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舞蹈专业人士感受神韵(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杨思源综合报道)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德国法兰克福世纪大厅内的演出给观众们带来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优美的舞姿,鲜艳的色彩,美丽的服饰,让人身临其境的天幕,令观众从视觉上得到极大的愉悦,歌唱家动听的歌声、现场乐团的伴奏,则给人带来了听觉上的盛宴,而舞蹈、歌词传达的理念更是让人得到了内心的平和。

舞蹈专业人士:神韵演员的神采是我们没有的


职业舞蹈演员厦弗夫妇

来自法兰克福的厦弗夫妇曾经是职业舞蹈演员,并教授舞蹈多年。在中场休息接受采访的时候,厦弗先生(Peter Scharfe)有些激动的说:“非常好!打出活动的背景(天幕)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天幕是活动的,而不仅仅是一幅画面,乐团也妙不可言。”

当谈到舞蹈时,他一口气说了三个非常好,“因为职业关系,我们是从一个专业的角度看编舞和舞姿,我们非常喜欢这些舞蹈,看得出来,他们接受过怎样的训练,表演非常引人入胜,舞蹈演员连头发尖都训练到了,特别是那些女舞蹈演员非常有韵味。” “男舞蹈演员也很棒,还有那风采!”厦弗女士(Veronika Scharfe)补充道。

受到了厦弗女士话的提醒,厦弗先生表示,在德国芭蕾舞中演员有特别的姿势,有一种身体意识,那是一种技巧。“但是我们做不到的是他们(神韵演员)散发出的那种神采,那种韵味。他们的动作和我们完全不同,移动时的技巧不一样,平稳的好象一根毫毛都不会动。即使只是站着,姿态也都不一样。他们好象用100米赛跑的速度移动,还是可以在头上顶一碗盛满水的杯子,而且一滴水都不会洒出来。”

他感叹:“能够看到这样的演出是我们极大的荣幸。”“的确如此,”厦弗女士马上表示赞同。厦弗先生接着说:“演出的服饰也非常漂亮,颜色如此多彩鲜艳。虽然那些歌曲在我们这里不太常见,但是感觉也是很棒。把歌词打到天幕上是个好主意,人们可以和音乐配合起来。”

广告人:文化和舞蹈的完美结合


丽克特女士在晚会结束后仍和先生在回味晚会的内容

克丽丝塔·丽克特(Christa Rickert)是一名广告人,目前在德国一家大型家具连锁公司的市场部任经理。在晚会结束后她还和先生在座位上回味着刚才节目。“这台晚会不仅将文化和舞蹈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而且将古老的历史和现代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丽克特赞叹说。

丽克特女士在六到十六岁期间学习过芭蕾舞,因此她说自己完全可以体会神韵舞蹈演员们所付出的艰辛。“我小的时候也练过舞蹈,我知道那些看似轻松飘逸的舞步,需要付出多少辛苦的汗水。我一直很钦佩那些优秀的舞蹈演员,因为一个好的舞蹈演员,不但要有舞蹈天赋、表演才能,还要善于表达不同的情感;最主要的是他们必须心灵丰富,而这些会通过舞蹈展现给观众,观众可以体察得出来的。”

丽克特对晚会的音乐也非常着迷,她认为神韵乐团将中西乐器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我觉得晚会的音乐也令人着迷。我过去听过纯粹的中国音乐,但是老实说,对我们的耳朵而言,我们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但是今天晚上的音乐,听起来非常悦耳、舒服,我觉得中西乐器结合得非常好,一方面有着中国固有的特色,一方面让人 又不觉是完全陌生的。我觉得这种结合相当成功。”

一直在旁聆听的丈夫谦虚地说自己是搞化学的,与文艺不搭界。他谈及自己的观感时说,“我觉得这台晚会传达的信息很强,尤其是晚会所传递出的慈悲与威严的信息非常强烈,我非常感动,也很喜欢。那些舞蹈都有一个故事情节,一个发展过程,对理解画面很有帮助。”

前房屋建筑协会理事:晚会美的让人忘记呼吸

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埃尔斯奈尔(Elsner)先生,曾担任房屋建筑协会理事。他表示,神韵晚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对我真的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她美的让你必须屏住呼吸。晚会节目种类繁多,演员表现力强,颜色搭配非常美妙”。


Elsner先生全家:看到神韵的中国人一定很幸福

埃 尔斯奈尔先生以前就比较喜欢中华文化,特别是对孔子讲授的做人的道理颇有研究。但是,神韵晚会所呈现的中华文化和传统价值却是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她给了我一个惊喜。我想,看到神韵演出的中国人一定会感到很幸福。中国现在正处在一个历史变革时期,在将来的中国社会,一定会再次出现一些拥有独立思想能力的人。我在想,晚会最后所讲述的道理是否会对未来的中国人产生重要的影响。”

让埃尔斯奈尔先生印象非常深刻的还有中国的音乐:“我不知道,中国的乐器如此丰富。神韵艺术团的交响乐队由东西方乐器组成,这使得中国乐器得以充份发挥和表现。”

另外,动感天幕上呈现的多姿多彩的山水风景画,也让埃尔斯奈尔先生非常着迷。他曾经在古画上见过这种中国山水,他赞美道:“这场晚会真是一场颜色与舞蹈的盛宴。神韵晚会是一个杰出的经典制作,是一个颜色绚丽的充满活力的经典作品,你无法不沉浸在她的魅力当中。我只能说,她美的足以能够让你忘记呼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2/195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