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公安恶人遭恶报实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

1.刘守林

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守林一直跟随中共恶党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九九年邪党开始镇压时,他在兴华里派出所任职,就曾殴打辖区内进京上访的学员。仅二零零八年一年在刘守林直接操纵下,凌河区就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他们中有的被判重刑,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勒索巨额钱财。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刘守林在自家小区内(时代家园)散步时,被锦州市凌河区地税局小车当场压死。死亡时一直被压在车底下,惨不忍睹。刘守林年仅四十多岁。

2.杨青海

凌河区华兴派出所干警杨青海,在其管辖的区域严重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多次跟踪大法弟子,抓捕被邪恶迫害得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多次对大法弟子进行抄家,抄书,参与敲诈勒索大法弟子钱财。2002年11月经检查,身患绝症,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死去。

3.史英明

2004年5月份,锦州安全局恶警对大法弟子刘万胜进行跟踪,在刘万胜给大法弟子送真相资料途中,恶警对刘实施野蛮抓捕。(后来刘的妻子去教养院讲理要人,也被捕入狱)在对刘万胜进行非法抄家过程中,身为安全局某处副处长的史英明带头趁火打劫,偷拿刘家现金三千元,金项链一条,电脑一台等贵重物品,事后给刘万胜二十刚出头的儿子的生活造成极大伤害和不便。刘万胜儿子因此到有关部门和安全局说明实情,索要私有财产(实际电脑、项链等本来就是孩子的)。经核实,史英明确有其事,所造成影响极坏,因此受到撤销副处长职务的处分,财物如数退还。了解大法真相的“国安”人员也在议论一个话题:人可别太损了,总得留条后路吧……。

4.王殿玉、所长周某

原锦州康宁派出所所长周某、副所长王殿玉积极迫害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以前周所长是一名指导员,王殿玉是一名普通的片警,由于二人迫害“有功”,被上级提升为所长和副所长。在他们任职期间康宁派出所先后将管辖内的大法弟子送入马三家劳教所的有6-7人,送入看守所、洗脑班的有10多人。2002年8月4日,大法弟子曹淑芳被王殿玉等人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有报道),康宁派出所与市610办公室恶人李协江勾结,致使参加曹淑芳葬礼的大法弟子多人被抓。

事隔一年,2003年6、7月份轰动全市的杀人狂一案就在康宁派出所管辖之内。他们把精力全部集中在迫害大法弟子身上,真正的罪犯却在康宁派出所管辖内逍遥法外,杀人狂许贵柱最终被古塔公安抓获,致使所长周某因严重失职被调离,王殿玉被开除公职,得到应有的报应。市民对此拍手称快,都说他们“杀人犯罪不管,专抓好人(指大法弟子)”。

5.杨扬,35岁,学法医鉴定专业,现任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刑侦副大队长。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杨扬曾到锦州市技术开发区天桥阵大法学员才志刚家抄家。之后遭了报应:他前妻与其离婚,并把家里东西全部私自拿走。他也得了严重缺钾的毛病,身体无力,上楼梯都摔跟头。前些天,杨扬又带手下人员李闯等三人去抓大法弟子张某某。杨杨电话13904169139

6.吴世国

原任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营盘乡派出所所长,99年7月20日之后,曾参与迫害过其管辖区内多名大法弟子,后掉到市凌河区“610”办。2008年6、7月间,吴世国因胃癌死去,时年45岁。

7.李洪彬、吴世国

2003年5月29日,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营盘乡派出所恶警李洪彬,所长吴世国、指导员冯锦卫、警员李洪彬、何伟疯狂抓走本乡三位大法弟子。恶警李洪彬(曾害过两条人命,由所长降为警员)和大薛乡一村干部于2003年7月15日早开车带着两个妓女在公路上行驶时发生车祸,撞死一人,撞伤一人。李见撞人妄图逃跑,结果车又撞在了树上。该派出所所长吴世国被撤职,李洪彬被刑拘。

8.原黑山县公安局副局长卢兴州,99年7月20日起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极为卖命。于2001年7月患肺癌死亡。

9.原黑山县李屯乡“610”头目之一崔和配,40多岁,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搜书、抓人、谩骂大法创始人。2001年的一天,崔去同事家参加婚礼,突然暴死在去医院的途中。

10.原黑山县公安局原局长高海,男,50多岁。为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忠实执行迫害政策,在其任局长的几年间,本地区众多学员遭受迫害,其中有多名学员被判刑,有数十位学员被劳教,100人次以上被拘留,被以罚(没收)款、交保证金等各种名目勒索的钱财总计超过50万。多位学员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拆散、许多学员被逼的流离失所,可高某还是穷追不舍,上网通缉这些学员,学员家属不断被骚扰。这几年间,被迫害致死最少6人。高某因迫害法轮功恶报其身,于2006年年初突发脑出血命丧黄泉。

