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君被吉林饮马河劳教所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许君突然身体状况危急,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抢救,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晚去世。

在此之前,劳教所称许君是“洗澡后突然脑出血”,急迫要求家属签字马上火化,并于十八日停止当日的一切接见探视。详情有待调查。

许君,男,五十三岁,一九五六年生于吉林省和龙市,后来搬到吉林省图们市集中村居住,曾经是集中村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因为坚持法轮大法信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绑架、非法关押一次,后取保候审。二零零零年许君被非法判刑二年,关押在长春铁北监狱,二零零二年冬天超期关押后,又被图们市“六一零”恶徒劫持到图们党校“洗脑班”继续关押。

二零零八年六月,许君在大姑家被和龙西城镇派出所、龙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国保大队,后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据知情人士透露,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在二零零九年中国新年前对法轮功弟子实施新一轮“转化”迫害,“转化”过程极其残酷。从饮马河劳教所事后封锁消息看,许君突发脑出血很可能与这次“转化”迫害有关。

家人对许君仅仅是洗澡后突然脑出血一事有很大疑惑,要求主管机关介入调查,给家属一个公正结果。

以下是许君的家人申诉信:

长春市城郊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吉林省司法厅劳动教养管理局局长:

我叫徐云涛,是被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开放大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许君的儿子。

在今年(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星期五)晚上二十一时左右,我接到开放大队教导员史春光的电话,说我父亲脑出血送到九台市中医院抢救治疗。当晚二十三时左右,我的家人和朋友便赶到医院,当时只有一个男看护在睡觉,许君身体剧烈抽搐,打的点滴已经鼓了,打的氧气已经调下来了。家属马上咨询医生,外科医生建议转往大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当时出血量大约30毫升,家属与在场的高磊(管教)请求转院,高磊电话请示后回答只能转往劳改医院,因为法轮功学员“特殊”。我们讲劳改医院不具备看脑出血的条件。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最后答应转往中日联谊医院。但一切费用家属承担。等120救护车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二月七日凌晨三点左右。

到中日联谊医院六点左右,进手术室做开颅手术,中午十二点多手术结束,然后一直在ICU病房观察治疗。二月十七日晚二十一时,医生说许君经抢救无效去世。当晚史春光等几个管教同我们家属一起将许君遗体送往朝阳沟殡仪馆存放。

之前史春光队长对我们家属讲:“许君是六日晚六点左右在劳教所卫生间洗澡时,突然腿脚站立不稳,栽倒在地,随后昏迷不醒,被抬到所里卫士院,血压当时二百多,之后立即送到九台市中医院。”

我父亲许君身体状况一直很好,他平时乐观,开朗,为人真诚坦荡,我们家属对许君仅仅是洗澡后突然脑出血一事有很大疑惑。据了解劳教所一直采用包夹手段,甚至把法轮功学员手脚四肢绑到床上,因此我有理由认为我父亲许君的死因是劳教所采取各种强制手段逼迫我父亲放弃信仰所致。为此我请求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主管机关介入此事的核实调查,给予我们家属一个公正客观的真实结果。

许君的儿子:徐云涛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饮马河劳教所开发大队直接相关人员电话:
大队长史春光 13630548524
管教:高磊  13341486839
栾学德 13578656403
赵久胜 13944829060
都亮  13756128526
赵某  1375631594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