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第二次被哈尔滨恶警绑架到万家劳教所,在这个人间地狱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现把这期间我遭受的酷刑折磨写出来,曝光邪党劳教制度的滔天罪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我姐姐到劳教所来看我。我的姐姐是一个善良老实的人,在我两次非法劳教中她多次到劳教所来看我,亲眼看到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遭受酷刑折磨后那种惨不忍睹的状态,终日为我担心,寝食不安。这次她见我被折磨的脱了像,禁不住泪流满面,对我说:“妹妹,刚才干警跟我说了,只有写了‘三书’才能放人,你就把‘三书’写了吧!五月六日你就到期了,到期赶快回家,这里太可怕了。”我没有答应姐姐的要求,姐姐流着眼泪回去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因不背污蔑大法的“十三条”、坚持炼功,集训队恶警队长吴洪勋便纠集万家劳教所五个科二十多名男干警,将我强行带到一个屋里。一进屋,吴洪勋便猛击我的面部,把我打倒在地。恶警们扒掉我的衣裤,把我强行按在铁刑椅上。一个小时后,大法弟子关华被恶警摁在另一个铁刑椅上。关华也是因为不背监规和“十三条”被一帮恶警暴打后送过来的。

在此之前,大法弟子颜廷珍因不背“十三条”被罚坐铁椅四十天,张淑琴因不背“十三条”被罚坐铁椅三十四天,而李文俊、孙淑云因不背“十三条”分别被罚坐铁椅十多天。

第二天,大法弟子颜廷珍、张淑琴、孙淑云、毛淑英、孙淑霞、李文俊被恶警们分别上大挂、用电刑。年过六旬的毛淑英上大挂时昏死过去,醒来时不知被谁放到地上,恶警们早已不见踪影,是自己爬回班里的。而年过六旬的孙淑霞上大挂时心脏出现了危险状态,恶警们才把她放下来。

我被五队一名姓王的恶警队长和恶警小刘涛(大刘涛是管理科科长)上大挂、用电刑。他们用两根电棍电我。之后又将我关进铁刑椅中。当时我光着脚,只穿一身单薄的衣裤,而恶警姚福昌却故意将窗户打开冻我。第四天上完刑,还没等我缓过气来,恶警孙庆就将我的头往下按,把电棍从脖子旁边伸进去一顿乱电,然后又把我架回到铁刑椅上。这次我被迫害了整整五天,六次上大挂,六次被电棍电。最后我的两腿两脚布满水泡,肿胀的穿不上鞋,疼痛难忍。期间恶警不准我洗漱。每到晚上就把我关进小号,由三名犹大监视迫害。有一次因我不坐小凳,犹大陈丽丽、索兰英就用条帚抽我,用皮鞋踹我(另一名犹大李英旭说是她指使干的)。

由于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万家劳教所企图用酷刑逼迫大法弟子背“十三条”的阴谋没有得逞。它们便使出最后的流氓手段,给拒不背“十三条”的大法弟子分别加期一个月、两个月不等。我被加期两个月零七天,原本五月六日到期,结果到七月十三日我才被放出来。

我所遭受的酷刑折磨,在万家劳教所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比这更惨烈的酷刑折磨还有很多,有的大法弟子因遭受酷刑折磨而致死、致残。万家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之残暴,后果之严重,实在是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曝光邪党恶警的凶残暴虐、惨无人性,让人们充份认识到邪党劳教制度的罪恶并解体它,唤醒人们(包括参与迫害的干警)的正义良知,赶快退出邪党组织,用实际行动赎回自己生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