11.原黑山县绕阳河镇派出所所长郜文福,男,50多岁。自99年7月20日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曾多次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2006年2月27日黑山县公安局召开全县各派出所所长大会,布置在“两会”期间怎样对法轮功进行新一轮迫害,他在会上还在扬言“要大干一场”,结果第二天,突发心梗死亡。

11.黑山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马玉德,1999年“4.25”以后,曾抓大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参与迫害之后不久,其大儿子出车祸造成腿骨骨折,然后其二儿子又被别人燃放的鞭炮,将眼睛炸伤,住进了沈阳医院。

12.原锦州市义县政法委书记杨景成,积极迫害大法弟子,后因突脑出血而暴亡。

13.高海,原义县公安局局长,后调任黑山县公安局局长,正值九九年“七二零”后,身为局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黑山镇第二初级中学教师大法弟子战志刚,曾无数次被骚扰、多次被罚款、五次非法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四日被非法抓捕并抄家、后被送至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至今。恶报果然来了,他先得脑血栓,后来不长时间又得脑出血,在锦州抢救很长时间,无效死亡。

14.肖春芳,义县张家堡乡派出所警察。在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追随江集团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抓捕大法弟子,扣压大法弟子身份证。大法弟子的子女外出打工不给开介绍信,写迫害材料等。大法弟子给其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拿共产党的钱,就得给共产党办事。真要灭共产党,那我也跟着灭吧。”等话。

在2006年正月初五,他坐汽油三轮车出门。在回来的路上,汽油三轮车在行驶中被大风刮翻,同时被对面来的大三轮撞上,小车司机腿受伤,车上肖的妻子脸部受伤,嘴被刮开一个口子。肖本人脾、心脏等处受伤,抢救无效于正月十二死亡。真是实现了自己为恶党献身的誓言。

15.李华,原是义县大于卜镇派出所所长。在2000年11月,有几名大法弟子正准备去京上访,被其手下恶警发现并截回。李华强行搜身,将大法弟子的钱装在自己腰包,将大法弟子全部送往看守所。没出几天,李华出了车祸,肋骨折了好几根,遭到天惩警戒。

16.周福利,义县大于卜镇派出所干警,家住大于卜镇小粒屯。在2002年9月末,派出所警察深夜闯入大法弟子家,意图强行带走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抵制,周某强行将大法弟子背走,没走几步远,便一头栽倒,得了脑血栓,全身不能动。

17.义县前杨乡派出所警察张守礼(50多岁)从99年7月20日以后,对前杨乡大法弟子造册登记、逼供、审讯。而且对中泥村的大法弟子郭某,后泥村的刘某大打出手。破口大骂。失去了人民警察的品格。2001年,张守礼得了脑血栓,从此后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

18.牟桂良,男,54岁左右,原义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是义县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凶手,经他手绑架、拘留、劳教、罚款的大法弟子上百人,几年来经他手勒索的大法弟子钱财达几十万元。牟桂良利用职务之便向有大法弟子的单位领导勒索钱财,如果勒索不到钱财就对单位领导施压,或迫害其单位大法学员。如:义县九道岭粮库单位领导不给牟桂良报销××条子,牟桂良就把其单位的一个学员绑架到锦州教养院。2003年,牟桂良被撤职调换岗位,权力大减。他的妻子得了一种怪病“失语症”,到处求医,治不好。

19.前杨乡派出所所长宋福济(40多岁),此人阴险毒辣,表面看似斯文,内心诡计多端。大法弟子经他手非法送锦州劳教一名,另两名是监外执行。他还到处打听一名弟子的情况,企图凑材料把该大法弟子非法送去劳教。2000年10月20日晚,他以找大法弟子到村上谈话为名,结果将6名大法弟子骗到前杨乡派出所,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锅炉房。并进行严加看管,上厕所也要请假。这样非法关了9天。他扬言说:“反腐败我管不了,几个法轮功我还制不了?”2001年,由于工作方面的事,他被免职,他的妻子也得了一种很不好治的病。

20.2002年秋,锦州义县某派出所新上任所长王军林(男,30多岁)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恶报,他开车带着他父亲出门,途中撞到一棵大树上,他的父亲当场死亡,他的胳臂骨折。

21.杨玉祥,男,58岁左右,原义县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1999年7月20日后积极迫害栽赃陷害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钱财,经他送教养的大法弟子有几十人。2000年夏天,杨玉祥去北京抓捕上访的大法弟子,在回义县的途中突发脑血栓,口歪眼斜,被迫病退在家,在漫长的岁月中了解了真相后,有所醒悟。

21.北宁市窟窿台公安分局原副局长刘德志(音),男,50岁左右,在99年7月20日后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后来得了喉癌。可是刘德志经过手术之后不思悔改,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后来喉癌恶化,无法医治。在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他说:还有比等死更痛苦的事情吗?我这是造了孽啊,似有醒悟。2004年夏天刘德志死亡。

