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警匪行凶 健康人被打成植物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九年中国新年岁尾,位居在河南豫东部的淮阳乡下,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磨白面、买鸡鱼,以迎接过大年的阖家欢乐。然而,就在这时,一场巨大的灾难突然降临到新站乡六旬老人朱德才的头上。

这天,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伙警匪开着警车,闯到朱德才家里,不由分说,强行将老人绑架带走。等家人再见到朱德才的时候,他在警匪的残忍毒打之下,已经成了奄奄一息的植物人。

朱德才,男,五十八岁,家住淮阳县新站镇天齐大队栗店村,是个纯朴厚道的村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处处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行事,善待他人,与世无争,精神愉快,身体健康,没害过病,身体素质跟年轻人一样。

法轮大法遭到恶党迫害以后,朱德才不信谣言,坚修大法,为了让乡亲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走出来讲真相,送福音,不畏强暴,不辞劳苦,不求回报。然而,朱德才合法行为却遭到中共恶党的残酷镇压。二零零八年八月七号夜里,朱德才正在家中休息,淮阳国保大队、新站乡派出所恶警夜闯民宅,翻箱倒柜的一阵野蛮非法抄家之后,将朱德才无理劫持关押。恶警头目对其家人敲诈勒索,满足贪欲后才把人放回。

二零零九年大年前这一次被绑架,朱德才遭到淮阳警匪惨无人道的毒打摧残,大脑和中枢神经被重创,送到医院紧急抢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成了个植物人。如今,家里已经花了十万元,还未治好。一个善良的健康人,转眼被淮阳警匪打成了植物人。古语言“苛政猛于虎”,淮阳公安警匪真是比虎狼更凶!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淮阳警匪毒辣摧残无辜的大法弟子,早已是血债累累,臭名昭著。淮阳警匪在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的高压和诱惑下,为了保位升官,为了借机捞钱,视良心为敝屣,视法律为儿戏,不需任何理由,不论白天黑夜,随时都会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抓人、毒打、关押、敲诈。仅举以下几例:

一、优秀教师宋振灵夫妇惨遭毒打

二零零零年十月,淮阳鲁台乡优秀教师宋振灵和其妻王桂金依法赴京,为大法和师父正名,被非法劫持。淮阳公安副政委任伟和鲁台派出所长把王桂金夫妻绳捆索绑带到淮阳驻京办事处,轮番对其非法审讯、毒打和折磨。国保副队长吴胜利和鲁台所长审王桂金时,逼她长时间跪地,对她拳打脚踢,甩耳光、拽头发,一缕缕长发被扯掉,脸被打肿。任伟和鲁台所长将王桂金夫妻用绳狠狠捆死,两胳膊铐在背后,然后边打边问,脸打的肿胀失去知觉。第二次审讯连下身也捆紧,任伟脱下皮鞋打宋振灵的脸。就这样连续摧残两天两夜。任伟还把他们夫妇俩身上的钱全部抢走装入私囊,连饭也不让两人吃一口。宋振灵夫妇被押回淮阳以后,任伟、陈家昌、耿守灵、赵敏又对其刑讯逼供。先给宋振灵狠命上绳,把他背上的皮肤都勒破了,大面积往外浸油渗血。任伟又把皮鞋脱下来,丧心病狂的打宋振灵的脸,叫嚣要“打够七十破鞋”。打到五十下,他累的气喘吁吁,才停手。接着又数次刑讯王桂金,耿守灵随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二、乡下弱女子杨柳惨遭荼毒

二零零一年五月,淮阳斗门乡大法女学员杨柳等三人被恶警李西志、阎民、张自喜开车拦劫,恶警将其塞进警车,拉到派出所时,已是深夜零点。

李西志连夜对三人盘问。就在此时,杨柳内急,提出到厕所解手,被李一口回绝。杨柳说“我实在憋不住了,不让去厕所,只有解这屋里了”。李西志一听火冒三丈,对她发疯一般的左右开弓掌嘴。一直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打不动了,才算住手。杨柳被打的头昏脑胀,迷蒙中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挨了多少巴掌。打的杨柳两侧大牙全部松动(不久掉了四颗),嘴脸肿胀,面目皆非。

片刻之后,李西志魔性又起,对另外两名大法弟子大扇耳光。如此,还不解恨,又将三人双手背向后抱住房屋的明柱,戴上手铐,反铐在柱子上。因杨柳身材矮小,胳膊短细,铐几次都铐不上。李西志不善罢甘休,咬牙下死力狠拽,强行给铐上。手铐勒到肉里,疼得钻心,接着是一阵毒打、甩耳光。而后,恶警连甩带拉强行把三人拽到一个小院里,按跪在水泥地坪上。李西志指使两个恶警用竹棍儿狠狠抽打杨柳的臀部。杨柳早就内急,又不让去厕所方便,打一下,就排泄一次,一直被打的大、小便完全失禁,屎尿顺着裤子淌到地上,臀部肌肉坏死(黑紫的面积有两巴掌大小),裤子被打烂。到这一步,两恶警还不罢休,因杨柳在地上跪着,他们又一左一右站在她的两个脚面上,疯狂的跳、踩、跺。一番摧残过后,杨柳的膝盖以下,小腿和脚脖子、脚面,全部皮开肉绽,浸血淌油。恶警照着杨柳小腿的下半部份,向左右两个方向同时猛踢,那痛苦的感觉就象要把人体劈开一般。最后杨柳体力衰竭,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水泥地坪上。恶警的行凶还不停止,又用烟火烧戴梅的眉毛,烧杨柳的嘴(杨柳嘴唇至今还留有疤痕)。

三、县防疫站退休职工郭秀梅被恶警活活打死

郭秀梅,女,四十五岁,淮阳县卫生防疫站职工。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晚,郭秀梅在外出发真相资料时,被暴徒谋杀。第二天早上,路人发现她跪在一居民家门口地上,面部肿起,紫黑淤血,左眼凹陷,脖子、胸部有大块紫黑色淤血。群众报案时尚有微微气息,公安刑警到场简单拍了录像后,甩袖而去,既不救死扶伤,又不追查凶手。事后公安恶人还放出消息,说郭秀梅“突发心脏病、脑溢血而死”。

四、八旬老人李廷林一家三口遭残暴迫害

二零零八年农历四月初一,淮阳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恶警夜闯民宅,窜进已有七十七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李廷林家无理抄家,抄完之后,将他和儿子李军旗强行绑架。

李廷林的老伴看恶警要抓人走,就问了一句:“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恶警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后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眼看就要抓走坐牢,心急如焚,前后跟着恶警以理相争。禽兽般的张姓恶警又对老人一顿毒打,甩耳光,用脚又踢又跺,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太太忍着剧疼站起来保护儿子,姓张的恶警第三次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老人被打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多处受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

李廷林、李军旗被绑架到乡派出所。恶警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恶警使尽全身力气,对着老人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而在另一间屋里,则不停的传出李军旗的惨叫声。恶警打累了,就把父子俩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又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见李军旗昏迷不醒,拘留所拒收。

了解真相的淮阳民众对公安恶警的所作所为极为鄙弃,骂他们是一伙穿着警服的活土匪,甚至比土匪更嚣张、更残忍、更流氓。花着人民的血汗钱,不但不保护人民,反而专门迫害善良人老实人,保护杀人抢劫强奸犯,保护贪官恶霸嫖娼卖淫的恶人,将来要不遭报应,天理不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