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应城市张静玉近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自99年7月20日以来的近十年中,湖北省应城市大法弟子张静玉已经遭受无数次绑架、非法关押、抄家,被非法洗脑和非法劳教。经受了恶警恶徒对她进行的多种残酷折磨和精神摧残。2008年7月19日张静玉在上班时又被应城恶警绑架。因她依旧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转化”,再被非法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1#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遭受邪恶迫害

张静玉原是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的一名设备员,自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和精神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不仅全身的病都没有了,给自己消除了痛苦,也给公司节约了可观的医疗费。张静玉在单位工作认真负责,在家里是贤妻良母。

自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不放弃按“真 善 忍”的原则做好人,多次遭到非法迫害。

2000年7月9日下午4点左右,张静玉正准备开调度会,双环派出所(也叫应城市新集派出所,现已撤销)所长何忠平,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盐厂党支部书记王元雨等人,将她从单位抓走,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11月11日晚上8点多钟,王元雨、刘强(原应城市新集派出所警察)等人到她家里非法将她绑架。在双环宾馆一楼用手铐将她吊铐在窗户上,人不能转身,否则手就钻心的疼,他们还不停的一边问一边用铁衣架打张静玉的脸、嘴、头、脚、手及全身各处,她的嘴被打的鲜血直流,手被打紫了,大约吊铐了4个小时,松铐时手又肿又紫。第二天中午他们强行把张静玉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她被非法拘留15天。接她回家前应城市新集派出所所长何忠平又非法要她交2000元人民币押金。押金至今未退还。

2002年4月11日上午8点,应城市新集派出所所长何忠平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武汉洗脑班非法关押了28天。

2002年7月24日上午10点,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盐厂党支部书记王元雨叫派出所来人抓张静玉,中午把她送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她被关了5天。张静玉的年终奖金720元被非法全部扣押。

2002年11月9日下午2点左右,应城市新集派出所警察张三平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张静玉的单位强行将她绑架,并送到应城市短港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两个星期。张静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他们在张静玉血压为140,心跳为120次/分钟的情况下,5-6个人将她按在工作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行灌豆奶。她被灌食时口中不停的翻白沫,令在场的人看了都很害怕。

2003年2月18日,应城市新集派出所再次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武汉洗脑班非法关押了30天。张静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到第四天,恶人对张静玉强行灌食。他们将张静玉的两个胳膊绑在靠椅的两个扶手上,身子绑在靠背上,5个人分别把她的头、两只手、两条腿按着,用开口器将她的口撑开,有意撑的大大的,给她制造难忍的疼痛,再用勺子往嘴里灌。

2003年7月至2004年7月,湖北双环集团公司盐厂,将张静玉设备员的岗位工资从900元下降到600元(后又升到700元),她的工作并未减少。

张静玉认为法轮功在遭到不公的对待时有权利说话,政府应该让法轮功学员说话;世人在完全被当权者的舆论欺骗的情况下,有权了解事实真相,有不被蒙蔽的权利。所以她有机会就给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2004年7月23日,张静玉在湖北省汉川市麻河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汉川第二看守所,张静玉以绝食抗议迫害,警察强行给她输液,输液之后她感到特别口渴。以后他们隔一天就给张静玉暴力灌食。每次都是由4-5个人将她按在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第七天又把她从第二看守所转押至第一看守所,那时张静玉已没有力气走路,只能扶着墙慢慢一步一步走到牢房。第二天他们就又强行给她灌食,几个外劳的小伙子强行把张静玉拖到外面的草地上(在看守所的大门口),将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灌,可是怎么也灌不进去,他们就使劲用手打张静玉的脸,左右开弓打,当时她的脸就被打的变色。之后连续几天,他们都用同样暴力方式对她进行灌食。灌食时,恶徒还将软管在食道里来回摩擦,使她极其痛苦。看守所看她人不行了,怕她死在那儿他们要承担责任,于是将她与另一法轮功同修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

被关进沙洋劳教所后,她被两个毒犯(都是吸毒人员中那些最恶毒的人)包夹,监视她的一言一行。进门先要打报告,不打报告要站军姿,进了寝室继续站军姿。张静玉本来绝食绝水11天,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腰疼,要她站军姿根本无法做到,她只好往地下坐,还没等坐下就被两个包夹一人踩着她的一只脚,拉一只手往上扯,往起拔,当时张静玉只穿了凉鞋,脚被踩破了皮,胳膊被拉破了皮,只要她一往下坐就有二个吸毒犯来拉扯她。他们有时抓着张静玉领子,把她胸前都抓出了血,有时抓着张静玉往墙上撞,有时用脚踢她,嘴里还不停的侮辱大法师父,侮辱张静玉的人格。只要张静玉不“转化”他们就每天这样对待她。每天24小时那样站着,别想挨床。

2004年9月以后,张静玉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做卫生、做操,然后单独由包夹监视着,外出奴役劳动。中午吃完饭不许休息就出工,晚上别人都洗完了澡准备睡觉,她则由包夹人员带着单独洗,然后强制洗脑到11:30以后,有时到深夜2点钟,白天照常起床做事,每天如此。

2004年12月26日,张静玉和一些同修从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被转到武汉市的洪山区马湖特1#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在这里,武汉的恶警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又有新的招数。

从2005年3月18日起至6月底,张静玉每天深夜2:00点钟才能睡觉,早上6:00点就得起床。后改为12:00左右睡觉(其他人9:30左右就可以睡了)。包夹不准张静玉说话,她每天长时间保持两样姿势——站和坐。包夹随时随地跟着她,不让她和任何人接触。一年来张静玉的体重从被抓前的136斤降到不足100斤。

在张静玉被非法劳教期间,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擅自解除与张静玉的劳动合同,按改制规定,张静玉的补偿金应在三万元左右,但公司一分钱都没有给她。至今张静玉的工作都没有得到恢复,只在做临时工。张静玉因炼法轮功经常遭迫害,其丈夫与她离婚,家庭破碎。

2008年7月2日晚上,恶警们赶到张静玉家让她开门。张静玉曾多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过一年,所以家中装了防盗门。她不开门,恶警调集所有的警力,将门破坏,强行闯入,非法抄家,并再次将张静玉绑架。

7月3号下午,张静玉被绑架到应城市公安局后面的“蒙古包”里秘密审讯,迫害手段是:每四人为一组,两人一班,不让张静玉睡觉,以熬鹰的方式欲拖垮她的意志,妄想得到参与传递资料的学员名单。参与用“熬鹰”方式迫害的有国保大队左勇安、何建设、刑警大队长杨震等。

张静玉从2号晚被非法抓捕时就开始绝食绝水,没有睡眠。7月14日,在张静玉绝食抗议13天后回到家中。

然而不到一周,7月19日张静玉在上班时又被应城恶警伙同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有关人员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之后她又被劫持至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也同时选派了二人,加上洗脑班的包夹一共七人日夜不离她的左右,不让她睡觉,持续对她进行迫害。张静玉不配合邪恶,几天后又被送回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并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1#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她的家人几次去湖北女子劳教所看望她均未见着她本人。望从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回来的同修将自己知道的张静玉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情况给予曝光。

张静玉被非法关押的二大队每个月2号才能接见,并且只允许张静玉本人的直系亲属持身份证和当地派出所开具的该位亲属不炼法轮功的证明才能去见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5/198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