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果农杨玉东的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杨玉东,今年67岁,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杨家林子村人。他曾因不顾艰辛挥洒汗水在荒山利用长达八年的时间开辟出了80亩板栗园被人们称为“铁人”,他却也曾因这80亩板栗园被强占而打了6年的官司。大法修炼教人向善,法理打开了杨玉东耿耿于怀的心结。他停止了这场官司,走出了那种争争斗斗的生活,从此心中充满宁静祥和,日子过的幸福充实。

然而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无辜打压,不仅把他家宁静幸福的生活彻底搅乱,而且,自那以后,他和他的家人历经魔难。杨玉东多次被非法关押、毒打、被巨额罚款,被迫流离失所5年后又被非法劳教。

修大法不计名利 终止六年官司

一九九一年,村主任杨万福、书记杨玉贵一伙人,强分了杨玉东一家老少和亲朋用八年心血开发的八十亩板栗园。因他们违反合同法,杨玉东不断地进行上访、信访。上级领导叫县里尽快处理。最后由乡里出面才割回40亩给杨玉东(实际给了他39亩);割出去的41亩共3000余棵果树,每棵按5元补偿。可有关人员买通了乡访主任,被侵夺的3000余棵树只承认843棵。杨玉东不接受,又要求县里处理。村里的头头又买通了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公丕宣,领一帮打手,当着村民的面强行处理,只认定为960棵。杨玉东坚决不同意,被一打手从后一脚踢倒,叫喊道:“不准你说话!” 杨玉东因不服继续跟他们打官司,不赢回他那苦心经营的80亩板栗园誓不罢休。

到1997年官司已打了6年。由于受到的不公造成的心情抑郁和在长期争争斗斗中心中的极度不平衡,杨玉东得了血粘晕,打针、吃药都治不好。正当他犯愁时,他的亲家送他宝书《转法轮》。就在学法后的十几天,他的血粘晕神奇的好了,陆续的,伴随了他四、五十年的气管炎、胃炎也都好了。是大法师父给了杨玉东新的生命,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大法和师父的感恩。

大法教人向善的法理打开了杨玉东耿耿于怀的心结,他停止了那打了6年的官司,愤愤不平和强烈的不服输的争斗之心远离了他,从此心中充满宁静祥和。杨玉东心情好了、身体好了,日子过的既幸福又充实。

屡遭迫害,果园被侵占

1999年7月20号,邪恶的江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的全面残酷迫害,下达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密令。村主任杨万福、书记杨玉贵为首的一伙人认为时机已到,也想趁机大捞一把。他们勾结恶人李在和带20多个打手逼杨玉东在三天内交出4400元钱。那时他家已被这伙人几乎刮光了。

1999年腊月,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杨玉东依法去北京上访。年初一在北京被便衣恶警发现,被劫持回蒙阴县公安局非法审问。旧寨乡派出所原所长刘长波和几个恶人搜走了赴京的十个大法学员身上所有的钱,把他们拉回乡里,男女一起关在传达室。晚上刘长坤、李明国下令折磨、毒打大法学员,逼迫他们坐在雪堆里,对他们踢过来、踹过去。恶人打累了仍把他们关在传达室。在严寒的冬日打开风扇,强迫他们坐在水泥地上;强制他们坐大法师父的照片;用棍子打;强制军蹲、冰冻等等。恶人熊贵义把棍子打断后用桌腿毒打他们。

他们一直被非法关押半年多。伏天被关在不透风的小车库遭各种折磨。

恶人闯入杨玉东家抄家,抢走了他家的抽水机、木材等物资(价值2000多元),再次对他非法罚款6000余元。

第二年的阴历7月底杨玉东才被放回家。他回家后发现,因家人不会管理,造成自家果树死了很多。

没过几个月(阴历11月),旧寨派出所恶警又把杨玉东和杨树明抓到公安局折磨一个月(2004年3月,杨树明又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监狱)。

2001年4月,乡里恶人又到家抓杨玉东,恰逢杨玉东没在家。为避免非法关押和折磨,杨玉东被迫流离失所。之后,恶人每隔几天就到他家抄一次家,使他的家人备受骚扰,不得安宁。

2002年新上任的610恶人鞠朋怀疑杨玉东的表哥留杨玉东住宿,把杨玉东的表哥抓去拷打,又把杨玉东的二妹抓去拷问十几天。从此村里一些坏人更加剧了对他家的迫害,他们以抽人口地为名割了杨玉东家的果园,侵占果树200多棵。到冬天,杨万福和他的同伙又抢分他家东岭21亩多地,抢去板栗园地46亩多,其它果园20余亩,果树5800余棵。所有这些,不但没给他家一分钱,反而诬蔑说他家欠村里钱。麦收后逼他家人交4000余元。逼交的这钱连个名分都没有。

到了2002年9月不法人员又把杨玉东的儿子抓去,逼他去找杨玉东,找不到,逼他交一万元现金。杨玉东儿子没钱,竟被关押起来。接着,恶人又把杨玉东的妻子和三女儿抓去,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最后逼得亲朋凑了五千元钱才把他们三人买出来。

在长期高压、威胁、恐吓和掠夺下,杨玉东的家人承受不住,被逼帮助恶人寻找杨玉东。杨玉东家的地被瓜分了,钱被抢走了,杨玉东的儿子、儿媳无以为生,被迫到县城以卖水果维生。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流离失所的杨玉东在坦埠镇遇车祸。在救治他时,坦埠镇医院大夫发现他是炼法轮功的,便恶意告发了他。随即杨玉东被坦埠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过程中,近二千元钱现金、手机等物品(价值共四千元)被坦埠镇派出所恶警和医院的大夫非法抢劫。

杨玉东被非法送往王村劳教所,在那里受尽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杨玉东被逼坐硬板凳,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这中间,恶警让抢劫犯蔡树涛(此人长了两只阴阳眼,阴险至极)包夹杨玉东。蔡小人得志,对杨玉东百般凌辱。恶徒蔡犯让杨玉东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故意踩掉杨玉东的鞋,杨玉东一提鞋,他就对杨玉东拳打脚踢。有时杨玉东喝半杯水他也要对杨拳打脚踢;杨玉东要求理发他也要拳打脚踢。他还经常对杨玉东说:没有你的发言权!

八大队刘林、郑某等几个恶警曾把杨玉东拖到卫生间,把他的棉袄脱掉,对他拳打脚踢后将他双手一高一低吊挂在卫生间,让他受冷冻二十多个小时。

在劳教所杨玉东被折磨的出现了严重病态,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在非法勒索了杨玉东家人一千多元钱后才放杨玉东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