22.刘国生,北镇市公安局法制科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八年来,北镇地区被非法劳动教养的有近百人,都是以刘为首的法制科内的不法之徒所为,他自己也声称:所有被教养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他送去的。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在没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连抓人的政保科都未通知)就将沟帮子镇大法弟子刘源非法送至锦州教养院。

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零六年夏天,刘国生的儿子,在开车去闾山的途中,车祸身亡。因车祸发生在深夜没能及时发现,一直横尸街头。

23.王广路,男,四十多岁,是凌海市三台子镇三王寨村人,被抽调到镇派出所,还没有转为正式干警。2002年6、7月间,非法抓捕金刚屯村10 多名法轮功学员,此人心狠手黑,用胶皮管(里边装铁丝)的鞭子毒打学员,并向学员勒索钱财。2003年8、9月间,他得了脑血栓,卧床不起,不会说话并嘴流口水。老百姓都说他毒打法轮功学员遭报了。

24.凌海板石沟乡派出所所长牛广春追随江罗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抓捕、毒打、劳教过法轮大法学员,2002年过年后得了脑血栓。

25.原锦州监狱原刑罚执行处处长张庆,在迫害大法弟子崔志林时与五监区当事人统一口径,就说崔是自杀。并对崔的家属态度蛮横,说崔的死亡与监狱没有关系。张在负责调查一盗室案时,在犯人休息室铺下翻到了法轮功传单,竟如获至宝,他拼命追查,致使一修炼职工受牵连,而遭到不公对待。就在其成为副狱长人选时,却得了肝癌,不久便死去。

26.锦州监狱退休干警谢继权,负责看管离退休的大法弟子,他辱骂法轮功创始人,指责谩骂老年大法弟子。在一次买菜时,他忽然倒地,抢救无效死亡。

27.锦州监狱五监区监区长里秀平、潘志男为追求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十几天不让大法弟子崔志林吃饭、睡觉,后来崔志林被迫害致死。事隔不到一个月,一名犯人在戒备森严的高墙电网下逃脱,致使李未被评上“副总”,潘被撤职。

29.锦州监狱原保卫处长孟凡杰,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迫害大法弟子中充当急先锋作用,后因业务问题被一撤到底。

30.原锦州市历任街道书记的乔愚,在马家街道任书记期间,是迫害法轮功的后台指挥,他任意对学员罚款,以完成经济利润指标。在乔愚任锦铁街道书记期间,法轮功学员刘智被抓进洗脑班,第二天刘智被迫害致死。当时刘智家的孩子正在上大学,家里生活很困难,符合申请低保条件。在此情况下,家人提出低保的申请,但乔愚不同意。之后不久,乔愚就患阑尾炎穿孔,差点出现生命危险。2007年8月,乔愚终因经济问题被审查,并被抄家,从家中抄走巨额贪污款。后来又被双规,之后被转押在盘锦被隔离审查。

结束语

“善恶有报”是个永恒不变的真理,报应是神对人最大的慈悲,当人做好事得到福报时,就会使他坚信自己的善行是对的,当人做恶得到恶报时,只要认真思考,诚心改过就会使他悬崖勒马不致落入罪恶的深渊。这不就是在警示他、挽救他吗?这不就是慈悲吗?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九年中,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或多或少都得到相应的报应被警示不要参与行恶。有的人能从报应中醒悟,痛改前非,将功赎罪不再行恶,而有的还一味的行恶,那么等待他的只有入无生之门,这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悲哀。也是大法弟子不愿看到的。

由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并累及家人的事,频频出现,难道不值得人深思吗?历史的车轮不会倒转,错过的可能是最珍贵的。在此,善劝那些仍在跟随中共参与迫害的各级干警们:善待大法,天赐平安;迫害善良,天理不容!

在人的日常生活中,特别是在恰逢历史转折的年代,看似偶然的事,其实都有背后的原因。病魔不会无故缠身,恶事也不会自然光顾,暴亡的降临又岂能偶然发生?因为天理制约人的行为,不会让人无度的行恶而自毁,这就是神佛用因果报应警示世人远离恶行。

信仰是天赋人权,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坚信何罪之有?助纣为虐、迫害善良又如何偿还深重的罪业?文革中的“三种人”哪一个是因触犯自己的利益而迫害那些老干部、知识份子的呢,不都是在忠实执行上边的政策吗?现在连他们的子女都在跟着偿还罪业而食苦果。执行错误政策越是坚定忠实的人,他的罪过也就越大,尽管当时会得到一些奖赏,甚至提职提干,但后来将要承受的痛苦要远远大于所得到的。真心希望各级干警们慎重对待自己的言行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