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用做苦工奴役法轮功学员。朝阳沟劳教所长年承揽为印刷厂装订书籍(俗称:划纸叶子)的活,现在主要由一大队和二大队的被关押人员干,也就是将已经印刷好的大的纸张拿到劳教所里来,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普教(普通劳教人员)将大的纸张折叠成小的纸张并按页码排列好,再由印刷厂拉回厂里裁切后装订成书。

这个活是由一个叫高老四的人和劳教所合作的,此人的姐姐在市司法局工作,依靠这个背景已合作多年了,象征性的给所里付一点劳动报酬。有一次一个犯人头头算了一下帐,二十几个人干了好多天,劳教所总共才挣几十元钱,少得可怜,而背后暗箱操作的是相关劳教所负责人从中索取更多的贿赂。实质上被关押人员被强迫奴役所挣的钱都被个人捞取了。

法轮功学员闫国柱因拒穿囚服和拒绝被奴役做苦工而遭到多名管教的围殴和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也因拒穿囚服和拒绝被奴役做苦工被长期严管,被单独隔离,不能自由活动,每天被几个犯人包夹监视,不离左右。法轮功学员王贵明刚被关进朝阳沟劳教所时,已在看守所绝食多日,身体非常虚弱,因拒绝被奴役做苦工,遭到殴打和电击等,仅两天就被残酷迫害致死。

劳教所三大队的管教孙海波,他的岳父母开了一家纸盒厂和劳教所也搞起了合作,由三大队被关押人员为其糊装安宫丸的药盒,糊一个药盒给劳教所0.12元,由孙海波代表厂家负责技术及看管,这种活完全都是手工操作,多达十多道工序。糊药盒也没有休息日,每天吃完饭就干活,为了保证效率必须集体方便,不能单独去,上厕所就算休息了。法轮功学员干活时还要被包夹,午饭晚饭后也不休息,一坐就是一天,每天都是连轴转。

目前划纸叶子和糊药盒的活一直都在干着。不知哪个家具厂和所长王晓明搭上了关系,将做好未刷油的家具拉到劳教所里来,让被关押人员用砂纸磨光,这种活灰尘很大,很呛人,劳教所连口罩这种最起码的保健用具都不给。

三大队还曾和长春市虹霖制衣有限公司合作在劳教所内成立了服装厂,制衣公司出机器设备,劳教所出场地和人工,虹霖制衣公司的老板管某和劳教所的副所长王建刚有关系,是奔王建刚来的,也是想利用这廉价的劳动力大捞一把,被关押人员经过仅几天的缝纫机练习就开始制作成衣,做好一件成衣最贵的才给劳教所3、4元钱,做好的许多成衣还要出口,因缝纫技术差,质量经常出现问题,结果不到一年时间就黄摊了。但这期间被关押人员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是家常便饭,上下午各方便一次,中间没有休息,早6点起床吃完饭就上机台,连轴转,晚上经常加班加点到9点、10点多,有时达到11点多。为了避开司法局有关负责人夜间的检查,有一段时间竟然凌晨四点多就出工,普教都背地里骂声不断。

法轮功学员许国栋在病重期间到外边检查为严重贫血,身体弱得连走都走不动了,仍被架着上楼到现场,也不让留在寝室,虽然没干活,身体累得连下楼吃饭都不想去,有几次他不想下楼去吃饭,管教硬是叫人给架着下楼,下楼后喘的不行,饭根本就不能吃。

法轮功学员上机台蹬机器的还要被包夹,两个法轮功学员不能挨着坐,更不能脱离所谓的“互包组”,“互包组”是邪党采取的一种用互相监视、相互告发的迫害方式。如果缝纫晚上不加班,那么糊盒就得加班,犯人头头经常任意殴打侮辱做奴工的人员。

司法局有文件不许被关押人员超时间、超体力劳动,但这一纸空文是给人看的,他们把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被关押人员当成了永不停止的机器来奴役,副所长张军海在陪同来所参观的外单位人员时就说“不能让他们闲着,闲着就得有事了”。

这只是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利用苦工来奴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从而使劳教所、尤其是其相关负责人榨取非法收入的冰山一角。

朝阳沟劳教所负责人电话:(区号0431)
所长王晓明:84835680转8001(办公) 13814316466(手机)
政委魏国良:84835680转8002(办公) 13840099155(手机)
副所长王建刚:84835680转8003(办公) 13904306009(手机)
副所长张军海:84835680转8004(办公) 13314316865(手机)
徐建国:84835680转8005(办公)13844880455(手机)三大队大队长高建辉电话:13844975119
三大队教导员 吕志生电话:13604403312
三大队管教 孙海波电话:13009123997
省司法厅纪检委监察室电话0431—8275019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3/195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