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岭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更新: 2018年1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1999年7月20日以来,温岭邪党公检法、“六一零”不法之徒紧跟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温岭大法学员有二十八人被非法刑拘、二十一人被关洗脑班、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七人被非法判刑。目前温岭还有八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他们是:叶新亨、郭小波,林慧国、韩平、施桂明(女)、王丽君(女)郭娇红(女)、林以华)。邪党人员采用电话监控、跟踪、监视、恐吓、非法抄家、绑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判刑、扣发工资迫害大法弟子,很多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

林桂连一家被迫害真相

退休干部林桂连,女,六十多岁,二零零四年退休,退休工资有1800元左右,至今仍被非法扣发。她丈夫也是退休职工,儿子办鞋业公司,儿媳妇自办规模比较大的幼儿园,还有一个可爱的孙子。

林桂连的丈夫几年来三次被绑架洗脑班,二次被非法关押温岭市看守所。

林桂连的儿子韩平于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二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三月左右,在鞋业公司被温岭市国保大队、六一零、城北街道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四年,林桂连被温岭市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七年,邪党人员将林桂连和儿子投资八十多万元所办的鞋业公司破坏掉。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浙江省温岭市“六一零”借奥运为由,将林桂连夫妇绑架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左右。

林桂连家电话被非法监控,被非法抄家的次数无法计算,邪党人员甚至经常到她没有修炼的儿媳妇的幼儿园骚扰、恐吓、欺骗、挑拨离间,最后导致儿媳提出离婚,带着六岁的儿子离去,这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就这样被拆散。

美菊被迫害真相

美菊修炼之前疾病缠身,修炼后得以康复。

邪党迫害大法后,美菊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两次,被闯入她家的太平派出所恶人绑架到温岭城南大吕乡政府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恶人又再次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温岭国保大队,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后又将她绑架到温岭市看守所一个多月,非法劳教两年,把她绑架到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路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美菊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恶徒叫吸毒卖淫犯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歇眼看着她的一言一行,夏天,一个月或半个月不准洗澡,洗头只准十五分钟时间,上厕所时间催的很紧,长时间坐凳,从早到晚,每天被逼得看,写邪恶的所谓的揭批文字,书,录像,说违心的话等,遭受辱骂,刻意刁难等各种精神折磨。使她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骨瘦如柴,头发几乎变得全白,经劳教医生检查,身体出现严重肾结石,结水等病状态。她的父亲因她被非法劳教打击太大没几个月突发心脏病而死。时隔几个月她的母亲也含冤离开人世。家里的亲人担心她承受不了,没有告诉她,她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从此失去了双亲。

在十年多的邪恶非法迫害中,美菊竟多次非法被抓。家里电话被非法监控,多次被骚扰跟踪,被非法抄家等,没炼功的家人与其他的亲人也整日生活在恐惧和压力之中。

莉萍全一家被迫害真相

莉萍,一九九七年得法,通过修炼,身患的肩周炎等各种顽疾痊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开始后,邪党人员对她家三天两头上门骚扰,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莉萍被温岭太平派出所恶人关押到洗脑班洗脑,她的女儿丹芬、儿子国伟因到北京上访也被绑架到班洗脑。

二零零零年大年前夕,莉萍的女儿丹芬、儿子国伟再次被邪恶人员绑架到温岭拘留所迫害。女儿因传递一张真相资料,而被原温岭市公安局政保科孙建华等人三番五次的非法抄家,并对她日夜逼供,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儿子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一伙邪恶非法闯入莉萍的干洗店和她儿子的住处进行非法抄家,找出了几张真相资料后,将她夫妇俩及儿子连同不修炼的儿媳妇绑架到拘留所。她的儿子、儿媳妇分别非法关押十五天至四十五天左右,她投资十万元左右的干洗店因关门时间太久而倒闭。

莉萍被绑架到看守所后,恶警对她日夜逼供不让休息,迫害六个月后被温岭市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杭州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她的丈夫被非法关押拘留所两个月左右,出来后没多久又被关进洗脑班。

丁汝贞遭迫害真相

丁汝贞,女,四十七岁,温岭市新河镇塘下人,九七年得法。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因她坚持修炼。乡政法办、警务区经常到她家骚扰,第一次警务区两人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济南讲法和炼功带、还有大法书。后来派出所也经常去她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日,恶警把丁汝贞骗到警务区,等到下午把她送到镇派出所,到晚上又把她送到温岭市看守所,就这样关了一个月左右。看守所外面牌上写的是以经济犯的罪名关她的。后来政法办的人说:“怕要到北京上访,他们过不好年,所以都放在看守所,他们好安心过年。”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也只有邪党人员才会这样做。

丁汝贞从看守所出来后,当天政法办的金福云威胁她三天内写好“三书”,如不写再把她关起来。丁汝贞被迫离家出走。后来恶人借找她,拿公款去北京游名胜古迹、吃喝玩乐近两个月不知花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钱没找到她。以后市公安局、派出所、警务区、还有“六一零”、政法办,每天有三、四班人去骚扰她娘家,把她的母亲吓得连电话都不敢接,整天提心吊胆。恶人用欺骗、恐吓、利诱她家人,把她骗回了家。一到家就把她骗到乡政府后,强制拉上车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六十天。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三、四十名恶警闯到她家,破门而入,把手饰、存折全部抢走,威迫她的大伯交人,后来从朋友家把她和她的丈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她丈夫被关了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她有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连上厕所都把她看住,第五天被劫持到温岭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月左右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杭州女子监狱受尽折磨。

参与迫害的人员:

台州地区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卫
当时温岭市公安局长王伊朗
当时温岭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静朝
“六一零”头目戴宪法 13958693198 0576─86108300
“六一零”人员杜可亮 13906563293
国保大队大队长林波 0576-86126368
当时看守所副所长朱朔方
当时政保科陈雪华
当时新河镇派出所副所长陈序虎
温岭市太平派出所 杨连根、陈夏斌
温岭市法院 陈一林、陈三玉、陈善根 0576_86128836 86128838 86206231
台州中级法院 张虎林、董仁喜、姚芝芝、许雪征 0576-88300973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