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一、得法

我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匪浅。修炼前满身疾病,修炼后按照师父讲的法做,严格要求自己,努力提高心性,全身的病都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在师父和大法蒙受不白之冤、遭到恶意诽谤,大法弟子受到邪恶迫害时,我没有真正走出去证实法,那时候就知道谁说师父不好,就跟人家顶,后来学师父在《精進要旨》的所有讲法,知道师父传的大法,不是一般的法,丈夫也说:“这是最正的法。”由于知道法好,师父好,加上自己的亲身受益,所以就一直坚持学好法炼功,没有想到应该出去证实法。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和《预言参考》发表了,当时没有得到,直到秋天同修送来后,我一边看一边流泪。由于当时好象大雁没有头雁似的找不到方向,电视天天说瞎话,欺骗民众,身边的人也议论纷纷,但是我不信,说师父敛财,当时我读师父在《精進要旨》里的经文《手抄经文的处理》,师父说:“有学员问我,手抄的大法书如何处理。我告诉大家,暂时可以把你们学习大法时的手抄《转法轮》或其他经文,由去农村传功传法的人带去送给农民,同时可以减少他们的经济负担。”当时说不出的感激,因为我是大山沟里的农民,因多年有病,生活非常困难,师父处处为我们着想,心中充满了对恩师的无限感恩。

二、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秋天,我得到一张光盘“天安门自焚伪案”,找我们村的村民到我家看,为了让人们明白真相,可是却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在十月一日前,我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那里都是市里的同修,就我一个是农村的,而且文化水平最低,就和他们切磋,懂得了很多法理,背会了很多经文、《洪吟》

警察去看守所两次问我:“你对法轮功什么态度?”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气的他们大叫:“你这样别想出去。”我坚定的告诉他们:“你说了不算。”第二天我想:“我不能在这里呆着,我得出去证实法。这里关的应该是人,而不是神(大法弟子)。”

第二天是礼拜六,管教说下个礼拜一让我们去看诬陷大法的画展,每人发一张纸,一支笔。让写看完后的感想,当时我想,你们都是骗人的,我要把你们那邪恶的目地和罪恶的谎言揭穿。正是这坚定的一念,解体了邪恶,没等到礼拜一,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将我放回,还向我的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强迫他们写保证书看着我,限制我的自由。

三、闯过家庭关

从邪恶的看守所回来后,因家里人受到邪恶的极大伤害,怕我被再次迫害,用尽一切办法不让我炼功,不让讲真相证实法,不让和同修接触。当时由于我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没有慈悲心,完全用人的心对待,委屈气恨甚至想到逃避,寻求丈夫(当时他还没有修炼)保护。后来学习了师父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北美巡回讲法》才知道了自己误在哪里,师父说:“那么可能就会有众多的生命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得度;就是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够变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也干扰着你。”

这之后,我明白了该怎么做,找出了自己的许多不足,在以后的过关中,我努力的提高心性,用慈悲、用善对待家人,对待身边的众生,大法威力无边,终于感化了他们,使他们明白了大法好,并且陆续得法。

在师父的点悟与呵护下,我成功的闯过家庭关。

四、傲雪寒梅开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前,我被恶警绑架到转化班,被强制按手印,当时“六一零”的头子得意的说:“这回师父可不要你了”。我一下子痛苦的不行,放声大哭简直不想再活下去,可是又想到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杀生会造成很大的业力。”我不能死,我一路哭着回到家,把《转法轮》书打开,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跟师父说:“我不能离开您,不能离开大法,我要从新修炼,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师父的呵护下,又从新汇入证实法的洪流中,在同修的帮助下也开了一朵小花,这朵小花虽然开的艰难,但是也越来越鲜艳,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在开花的过程中,由于依赖心不去,每遇到障碍就找技术同修,给同修带来许多不便,在此谢谢同修!现在越来越好。以后我一定让他开的更好更灿烂,真正的做一朵傲雪寒梅。

五、大法神奇

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我家拉稻子,在一个小河沟边从装满稻子的拖拉机上摔下来了,把肩胛骨摔断了,胳膊脖子痛的动不了,起都起不来,我弟弟来了,让我上医院,我告诉他们,我有师父有大法,我没事,我把胳膊抡起来给他看,一边给他们讲大法好,当时一点不痛,大法神奇随时显现,等他们放心的走了,我却又痛的动不了。

我炼不了功,发正念手也抬不起来,不过我一点不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是什么原因出现这样的事,是因为学法少,把法放在了后面,把常人的事放在了前面,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大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可是师父没有怪我,依然呵护着我,十天后我能炼功了,能做一些家务,快速恢复,周围的人不得不说大法神奇。

在我右肩上长了一个大包,二十多年了,越长越大,穿衣服都能看出来鼓鼓的,有人说是脓包,有人说虱子包,我说那就是业力,另外空间的灵体,同修们一起切磋、发正念、向内找,善解、都不起作用,有时又疼又痒,也有人叫我上医院手术,或者想一些常人的办法,我都不干,我就相信师父一定会管我,一定是我有什么执著,什么人心没找到。

直到今年十月一日前,我又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当时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我去解体你们,让你们的班办不成,在洗脑班里,我一直不配合邪恶,不停的讲真相、发正念、背法、请师父加持。最后连“六一零”政法委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大法好,它们彻底失败了。

在洗脑班七天,我回家了,神奇的事出现了,肩上的大包破了,挤出一些败物后消失了,完好如初,我想这一定是我坚定了正念,解体了邪恶,另外空间的灵体呆不住了,也是我符合了那一层次的法理,师父帮我拿掉了,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处处展现,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以上是我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有不足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圆容归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