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元大法弟子祝艺方在监狱中遭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我叫祝艺芳(祝艺方),在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工作。2006年4月25日被广元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判刑七年,2006年11月14日关押到四川女子监狱,现在快三年了。

在此监狱关押中,因不放弃信仰,被长期锁门。直到2008年“5.12”地震那天才把门打开。一直是2—3个互监人员轮流看守,不准出监室门,在室内边不允许别人和我说话,没有人敢坐我的床。有一个刑事犯同情我买不到东西,给我倒了一口醋被责骂;有一个给了我几颗茶叶被当众羞辱;有一个老太太新搬来不知情况,给了我两颗糖,被蒋干事找去批评。

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受尽了人格的侮辱:因不穿劳改服,被警察指使刑事犯把我衣服扒光,只剩内裤和胸罩,没有人敢给我们衣服穿,我们披个被单都被收走。由于长期关押、迫害,加之三个“帮教”每天来搞洗脑,造成精神压力非常大。由于长期买不到生活上的食物,吃不上蔬菜、水果,见不到阳光,身体出现浮肿,我多次要求出门提开水都不准出门。以至后来被送到警官医院,出现病危。家人接到病危通知书后,悲痛不已,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儿子听到病危的消息,把隐形眼镜都哭掉了。因我在警官医院不配合迫害,坚持炼功,被强行绑在床上输液。在医院检查不出什么病,就是全身浮肿。因我和另外两个功友一起切磋,被他们知道后,就不要我在医院呆了,肿还没消就把我带回监狱(主要说我影响了另外两个功友,说我叫她们不配合迫害)。

现在每天在监室,3—4个所谓的帮教(犹大)进行学习、转化,拿师父的书在里面断章取义,欺骗大法学员。

我现在每天在监室,两个互监、三个帮教给我灌输她们荒唐的言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叫赵红梅,每天上班就来亲自坐镇,每天软硬兼施,用情、伪善来打动。我有表现出不配合,就要叫我下三楼,进行更严重的迫害。因我现在身体浮肿未消完,腿肿行动不方便,身体负重。恶警乘人之危,叫我下三楼,不下三楼就强制洗脑、软磨硬缠。据监室的人告诉我,她们就是这样软磨硬缠,非要把我“转化”成她们那样,利用我现在的身体情况,用家人来劝导,给我施加压力。

我因身体出现不适和帮教(犹大)的轮番攻势,造成身体上、精神的压力非常大。

两年多来,我因不放弃信仰、不配合迫害、不穿囚服,因而不能接见、纸笔被收走,不能给家人写信,更不能通电话,儿子送衣服,找到外面的高墙,在外面叫“妈妈”,我看见了、听到了,两个互监硬是按着我,把我嘴捂住不准说话。

现在恶警却要儿子来接见我,并准备安排家人亲情接见、会餐(听说准备),是不是看我如何办?

我儿子父亲的早逝(儿子9岁时因病去世),这十年我多次被抓、被关,儿子也多次流浪街头。2005年我流离失所,儿子被恶警抓去,拷问一夜。在读初、高中时,警察经常到家中骚扰,补课老师被吓走,儿子无法正常学习、生活,被迫离家到小姨家读书,

远在老家的婆婆听到我被判七年送监狱,病中她因受不了打击而气绝身亡(在我被押送监狱的途中断气);老公公也因我多次被抓,因病情加重去世。家中只剩儿子一人,靠舅舅、小姨妈给钱读书,现在外打工维持生活。

儿子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打击、精神、经济上的负担,现在赵红梅联系到他,还用他来诱导我说我不管儿子,不想早点出去,怎样无情,怎样对不起家人。现在还想叫儿子来用情来打动我,利用我身体状况来要挟我,乘人之危来“转化”我,妄想、办不到!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警:赵红梅。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