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劳教所蓄意谋杀江锡清老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十分左右,在江锡清老人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宣称“去世”七个多小时后,子女们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20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

这是一桩惨无人道的蓄意谋杀案。一个前一天还好端端的人,怎么不到二十四小时后的第二天就突然病故了呢?事前家属既未得到得病通知,更未收到“病危通知”。

六十六岁的老人江锡清,原为重庆市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后,辛勤工作、关心他人,乐于助人,身体一直很好。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

劳教所声称的死因前后两种说法:其一,1月28日说是“急性心脏梗塞”致死。死后冰冻了七个多小时后身体的脸部、胸部、腹部、腿部均还有体温,从医学常识讲,得急性心肌梗塞的人首先是心脏坏死,血液循环也随之停止,加上七个多小时的冰冻,体温从何而来?何况老人根本就没有心肌梗塞的病史。其二,1月29日改为“刮痧”致死:说是对老人的胸、背、手、肘、大小腿关节都刮了痧,以致病故。常情常理是:发痧都在盛夏,而且一般都是刮背部;而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哪有痧可刮呀?而且一刮痧遍身都刮,这恐怕还是独家首创。两种说法不但漏洞百出,而且互相矛盾,根本是无法自圆其说。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是老人先是遭毒打后昏迷,劳教所见死不救,因毒打遍体鳞伤、到处淤血青紫,他们想以刮痧后出现的表面体症来掩盖毒打的罪行,这也是他们不敢让家属翻看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恶警为掩盖罪行,要强行火化江锡清老人的遗体。

江锡清老人被劳教,不法人员从绑架、抄家、拘押到劳教,均未履行法律程序,家属也一直未收到任何法律凭证,完全是黑箱作业。江津国安局穆超恒曾经威胁江锡清子女说:我有权,想整谁就整谁,时间长短由我决定;上次(2000)年你父母被送洗脑班,就没有劳教判刑,这次我要送江锡清劳教一年。

在此强烈呼吁:恳请司法界、律师界、政府各部门以及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希望你们伸出援助之手,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采取有效的各种形式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为一个正直善良、清白无辜的好人洗雪冤屈,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公民基本权利。善恶有报,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


重庆市劳教局行政处处长刘才茂电话:023-67502021
西山坪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23-89090028科长刘华,副科长毛某某;
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电话:023-89090061
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中队长孟树平电话:15922611118
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教育大队)二中队:023-89090025中队长王静,副中队长王鲜华,胡跃进;指导员李勇(手机:13108983459);管理干事陈登海;教育干事严飞。
北碚劳教所(中心医院)电话:023-63173016;023-63173057
所长:郑小军
副所长:叶新,刘某(女)
院长:涂某
副院长:周某,孙平
江津市油溪镇派出所 [023-47881042] 油溪镇 [023-47881011]
江津市公安局:47521433 江津市委办公室023-47521491 江津市政府办公室江津江津市政府办公室江津023-47521321
江津市国税局 023-47578481 江津市地税局 023-47561602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公开电话 023-63846756
重庆市公安局警务免费咨询电话 023-81520000
重庆市公安局人口信息查询 023-63758520
重庆市公安局办公室 023-63841641
重庆市西山派出所:023-6827213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重庆市劳教所蓄意谋杀江锡清老人-195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