轮功学员的。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晚上离开时,地上的瓜皮纸屑,连警察丢的烟头都被法轮功学员捡走了。当时有个维持秩序的女警察喊其他的警察指着地上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看看人家多讲道德。”

四·二五那天,现场的警察也都是法轮功崇高道德风尚的见证者,他们也亲身感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安静和善良。但是还未等到其他的警察对法轮功有所了解时,一场涉及所有法轮功修炼人的无理镇压便如寒流一样突然袭来。法轮功是好是坏,法轮功学员是好是坏,全由中共这个邪党的一个声音给包揽了、而且不准有不一样的声音。老百姓得到的关于法轮功的官方报道没有一项是正面的;而警察们得到的却是没有任何法律文件的口头指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十年有余,迫害的突出表现就体现在各地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勒索和残酷折磨上。

然而,同是中国人的台湾却不是这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一水之隔、天壤之别的巨大差异呢?两岸法轮功学员同学一部法,却遭遇如此悬殊的对待,这不令所有的中国人深思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