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集会声援退党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苏青芝加哥报道)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冒着摄氏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天气,由美中退党服务中心发起的声援五千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的活动在芝加哥中国城华埠广场举行。不久前从大陆来美的北京清华大学副教授须寅和来自安徽的郑先生分别以他们在大陆的亲身遭遇,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和对中国民众的奴役。

不顾摄氏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以来自大陆侨民为主的集会者在在芝加哥南华埠举行集会和游行,声援五千万摆脱中共的中国大陆民众。自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之后,截止到今年二月十九日,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的人数已经达到五千万人。《九评》与“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运动,再次给了中国人一次对中共暴政说“不”的机会和勇气。这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在改变中国的历史,也在改变着世界的命运。

集会上,大纪元专栏作家今钟先生、原北京清华大学副教授须寅、来自安徽的郑先生等多位人士发表了演讲。

在北京清华大学执教了十三年的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须寅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日,二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须寅家进行搜查,查到几本法轮功书籍。后须寅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一大队。由于须寅坚决抵制迫害,被单独关押达八个月之久,被强迫坐在二十厘米见方的儿童椅上,长期保持一种姿势,每天仅睡五~六个小时,长时间不许上厕所。团河劳教所里伙食极差,但在团河劳教所长达十七个月的时间里,劳教所的恶警不允许须寅购买任何食品和营养品,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损害。被释放后须寅依然受到监视。二零零八年八月,他被迫放弃国内的工作来到了美国。须寅说:“我从大陆刚刚出来,从北京刚刚出来。我知道北京的情况。北京实际上是一个恐怖之城。它对异见人士,包括法轮功人士,是采取一种秘密的手段在镇压,然后不经过法律任何程序就非法关押,而且一切都是不公开的。”

来自安徽的郑先生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非法关押了长达五年多,并遭受种种酷刑。他讲述的亲身经历,令很多参与集会者都深为震惊。郑先生认为,中共的邪恶本质从来都没有变,它一直在控制和奴役中国人民。他说:“现在的中国和过去的中国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共产党的统治只是更加狡猾,更加的隐蔽。它对民众的管理和控制从来都没有放松过。我举个例子说,我坐牢出来以后,只要我身份证在哪一家旅馆出现,当地不会超过十分钟,警察就会知道,它就会派出它的警员秘密的监控我,跟踪我,窃听我的电话从来就没有放松过。而且据我一个朋友讲,所有的它认为的、所谓的活跃份子,或者对它有意见的,下岗的,这样的人,他们的电话所有都是被监听的。所有被它认为是头的,都被监控了。而且旅馆当中有一种特制的软件,就是你的身份证只要一登记,两分钟之内就传到当地的派出所,它就会根据你身份证是不是已经在它的(黑)名单上,它就会监控你。”

郑先生还认为,中共统治大陆如同管理监狱。他说:“迫害我坐牢的时候,监狱的警察就说了一句话:新闻联播就是给所有中国人看的,所有的犯人必须看新闻联播。所以我就知道,新闻联播是给全体中国人看的,所有的中国人(在中共眼里)全是犯人。”

经历了中共迫害的须寅和郑先生表示,来到美国,他们最大的感受就是精神上的释放。很多参与集会者表示,希望更多的中国民众都能脱离中共在思想上的奴役和操控,抛弃中共,中国人民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集会后的游行中,有路人了解情况后当场声明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