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石春德被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政府和法律应该是惩恶扬善的维权机构,政府与民众是鱼和水的关系。但是,在中共邪党(《共产党宣言》中自称“幽灵”,《九评》指出它是“魔教”)专制的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信仰真、善、忍的人们被极力抹黑,还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把他们“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公、检、法、司变成镇压民众的机器,法律沦为制裁善良的工具,警察堕落成绑匪,民众被强权镇压,国家全面黑社会化。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妒嫉、私利,疯狂的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已经有3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是在中共严密封锁下,通过民间途径得知的)。无数人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虽然邪党自己一贯的“破坏法律实施”,可是,它迫害法轮功却是在冠冕堂皇的“法制”下堂而皇之的进行着,“魔鬼穿法袍”审判善良。辽宁省葫芦岛市的石春德就是万千受害者之一。

石春德,男,今年五十七岁。家住葫芦岛市龙港区北港街道贡屯村,农民(木工)。一九九七年春天喜得大法。

得法前,他随着社会道德的堕落也跟着往下滑,比如自私自利。他在公家的建筑工地做木工时,工地的建筑材料,木料、螺丝钉、窗钩、拉手、合页、插销等,经常往家拿。有个很流行的说法,叫作“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修炼法轮功后,他很快提高了道德标准,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买东西时,对方多找了钱,他马上退回去,这事发生多次;在干装修活中,有家主人无意中多给他一千元工钱,他立刻退回。特别是在劳务市场搞装修的那些年中,他干活仔细认真,不糊弄人,不多要工钱,不浪费材料,而且从来不要回扣钱(按当时10%的回扣,每年可得上万元)。凡是经石春德干过活的人家、买过材料的厂家、商家,都知道这个炼法轮功的老石头人好,干活也好,所以他们都向自己的亲友推荐老石去装修。以致后来老石根本不用去劳务市场找活干,在家里等电话就可以了,整个社会对法轮功有口皆碑。

老石炼功后,改掉了性格急躁、有时骂人的毛病,人变的和善、宽容,家庭变的和谐、融洽。还有许多乡邻都因炼法轮功提高了道德水准,也有许多人祛病健身出现了奇迹,大家都沉浸在喜得大法的欢乐中,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同时,对传播法轮大法、不收钱财的师父报以无限的感激。

可是,突然间,电视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警察抓人、打人、劳教、判刑、烧书、毁书,不让炼功。龙港区和北港镇(现改街道)还有本村的党政人员、派出所等人多次进村诬蔑法轮功,威胁炼功人,搜书。他们开着警车,把公安部的“六不准”通告直接送到老石家,警笛按的嗷嗷叫,强迫老石放弃炼功。老石向他们讲明法轮功的好处,告诉他们电视说得不对,可是他们根本不听,还把老石和所有炼功人叫到镇里办学习班。他们“传达上级指示”、公布“公安部通告”、威胁炼功人。当时的老石天真的以为,党中央是误听了下边人的不实汇报才作出镇压令的,只有向国务院、中央才能说明真相,老石决定进京。可是,这时的国家信访局已经变成了公安局,直接参与了抓人、打人。好人遭到残酷地镇压,信仰自由遭到彻底地践踏,中国之大,却没有大法弟子自由炼功之地。

对于知道了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来讲,卫护大法、维护信仰自由的公民权利重于生命!在上访途径被完全堵死的情况下,在无处说理的情况下,老石毅然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的横幅,长期被压抑的心情在这里得以释放。天安门广场上千百人见证了这悲壮的一刻,这一刻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十九时整。

十多秒钟之后,不明真相的警察、便衣带走了老石。第二天家乡的派出所、北港镇人员把老石抓回来,非法拘留两个月,要老石作出“不再进京”的保证。老石认为,这种要求是无理的,非法的,拒绝了他们。他们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劳教老石两年。这里,只允许中共诬陷、造谣,而讲真相、进京炼功就是“罪”。信仰自由遭到粗暴践踏,公民人身权利没有保证,而“劳教制度”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的。

葫芦岛市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石春德和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遭到残酷迫害。到二零零一年底,石春德又被绑架到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异地教养”,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详见零八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

二零零一年六月,身体被迫害严重病态的石春德回到家里,仅仅过了一年半,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晚,连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十多人突然闯进石春德家,在没有出示任何有效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搜家、抓人。并且不允许任何分辨。紧接着,他们就把石春德拘留,劳教三年。而所谓的“证据”竟然仅仅是一盘早已破损的炼功磁带,和一本九八年出版的法轮功书。

对于这样的绑架和决定,石春德当然不服。在葫芦岛市劳教所里,他依法写上诉信,但是,信件一去就永无消息。石春德多次找要结果,庞国栋(主管副院长)、刘国华“大队长”、吴扬(管教科科长)等人说:上边“不予回复”。面对绑架和非法劳教,面对上诉途径被堵死,石春德被迫绝食抗议,几次绝食累计一百八十三天,最后一次绝食一百零四天。这期间,石春德遭到王永明(中队长)、宋云彬(教导员)、范永杰(中队长)多次毒打,以及他们安排的劳教人员长期的毒打、体罚、虐待,瘦的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体重由一百五十三斤下降到九十三斤,当他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时候,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以“保外就医”回家(详见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

如今,石春德的身体成天被痛苦折磨着,已经失去劳动能力多年,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十多万元。他的母亲八十五岁,为他哭干了眼泪,她亲身经历了多次儿子被绑架、搜家、威胁、恐吓。有一次,儿子被抓,她去阻拦,被连山区的警察推倒在炕上,而那个警察的年龄和她的孙子相仿。现在,每当看到警察、警车、政府官员她就浑身发抖,每天提心吊胆,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石春德的一双儿女婚姻、工作都受到影响。警察和各级官员经常来骚扰,他们明知犯法,说:“某某党给我钱我就干”,搅得家无宁日,而这样的悲剧每天都在大面积地发生着。

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应该清醒了!看《九评》、明真相,早日退出中共邪党组织,为自己为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如果还有人对这个恶贯满盈、十恶不赦的邪党抱有幻想的话,我告诉这些朋友一个寓言故事:《农夫和蛇》。说的是一个农夫冬天里看见一条蛇冻僵了,农夫可怜它,把它揣在怀里温暖着。蛇得到农夫的体温苏醒过来咬了农夫一口,农夫在临死前留下遗言:我可怜了恶人,应该受到恶报。希望朋友们引以为戒。

参与迫害人员:
葫芦岛市龙港区公安分局保大队长:马清波
副大队长:李春华(原北港派出所所长)
警察:李某某
龙港区北港街道邪党书记:任守民
副书记:齐瑞荣
杨德极

北港街道派出所所长:李春华
指导员:王学信
警察:娄春生(后任所长)
朝阳劳教所院长:于振涛
副院长:戚永顺
大队长:陈延波
警察:宋华文,赵刚,毛海军,金哲宇,
腾树信,丁喜臣,贺军,房金森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