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党费说起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近日听到这样可笑的事情。共产邪党在临近灭亡的回光返照期间,不再向党员要党费,而是发党费了。河南省南召县云阳镇一带人说,说给他爸要发360元,而实际只发了100元,另一个人也说有发党费的。这是共产邪党在最后的垂死挣扎下,要拉一部份所谓的“党员”来垫背了,是在害世人。

提起共产邪党,百姓恨的牙根发痒。在平时生活与人接触交谈中,百姓说出了过去广为人知的这么几件事。

故事1、李富乾,南阳地区南召县杜村人。大跃进时,这个中共恶党党员在白土岗镇南寨村包干(就是驻队负责一切的恶党干部),暑天全队老少妇女干活,他令所有女性全部脱去上衣,要“甩开膀子大干社会主义”,而且谁要有例假需要处理时,必须脱下内裤,当身验证才放行。

故事2、修南召境内一个大型水库时,工程副指挥的闺女时任铁姑娘队队长。当时口号是:“全体铁姑娘队都要甩开膀子大干社会主义”,她们任务是挑土筑坝,外衫脱了留下胸罩还不太符合要求,她们就只得将上身全部裸起,白花花几十个女身闪亮登场,干起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苏赶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副指挥躲在大石后面,老泪如雨。

想想世上哪个国家敢这样想过做过,哪个最“洒脱”的电影导演敢如此做作。当时,大喇叭都响了,工程党支部号召全体工程劳动人员参观学习。

故事3、所谓的“解放”时,南阳一家“地主”被打倒了。此家有一个姑娘,端庄美丽,有十六、七岁模样,眼见父亲要被活埋,急得团团转,无奈之中给共产邪党的农会主席跪下了,求他留老父亲一条老命。

这农会主席是一个又嫖又赌的四十多岁光棍混混儿,所谓的“无产阶级”,远近有名的歪头,生来头就在一边肩膀上歪着。此人头歪心歪,姑娘此举正中下怀,他把姑娘抱起,说只要愿意嫁给他,老父可留一条活命。姑娘万般无奈,号啕大哭,在他淫威下只得小声说,“你头长的太歪了”。农会主席一声淫笑:“头歪怕啥,……”!当时就把哭着的姑娘强暴了。

当然,姑娘无脸再嫁别人,跟了他。虽说后来儿女一群,但到老一直恨心如焚,对自己的好姐妹们说及此事,仍骂声连连。

共产党里最终得势者多是各种高级和低级流氓无赖,这是共产党的本性决定的。说共产邪党是害人的,那是千真万确。它邪在每一件事上,每一个用心上。是的,哪个国家的执政者都会有错误出现,是无可避免的,多是无法避免的或是无意中造成的。而共产邪党却不同,它是有意设计的,如“打右派、亩产万斤的谎言、文化大革命、枪杀大学生”等等,它知道结果,而它就是要这个结果。它本身就是一个坏东西,现在更是腐烂透顶了。

广大民众,今天退出恶党是每个有一点良知之人本性复苏后的必然选择。赶快退出,接受真相吧,真心祝愿您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