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比五十更健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我是辽宁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四月廿六日得法,至今已经十几年了。在这十几年中,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在风风雨雨中,由于自己修炼的不够好,对法理解的不深,犯过错,吃过苦头,但我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定坚信,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没有倒下去,一关一关的闯,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

一九八六年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五十多岁,因为我有风湿症和冠心病,心跳偷停,自己走不动,回家时我儿子用车接我。可是二十三年后的现在,我七十多岁了,自己骑自行车送资料,有一次我早晨七点走,下午三点多就回来了,往返一百里路程,没感到累。我妹妹她(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是大法改变了一个人,大法真好。

我以前是一个虚荣心、嫉妒心很重,争强好胜、心胸狭窄的人,一生争争斗斗,弄得满身是病,真是多种药不离身,后期几乎不能正常上班。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之路,使我明白了为了什么活着,是大法清理了我的身体(十几年来我戒掉了烟、酒),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是大法洗涤了我这颗不干净的心灵,指给我一个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是大法给我真正的生命,使我做事能先想到别人,包容他人。

我体会到我本身的变化和行为就是一个活的真相,胜过多少言语。所以我三个妹妹家、三个侄子家和所有的十个外甥家都全家三退了。还有家中弟弟和七个儿女家全三退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邪恶阴风铺天盖地而来,部份辅导员被绑架迫害,一时间炼功点、学法点被冲散。有些地方师父经文和资料无法传递。我刚搬到新居,就在搬家那天,碰到市辅导站辅导员往此处送师父经文和资料,没找到人。我想这么大一片的同修接不到师父的经文和资料怎么行,我搬这来住也不是偶然的,是师父的安排。人人都可以是协调人,该我做。我就说给我吧,我负责这一片,就主动找同修联系起来,到山上集体炼功学法,并集体去找街道讲清真相。后来我被绑架拘留,回来后就协商在家里成立学法小组,逐步扩大,由一个小组扩大到几个组。虽然有时间断,至今仍有几个小组在坚持集体学法。这些小组学法的弟子基本都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年人,虽然有的被绑架拘留过,但回来还都继续学法,通过学法,互相提高,坚持做三件事。

我认为帮助没出来的学员走出来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一个天国,都有无数的众生需要去救度。我就尽量找到没出来的和刚刚从监狱、教养院出来邪悟过及犯过错的学员,帮助他们,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帮助他们提高对法理的认识,找准症结,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大多数都已归正过来,主动提出上网声明“从新认真学法,做三件事”。有的已参加了小组学法,勇猛直追。我真正体悟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法理(《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大家悟性不断提高,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精進。

由于中共邪党的迫害,有些大法弟子互相联系不上,得不到师父经文和资料,影响反迫害和整体精進跟上正法進程。我就主动担起一部份资料传递工作,包括市郊两个点。有一次我去二百多里外某县农村妹妹家串门,发现他们三个村(两个县)已和县里同修失去联系,什么也得不到。我回来就和资料点联系,担负起往他们那里的资料传送,并和他们商量集体学法,或互相定期切磋,坚持到去年他们和当地联系上为止。有的农村交通不方便,就骑自行车送周刊资料(定期)。夏天太热时,太阳几乎都有大小不等的云遮住;冬天都比较天晴,无风,暖和,我体会到师父时时处处都在呵护我。

在山上炼功时被绑架到拘留所有两次,我想我再不能在这,我得回去证实法。在检查身体时,医生说我有心脏病,不收我,就回来了。有一次和老伴一起去公园发资料,被便衣发现,带到公园派出所。一路上我就想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半路想走,没走成,后来到屋里一个警察和我谈话,我什么也不说,呆一会他出去了,门开着,我马上就走出来,到公园门外,打一个车就走了。

以前怕心重,一有风吹草动,我就离家出走。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几次出走,回来后几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我再不出走,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坚持正常传送资料,组织学法小组学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到处公开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们住的楼邻居都知道,到农村妹妹家,全村农民基本都知道我是修炼大法的,派出所所长和分局恶警就不再干扰我们了。都和我说,你们老俩口在家里炼,不准出去活动集会,你们在家里炼,把房盖抬起来,我们也不管你们了,那是你们自己的房子。不管共产邪党怎么迫害,我一起直坚持学法炼功,坚持早晨3点50分和大陆同修一起炼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