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孟凡丽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孟凡丽1996年修炼前悲观厌世,生活得很苦闷;自从接触了法轮大法,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身心沉浸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健康、开朗、用善心对待别人。然而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教人做好人的大法被涂抹,是非颠倒,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她也被向阳公安分局警察诱骗到分局,以怕她去北京上访为由,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吃的是发霉的包米面窝头,喝的是几根菜的汤。被非法关押半年后,被向阳分局勒索2000元所谓保证金,才释放回家。

2000年11月孟凡丽和另两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金水桥边,被混在人群中的警察绑架,送入北京西城区看守所。一名女警察强行扒光她们的衣服非法搜身,现金、物品被洗劫一空。当时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很多,都不报姓名,北京各大看守所人满为患,所以就往外地看守所分流,她和另外九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河北省沙河市看守所。看守所既没暖气又没被褥,她们几个人只能挤在一起,在冰凉的水泥预制板炕上坐了一宿。第二天看守所才给她们几个人丢进来几床又脏又湿的破被褥,大法弟子只能和衣而卧,从破被褥中发出了阵阵难闻的气味,熏的人难以入睡。

当地一个公安分局非法审讯孟凡丽,她坚持不报姓名,住址,恶警们就把她扣在暖气管子上,站不起来,蹲不下去,只能弯着腰站了一天一宿。沙河公安局的警察不直接打大法弟子,害怕留下痕迹曝光,他们采用了一种更阴险毒辣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不许睡觉,俗称熬鹰。只要你不报姓名,就一直站立、不许闭眼睛。一闭眼睛,他们就跟你说话或辱骂你。他们分成几组熬你。几天下来,人会精疲力竭,五脏六腑都象要爆炸般疼痛难忍。

孟凡丽一直跟他们讲真相,不报姓名,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一个干部模样的警察被熬的终于失去了耐心,露出了凶恶的本相,抬起一只穿着大皮鞋的脚,狠狠地朝她胸口踹过来。但是还没踹到衣服,忽然又收回了脚,或许是良心发现。几天后来了一个局长,非常的伪善,又叫孟凡丽坐,又给她倒水,骗出了她姓名住址。

孟凡丽被本地警察劫回,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事后才知道,包括警察和孟凡丽的路费及一切费用,在她工资强行扣除。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恶警刘亚东逼迫孟凡丽转化,写五书,不放弃信仰者专门安排在一个黑屋,寒冷、潮湿,只给一床很薄的被褥,不许上厕所,只在屋里大小便,由两个刑事犯包夹。人这样长期呆下去,真的会憋疯,她体验到了这个滋味。她在劳教所呆了八个月才回家。

2004年十月她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向阳派出所劫持到看守所。孟凡丽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在孟凡丽绝食的第三天,高管教找她谈话,看她态度坚决,就把她交到所里进行迫害。当时副所长叫李辛,他们把她带到一个小黑屋,上来两个彪形大汉强行把她按到一尺高的水泥坑上,上面有四个铁环,用手铐和脚铐把人固定在坑上,又称死人床。张姓狱医端来灌食工具要强行给孟凡丽灌食,他们上来七、八个人按住孟凡丽,孟凡丽使劲挣扎,他们一上午也没灌进去。下午他们又拿来螺丝刀子、开口器更凶狠的撬她牙,按她的脸,牙齿被撬的全部都松动、掉碴,脸和嘴多处被按坏。他们把象手指头粗的管子强行往她胃里插,张姓狱医恶狠狠地把管子插进去又拽出来,反复多次。她开始呕吐,大口地吐血,血伴着污物浸湿了孟凡丽身下的衣服。

灌进去的是渗了浓盐水和不明药物的苞米面粥,进到胃里,整个五脏六腑都象被火烤着了一样,口干舌燥,疼痛难忍。四肢只能有限度的扭动几下,如果没有强大的正念,人真的会崩溃。尤其是到了夜晚,每分每秒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第二天他们又要给她灌食,一量血压和心律都高得吓人,就不敢再灌,改用输液。第五天他们才把孟凡丽放下来,人已经完全不成人形了。

就这样,中共恶党人员们再次强行劳教她三年。在劳教所里,恶警洪伟把她关进一个仓库,又阴又冷,一床薄被褥,不许出门与别的大法弟子隔离,逼迫写五书、转化。然后出去做奴工,编车靠背垫,完不成任务就加期。她与另几个大法弟子写了“严正声明”,洪伟和李秀锦等恶警把男警察叫来当打手,毒打这些大法弟子,其中一个大法弟子王启被打得瘫痪在床,很久才被放回家。劳教所对有病的大法弟子也要强行架到车间,不给坐垫,丢在地上,任由恶警辱骂。2007年九月孟凡丽才回到了家。

以上这些只是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乌云遮不住太阳,纸包不住火,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