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市田横镇恶徒王常良、吴世军等迫害宋宵棠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邪党恶徒爬墙闯民宅行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山东即墨市田横镇上夼村大法弟子宋宵棠家,突然响起激烈的敲门声。宋宵棠被非法劳教后,因她的丈夫常年在外,只有她的妹妹帮助照看年仅十岁的小女儿。宋的妹妹看到,田横综治办主任王常良、指导员吴世军等五人正气势汹汹地吆喝着开门,宋的妹妹依理说道:“我只一个女人在家,如果有事的话,过会我去找你们谈吧。”恶警们不听,咆哮着又叫来一辆警车。

看着这气势汹汹的阵势,宋的妹妹想起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也是王常良、吴世军、刘春苗等人在没有任何理由,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凶神恶煞地把宋宵棠从炕上拽起、绑架、非法劳教的残忍场面,拒绝为其开门。

这时吴世军气急败坏象热锅上的蚂蚁,围着宋和其邻居家的房子团团转,寻觅着可以爬进去的地方。恶警没有经过宋宵棠邻居家的同意,猛烈地撞开邻居家关着的大门。王常良第一个窜了进去,从邻居家的院墙向宋宵棠家爬。吴世军晃摆着肥胖的身子紧跟其后,但爬到半路时,在村民正义的指责声中,又灰溜溜地退了下来。而丧心病狂的王常良独自一人爬到宋宵棠家的院子里。作贼般向屋里东张西望,试图进去。但因门被锁上,只好在院子里发疯般团团转。这时,围观村民纷纷指责:“田横治安这样差,都是让这些人带头作坏了,真是警匪一家。”

大法弟子宋宵棠遭迫害事实

当宋宵棠家中发生这残暴的场面时,宋宵棠在劳教所也遭受着酷刑摧残。宋被绑架后,曾绝食抗议迫害。青岛第一看守所恶警看到她都虚脱了,不敢再收留,要放人。然而田横派出所恶警丧失良知,不但不接人,还伙同即墨“六一零”,迫不及待的伪造假资料,由徐可爱。孙丁辉等人将宋宵棠劫持到劳教所。按法律规定劳教通知书应给家属一份,然而当家属索要时,所长刁仁克、恶警孙丁辉态度极其恶劣,抵赖刁难,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非法劳教通知书上是一派谎言。

宋宵棠被劫持到劳教所后,即遭到酷刑摧残。恶警把她的手和脚铐在特制的铁床上,鼻子里插上筷子粗的管子,嘴用胶带紧紧地封住,130多斤重的恶警黄博穷凶极恶地猛坐到宋宵棠的肚子上,起坐多次。恶警燕艳也狠狠的坐在宋的腿上,上下蹿跳。使宋五脏六腑象撕裂般疼痛。更恶劣的是,恶警每次给她灌食时,都故意使她鼻孔流很多血,管子也长期放到鼻孔里不抽出来,狠狠的折磨她,致使她呕吐不止,昏过去好几次。

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一这天,恶警王会英、李英等给宋宵棠戴上冰凉的手铐和脚镣,残忍的吊起来,并把门和窗户全部打开,地上泼上凉水,故意冻她。

恶警在宋宵棠身体极度虚弱的状态下,还强迫她奴役劳动,不许睡觉,长期在禁闭室戴手铐。恶警李英还唆使罪犯打她,明知宋的头部被车严重撞过,恶警李英还狠狠地揪着她的头往墙上疯狂的撞。

甚至连家里给宋宵棠的钱,劳教所都控制着,故意折磨她。由于长期酷刑迫害,宋宵棠现已全身浮肿,头痛欲裂,且已患上心脏病、高血压。家属向劳教所要人,他们则称:“你们地方公安答应,我们就放人。”

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信仰无罪,向善无罪。希望社会所有善良民众伸出援手,为我们华夏民族及千千万万善良同胞的命运着想,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让“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每一个民众心里。

参与迫害人员:

王常良,男,三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戴眼镜,曾在丰城镇政府任秘书,现任田横综治办主任;其曾用卑鄙手段策划并绑架大法弟子宋宵棠,遭过恶报。电话:0532-85561077,手机13804259787。

吴世军,男,四十多岁,身体微胖,戴眼镜,田横派出所指导员,一年内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刁仁克,电话0532-88582229,手机13906483772
孙丁辉,手机13780610176
徐可爱,8512105--8204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