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老虎”变成贤妻良母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五十多岁,是九八年五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是一名脾气暴躁且体弱多病的人。

(一)“嫁不出去的姑娘”和“母老虎”

我当姑娘时(编者注:指未婚时)就爱打架,什么也不怕,谁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整天惹爸妈生气,哪天都有人找上门来,十里八村都知道我的霸道,爸妈为我把心都操碎了。我记得有一次和一个姑娘打在一起,她被送去医院,花了很多钱。我的父母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把我打死了,当天晚上没让我吃饭,罚我站着,手举着板凳不许动。我一直举到半夜,实在不行了,爸爸看我挺可怜的,这样就放下了。爸说你这样的姑娘白给别人都没人要。真说对了,我真成了嫁不出去的姑娘。

最后,终于找到了对象,这家兄弟三个,我嫁的是老三。婚后,是姜改不了辣味,我还那样霸道,当着丈夫、哥哥、公婆的面,嫂子被我打的不象样,拿着扁担把大伯哥打的满街跑。有一次,我丈夫的领导对他不公平,我跑到他单位把他领导也给打了。我一打架起来就谁也不怕,不管辈分长幼,权势高低,一律都敢打骂,周围知道我脾气的人都怕我,在家我说一不二,丈夫被我管的一点脾气都不敢有,人送外号“母老虎”。

(二)病痛折磨,生不如死

婚后几年,由于生活压力,身体逐渐衰弱,多种疾病接踵而来,成了医院的常客。这期间,CT做了两次,结肠镜做了一次,胃镜做了三次,医院所有的仪器没有没做过的。找一个专家大夫看后,说:你是神经功能紊乱,医院没法治了。我又找有附体的假气功师治,也没好。病痛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体重只剩八十几斤,服过两次毒药寻死,都没死成。

(三)走進大法,找到自己的人生路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介绍大法,我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想法,身体慢慢的轻松起来,人也能吃饭了,不到一个月,我完全恢复了健康,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

现在的我,红光满面,走路生风,什么活都能干,五十岁的人看上去就象三十几岁,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是师父给我承担了业力,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法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路,我知道怎么去生活了,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有一次梦中,一位老道说我曾经是某个朝代很了不起的大将军,醒后我才悟到,以前自己爱打仗的原因。通过学法,我明白自己打人骂人是不对的。这样我亲自去给哥哥、嫂子赔礼道歉,亲自去给村子中被我打伤过、被我骂过的人赔礼。通过我的变化,二嫂说:“谁要说法轮大法不好,我就敢跟他们评理,我不看别人就看老三的媳妇,自从学大法后,整个人改头换面,身体也好了,性格也变了。”二嫂家的女儿说我是贤妻良母,与邻居之间的交往中传出的是真诚的话语、开心的笑声,他们都说我变成另一个人了。

前几天,我家的房子搬迁,按照地方补偿标准给钱。大家都去领钱,我领后,算了一下却多出一千七百元,我急忙又回到领钱处,说给我的钱不对。当时给我钱的人还说:“给你的怎么不对?”我说你们多给了我一千七百元。全屋的人都惊呆了,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他们都知道我是学法轮大法的。虽然这样,我做的还不够,我要在生活中时时处处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四)迫害来了

那时曾去北京上访,回来被抓進看守所,非法罚我八千元。我从看守所出来,同村又有许多大法弟子也不断的去北京上访。大法弟子家的常人就来找我,骂我,说是我让他们去的。“如果你再让她去北京,我就把你的腿打断了!”我想着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忍住了,我是大法弟子!

在大连戒毒所,当着狱中的同修、管教人员、几百人的面,我被堂姐的儿媳妇给打了,侮辱了。被打后,泪水流出来了,很委屈。但我想着师父的话:“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转法轮》)我忍住了,退后一步,我的天空是另一番景象。此时,我只觉的她们很可怜。

二零零三年,邪党要炼法轮功人的名单。镇上的领导对乡里的领导说我太狂,出警车来抓我。当时只有我和我女儿在家。“你们凭什么抓我?”恶人说:“你在外边说大法好还发光盘。”我女儿说:“你们谁看见我妈妈发光盘了,你们说话要有根据!”我也坚决抵制。他们不听,动手了,都来抓我,我心里喊:“师父救我!”他们撕扯了一会儿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从那以后,我在外面流离失所两年。我家人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女儿吓的失眠,丈夫经常伤心。尽管如此,我的丈夫仍然支持我炼法轮大法,并从心底念着:法轮大法好!镇上的领导请我丈夫吃饭,饭后让我的丈夫替我签字说不炼,我的丈夫一直没签!

流离失所的我回来后,人变胖了,红光满面,因为我一直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