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妇受监控、维权律师程海被打受关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程海2009年4月13日在见其委托人、成都法轮功学员张盛荣时,被监控张的综治办人员殴打致伤一事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媒体都对此进行了采访报道,众多网络媒体积极跟进追踪报道。

广大海内外人士更是纷纷对此表示谴责,香港维权律师何俊仁等关注中国人权人士,星期三到中联办前抗议。目前委托程海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张盛荣仍受非法的严密监控,甚至比以前的监控更严密。15日,张盛荣补交程律师的律师费时,仍有两人“贴身跟随”。

与程海律师一起代理该案的成都律师周鹏4月14日晚,受到省司法厅、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及其组织关系所在的四川大学等部门的干预、施压和警告,要求其停止介入此事。

法轮功学员张盛荣,女,70岁,测绘队退休干部,家住鸿运花园。99年7.20日后到2001年底,被反复非法关押留置10余次。2001年12月26日至2005年3月21日,被长期非法关押在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历时三年零三个月。

2006年10月1日,张盛荣的儿子、法轮功学员陶渊,为防止恶人迫害不得不离开家。之后,晋阳街道综合治理办主任龚道权,郑维芳等四、五个人又到家骚扰张盛荣,轮番轰炸,探听陶渊的下落。以后,对张盛荣进行跟踪,限制外出,并派人监视,最多时被四个人跟踪监视,白天两个,晚上两个,轮流换班。有时是守在小区门口,有时甚至守到单元门口。还时常到家门口来喊,一天好几次,上门骚扰;有时打电话,查看在不在家。

2009年3月27日,张盛荣接到广元监狱电话,称陶渊颈椎错位,急需手术抢救,让张盛荣签字。待母亲签字后,狱方让陶母与躺在床上、被多名警察监视下的陶渊匆匆见了一面,连话都未让说上一句,警察就让陶母离开了。狱方称陶渊颈椎错位,头部有瘀血。

现年42岁的陶渊,是北京师范大学明史系研究毕业生,和其母亲张盛荣均为法轮功学员。99年7-20后,均遭受严重迫害。陶渊在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之后,于2007年初被其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晋阳派出所绑架,后音信全无;其父母多次到晋阳派出所和晋阳街道办打听情况,均遭搪塞、糊弄和恐吓威胁。直到2007年9月,陶渊父母收到一封从广元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陶渊已被武侯法院非法判刑。但广元监狱一直以当地610(晋阳街道办)没有开证明为由,不让陶渊与亲人见面。从2007年初陶渊被非法绑架后至今两年多,其母亲未能见上儿子一面。

由于不知陶渊是否已脱离生命危险,思念儿子心切的张盛荣再次于4月1日去广元监狱看儿子,监狱仍以610没出证明为由,不让其见儿子。当晚回家后,包括晋阳街道办主任龚道权在内的数人到张家,逼问她是哪些人陪同她到广元监狱。随后,街道办对其的监视跟踪加紧,经常电话骚扰、敲门,并不许其出门。

4月7日,张盛荣摆脱监视、出门办事;当天下午,晋阳派出所警察、晋阳街道办人员将张盛荣所住的鸿运花园大门口、所在单元的单元门洞围满,张盛荣住家的家门口和过道、楼梯间更是密密麻麻挤满了人。

4月11日,有人发现张盛荣家的大门已被贴上封条。在不公的对待下,陶母决定为儿子请律师打官司讨回公道。4月12日,北京、成都两名律师程海及周鹏与陶母一同回陶家拿身份证时,被小区保安公然围困家中,且几名保安到处打电话找街道办及610人员汇报。

13日上午9点,两位律师去张盛荣家,很快就来了很多街道综治辦人员,在小区的楼下监视他们。张盛荣开门请程律师他们进去,监视张盛荣的综治办人员马上把门关起来不让他们进去。当程律师要拨打110时,综治办的熊国冰和李伟杰就开始对程律师拳打脚踢,将程律师打伤,阻拦他报警,并将他往楼下拽,把两位律师赶出小区。

此次原610管辖下的综治办人员围攻、暴力殴打为法轮功学员维权律师的恶性暴力事件发生后,受到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然而,不思悔改的晋阳派出所及综治办人员继续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张盛荣,以防止他们的恶行进一步曝光。受恶党操控及要挟的四川省司法厅、律师事务所等也干预、施压和警告成都正义律师周鹏,不允许他继续参与此事,欲压制世人正义之声。这充份暴露了中共邪党欲肆意行凶却又恐惧曝光的嘴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