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六一零”妄图绑架、洗脑大法弟子(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四月,辽宁省葫芦岛市610密谋绑架大法弟子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葫芦岛有色金属有限公司“610”负责人刘希良紧跟邪党,四月十日上午亲自带路,龙港区公安分局、东街派出所六七个人对锌厂大法弟子张秀芹、张秀敏企图绑架但没有得逞。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上午,又是葫芦岛有色金属有限公司“610”负责人刘希良带路,由龙港公安分局、西街派出所把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大法弟子高彦经、李广海分别从家中和工作岗位上绑架,准备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由于两位大法弟子的抵制,最终邪恶之徒没有带走他们,但邪恶之徒放下话:“这次虽然不送你们去了,但过些日子还要送你们去办班。”

那么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是一个什么地方呢?邪恶之徒为什么要绑架大法弟子去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呢?

洗脑基地概况

1、 成立的不合法性

所谓的“抚顺市关爱教育学校”是2002年由辽宁省政法委和抚顺市政法委联合设立,本身既不属于司法部门,也不属于行政部门,完全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犯罪机构。据说,洗脑基地非法成立至今已迫害过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具体数字有待查证)。

2.维持资金

除中共拨款支持外,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当地街道、派出所、610办公室、政法委,或法轮功学员所在的部门、企业、单位等,要向洗脑基地交费,一般数额在几千元不等,但是很多被转嫁到法轮功学员家属身上,强迫他们交钱。

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地处市罗台山庄招待所、大伙房水库附近)是辽宁省级的洗脑中心,由省委直接拨款140万投资改建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对外挂牌是“辽宁省关爱中心”、“抚顺市法制教育学校”。从2003年3 月开始第一期以来,历经扩建,在两年半时间里,不仅抚顺地区大法弟子,甚至包括吉林省、大庆油田、凌源、盘锦、辽河油田、沈阳(铁路局)、大连、锦州、葫芦岛等地的大批大法弟子也被绑架到这里,遭受洗脑迫害。

洗脑班楼里有二道铁门,窗户全是铁栅栏,一楼是办公室;二楼、三楼是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住的房间。洗脑班隔绝了社会的、家庭的一切信息,头脑中被反复的灌输一个信息:不“转化”就 要如何如何……。常规性的精神迫害是每天上午、下午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片。每个人一个房间有“陪教”、“助教”,日夜陪住看管。法轮功学员吃饭、睡觉、上便所都在严密的监视之中,不准大法学员到别的房间去,不准和其他学员说话,24小时监视。学员、陪教、助教分别穿着红、白、桔黄三种不同颜色的背心,以便看管。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不仅仅从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从经济上也同样承受负担,每人被迫交3000元的“学习生活费、医药费”,外市县的交3500元。

洗脑班比较隐蔽,从“萨尔浒风景区”大门往里走几十米就是洗脑班的正门。

洗脑班表面声称“关爱”,实则谎言欺骗与酷刑并用。它不只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危害了许多百姓,动用大量财政资金,增加人民负担,用百姓的血汗钱残害百姓,祸害四方。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也决不手软:辽河油田物探公司职工印宝文,被恶警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的当天就被打得大便失禁,洗澡时是被多人抬去的。今年4月末至5月初十天之内就有一名学员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被车接出去抢救,还有一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姓名不详)。

善恶有报是天理,举几个例子做参考

① 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后来可怕的瘟疫黑死病传遍全国,无医可治,遭报而死,不可一世的古罗马帝国不久消亡。

② 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中,群众斗群众,迫害死无数的老干部和好人,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数以万千。文革时,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参与迫害老干部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共八百一十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为了蒙骗家属给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自杀。

③ 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可当她坐在车子最安全的位置上,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出车祸,却命丧黄泉,而同车人都安全无事。(就连其妹都说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④ 大庆市副市长司家祥,主管迫害法轮功,不分是非,不信因果只认权利,唯上级命令是从,在他去红岗视察时,出了车祸,从车窗飞出,死状凄惨。

⑤ 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同一天先后强奸了两名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大法弟子,不久即遭报应,被判刑八年,在狱中得了阴茎癌,做了阴茎睾丸全部切除手术,三次自杀未遂。

三尺头上有神灵,无论做什么都是在给自己选择未来。奉劝那些还在执迷不悟,为恶党干伤天害理事的人,不要做恶党的陪葬品,殃及自己和家人。

附罗台山庄的几幅照片

顺这个写着“辽宁抚顺萨尔浒风景名胜区”右转,步行几百米就可看到“萨尔浒风景区”门。洗脑班的楼。房间窗户都被铁栅栏封闭,显得阴森恐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