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半生 今朝终无遗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明慧记者叶灵辉多伦多报道)陈仲烈现在居住在多伦多附近的一个小镇,一家三口过着愉快清新的日子。一九九六年他们一家移民到加拿大,十多年的时间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发生,但是真正使他的人生观发生巨大变化的还是二零零八年一月间看似偶然的一念。

陈仲烈从小就是一个宇宙迷,宇宙的奥秘总会象磁铁一样的吸引着他。长大后曾经练过气功,研究过佛经,修过密宗,也上过基督教教堂。从小到大的寻觅,如今终于有了结果。

天生关心宇宙人生事

陈仲烈小时候常想宇宙空间的事,宇宙怎么形成的?谁创造的?有没有边界啊?等等,甚至做梦都想当宇航员。一九八八年他听气功报告时,开始对气功感兴趣。后来觉得气功只是用来祛病健身的,因为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健康,就放弃炼功了。

一九九零年他出差到福州,去了一趟鼓山寺,买了几本佛经回家看,一下对佛教就感起兴趣了,“啊,佛经这么好,还有极乐世界这么好的地方,能过去多好啊。”后来他到庙里买了更多的佛经,读了很多经书及与佛教有关的书籍。随着对佛教认识更多后,知道要到极乐世界去,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还发现,经书讲到关键的地方往往就没有了。他说“就象连续剧缺了最后一集,看哪部佛经都有这种感受。”

一九九六年他来到多伦多,很快就在一门中开始修炼,一直到一九九九年。“后来觉得不对劲,比如一说开财神法会,大家都去,好象都是利益驱使,不纯。法师讲的头头是道的,搞财神法灌顶,好象你明天会中大奖,参加法会灌顶的回家赶紧买彩票。”陈仲烈说,“渐渐我就不愿意去了。”

陈仲烈好象一直都不愿意停止对宇宙人生的求索,他接着就去了基督教,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他都是教堂的常客。开始的时候,基督教集会的气氛给他的感觉很好。“了解了他们圈子里的事情后,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纯。都象是社交圈一样,找工作啊,为了这个那个的。”他说,“到后期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读法轮功师父的讲法。”

中共迫害法轮功促使他去了解

陈仲烈说,他从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开始对中共有较深的认识,这也是要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我知道它镇压学生是错的。”

二零零零年的时候,陈仲烈第一次在互联网上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消息,就对法轮功留意起来。“现在中共镇压法轮功,那我就想,法轮功说不定是挺好的东西,就开始在网上查。找到了明慧网,我就看到了《转法轮》。当时觉得气功是很低的东西,就没往心里去,看了一部份就放下了。”

后来看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瑞士、新加坡等各地的讲法,陈仲烈被打动了。“真能打动我的地方,是讲到宇宙的结构时。我觉得这个人真了不起,能说出这样的东西,他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东西呢?宗教里面没有的东西,他都能讲得更清楚。”他说,“这么高的师父怎么会到人间来,我心里还是没谱。不过,这么多人在炼,觉得也不太可能是假的,就一直跟着看下来。”

“后来经常感到师父的讲法就象在说我一样,不断的看时,慢慢的觉得自己的思想在转变。八年中就是不断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一发现网站上有新的经文发表,马上就看。”

修炼法轮功 美妙自在不言中

陈仲烈虽然从小对宇宙人生那么感兴趣,命运却使他读了经济管理专业。来加拿大后他在一家汽车零件公司工作。有一次公司招Tool and Die学徒,他考上了,是三年的课程。但学了三个多月后,就跟一个老师闹矛盾,那老师还特别针对他。

“他对我特别有偏见,说我手慢,英文不好,等等。后来我也不愿意再跟他学下去,就回家了。”陈仲烈说。

都四十多岁了,找到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又失去,陈仲烈心里很不平衡,公司同事也问怎么回来啦。“我虽然也是实话实说,但心里总感到很郁闷,很困扰。一天突然就想,我炼炼法轮功吧。在二零零八年元旦,我第一次炼法轮功。”

“一炼就感觉到法轮进来了。当天晚上感觉法轮不停的在身体各个部位转了一宿,全身发热,一夜都没有入睡,精神很好,也很兴奋。”陈仲烈说,“就这样一直炼了下来。我就觉得,哇,这功这么好,身体的变化很大。”

只是有点担心,怎么这么迟才开始修炼,不知来不来得及。陈仲烈说,后来一次在梦中梦到自己在一个很久远的年代,就与师父结了缘,那时就修炼过。所以今生也要修炼。“这时觉得脑袋被打开了,再去读《转法轮》时的感受已经不一样,法理就给我展现出来了,那个飞跃是非常的大。”陈仲烈说,“以前读过那么多的大法书籍,好象都是停留在人这层的认识。《转法轮》中讲到的磨炼心性及消业的事,也都在我身上出现了。比如太太对我发了很多无名大火。”

法轮功修炼讲究在遇到矛盾时要忍,要向内找自己的原因,要把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去掉,才能提高上去。陈仲烈说,他现在已经会在讲话或做事前先考虑别人的感受,估计一下别人能否接受的了。

陈太太对记者说,她确实在她先生刚开始炼法轮功时,与他吵过多次,那时先生也反驳。“不过现在我对他发脾气时,他不吱声了。”

去年第一次去纽约参加法会,陈仲烈见到了他的师父——李洪志先生。陈仲烈把一套完整的大法书籍请了回家,都读了一遍。他说读法时,很多法理感觉是从自己心底冒出来,很殊胜。

“现在脑袋好象变得简单了,心里很静,感觉象一湖平静的水,一点波澜都没有。有时候回过头来一看,就觉得人的东西灰茫茫的一团,肯定是不能回去了。”陈仲烈说,“身体的感觉也很殊胜。灌顶的时候,有时感到一股热流呼呼就从头顶下来了;身体各个部份常感到能量流在旋转;不管是在炼功或不在炼功,都能感到。在小腹部位法轮旋转的时候也时有感觉。”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