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们的好同修芮晓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们的好同修芮晓林被邪党迫害致死已经近整七年了。

芮晓林,男,一九六三年出生,大专文化,安徽省安庆市水利局工程技术干部。被迫害去世时只有三十九岁。


芮晓林

二零零一年底,芮晓林第四次进京为法轮大法上访后,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至南湖劳教所。为抵制邪恶的迫害,芮晓林自被抓之日起开始绝食抗议,绝食期间遭到警察强行捆绑、野蛮灌食等折磨,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初被残酷迫害致死。

社会与单位里公认的好人

芮晓林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学炼法轮功,得法前,他为了追回往日做生意时别人欠下的十几万元钱而伤透脑筋,得法后他不再为讨欠债而苦恼。在单位,他身为房屋建筑施工技术管理人员,但他家住的房子四壁、地面还是原坯,不曾装潢。芮晓林的妻子下岗多年,家境比较困难。但他还是把微薄的收入很多用在了证实大法的方方面面上。

先后四次到北京上访

1999年7月20日,芮晓林为了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同修一起于当晚赶往省城合肥,参与了全省大法学员在省政府门前的和平上访活动。回来之后,看到邪恶的造谣不断升级,他再也坐不住了。他觉得按照宪法规定有义务把真相告诉给国家。

1999年12月初,他来到了国家信访局,把事实真相材料及个人修炼体会交给了信访局,就从后门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接着,又同当地大法学员一同进京反映情况,被非法抓回原籍后遭到无理关押几十天。

2000年的4月初,芮晓林为鼓励更多的本地学员走出来,和其他同修一道再次进京上访,后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2001年12月,芮晓林第四次来到北京天安门,打开横幅,发出了那来自生命本源的呐喊:“法轮大法好”。这次他在天安门派出所和洗脑班上受尽了百般虐待、折磨,7天7夜不准合眼。他用绝食绝水抵制迫害。

后被认领其他学员的本地公安认出,被非法抓回安庆后,关押在安庆市第一看守所。他继续绝食绝水到二十多天后,瘦得皮包骨头,警察怕他死在看守所担负法律责任,就采用缓兵之计,将他放了出来。法轮大法的神奇很快就在芮晓林身上展现出来:第二天他就能上班,不久就脸色红润,一切正常。放回来二十几天后,警察见他一切正常,就在他工作的岗位上把他绑架到南湖劳教所,非法强制劳教二年。

遭野蛮灌食含冤而逝

据在南湖医院接触过芮晓林的普教犯人讲,芮晓林先后两次绝食绝水抵制非法劳教,期间,他拒不配合恶医的吊水、灌食。他的四肢每天24小时被捆绑在床上。邪恶警医用手指头粗的橡皮管从他的鼻子野蛮地插入强行灌食,为了加大他的痛苦,灌食完后导管仍留在鼻腔和肠胃里不拔出来,使他呼吸困难,口水咽不下往出冒,不能说话。期间恶警还指使看管他的其他劳教人员,在他一闭眼时,就用脚猛烈蹬床,使他不能休息。后来,竟用几个凶狠的粗壮劳教犯人用铁勺强行掰开他的嘴往里倒稀饭。

由于长期受迫害,芮晓林开始大量吐血,人奄奄一息,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可南湖恶警却说:上面有规定,就是死在劳教所也不放人。

家属最后一次见到的他,竟是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惨不忍睹的遗体。就这样,一个多才多艺、脸上时刻挂着微笑的芮晓林,被江××邪党集团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虐杀芮晓林的有关责任人:
安庆政法委:张健
安庆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范旵华 办公室电话0556——5346293,手机13905561769。
安庆市公安局局长:张东平
安庆迎江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杨基平
安庆市公安局治安科副科长:吴松林
安庆市市水利局五组组长:钱迎春(女)
安庆市公安局女班长:潘欣
安庆市郊区法院一组组长:程平(女)
安庆市大观区法院四组组长:盛昌辉(男)
南湖劳教所
所长 梅晓风
直属大队副大队长 付×
管理科科长 吴××
宣传科科长 朱××
医院队长 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