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反迫害十月,胡爱云诉述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大法弟子胡爱云被邪党恶徒蒙头绑架、非法判刑十一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被关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长期遭受折磨。胡爱云被迫多次绝食抗议迫害,最近这次绝食抗议超过十个月,身体瘦弱,监狱方面禁止家人探视。

下面是大法弟子胡爱云自述遭受的部份迫害:

我于2003年6月21日在哈市教化广场被刑侦一处的一些恶徒绑架,当时把我蒙头送到一个小楼上,后来他们又招集了很多恶徒给我用刑。市局国保大队的肖队长、赵队长等恶徒把我锁在铁椅子上,给我长时间上大挂(铐吊),然后用两根铜丝拴在我的两个大拇脚趾上,另两极接在电棍的两极上持续过电长达半小时,然后又往我鼻子里灌辣根,灌芥末油,用电棍电脚心,电大腿内侧。他们折磨我到下半夜,然后把我送到哈市七处的第二看守所。

在2003年9月21日,我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赵凤霞、盛管教用铁棍把我打得全身大面积皮下出血,全身青紫。然后把我送到哈市第一看守所,在2003年12月21日下午5点多,来了两个恶警把我蒙头送到外地,提外审,当时把我送到一个小楼上,关到铁笼子里,有武警24小时看守,有一个人偷着对我说:“这是王岗,是专为迫害大法弟子设立的地方。”

当时有市局国保的肖队长、安全局姓杨的等恶人24小时跟我“谈话”,强制我坐铁椅子,我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2003年6月21日给我非法用刑,你们在犯罪。”肖队长说:“胡爱云,你怕打吗?打你没用。”就这样他们非法提审了6天6夜,我绝食不吃不喝,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回一看(第一看守所)。

自2004年5月12日,把我送到哈市女子监狱。当天我因不穿囚服,被吕晶华、陶丹丹等恶警指使着十几个打手犯人把我拖入水房进行殴打,她们用脚踢我头部、脸部、胸部,被踢肿,踢出血,胸部被踢的呼吸疼痛。然后,用胶带把我的嘴封住,并把两手背到后面,戴上手铐,把我送入小号--禁闭室,这里没有窗户,寒冷,阴暗,潮湿,蚊子满屋飞,老鼠满屋跑,铺板上钉了几个地环,他们把我两手背到后面铐到地环上,由两个杂工犯人监控。在这里长期铐到地环上,不许随便方便,长期不许洗头,洗脚,两个多月不让洗衣服,有一次大法弟子王洪洁因洗头被殴打,我因洗头被杂工侮骂。杂工吕春光、宋树波、夏军立经常打骂大法弟子,甚至私自把我们用手铐吊起来,用脚镣把脚绑到门上抻起来,晚上睡觉也长期加戴手铐。当时在小号被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张树折、丁玉、严春铃、刘立萍、杨风华、王洪洁等。

他们把我们长期非法关押小号,有的连续关押一年多,关禁闭室规定,不得超过15天。我在2004年5月12日到2006年9月之间,五次被关押小号,累计关押一年半,这期间我多次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抗议这种体罚虐待、殴打谩骂。

在绝食期间,犯人商晓梅用一根一次性胃管,给我们多人同时使用,并多次使用,从一个人的胃里拔出,再插入另一人的胃里,并反复多次使用,而且有意用力把鼻子插出血,灌食时加浓盐,加药,灌完后头晕,无力。

在2006年9月,我从小号被强行送到十一监区--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地方,在这里由队长王亚利、陶丹丹等恶警指使犯人把大法弟子每人单独关押,每屋的门都用纸糊住,由十来个人24小时监视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坐小凳,夜里不到两点不许睡觉,甚至更晚,强行洗脑灌输谎言。大法弟子稍有反抗,就被用手铐铐到床上折磨。

我被她们单独关到一间屋里,有九个犯人24小时监视我,强迫我坐小凳、穿囚服,我不服从,我上床躺着,他们往下拽我。我在十一监区被迫害3个多月,后来把我送到一监区,关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屋里,由四个犯人盛巧妹、王宝霞、王凤芝、郭兰英监视我,在这里不许盘腿,不许与别屋的大法弟子说话,上厕所也有人跟着,盛巧妹还指使别人用束服带把我绑在床上,绑了3天。

在2007年的7月12日我绝食抗议这种迫害,盛巧妹私自给我加浓盐,把我灌晕造成严重脱水,晚上,商晓梅来给我打点滴,说是稀释一下,那次我绝食2个多月。

在2008年的3月8日,我再次绝食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这场非法关押。在这期间,李艳萍、张绣园等人强行我灌食,张绣园用手抠我眼睛,掐我脖子,把我脸部挠破,身上多处青紫。

在2008年5号,我因炼功被何影杰、张绣园殴打,当时我已绝食半年,身体瘦弱,她们抓我头发按在床上,用拳头打我脸。我要见监区长,他们躲着不见我。我家人来接见,我把被打的事跟家人说,恶警刘晓芳强行抢下电话,不许我说。而且后来不许我接见。

我现在已经绝食十个月,身体瘦弱,并长期看不着家人。在灌食期间,他们把一次性的胃管多次使用,长达80-90次,尽管胃管老化,变色,而且从不消毒,甚至有时多人使用一根胃管。现在恶警仍安排犯人每天监视我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